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香港的周星驰

2014-09-25 10:29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9期
周星驰在香港长大、拍戏、成名,也在香港遭遇种种非议,他的心路历程与香港电影的兴衰相关,也与香港这座城市的命运沉浮息息相关。由此,香港人看周星驰,少了一丝内地语境的神化,或许会更贴近真实。

黄金年代

1988年,周星驰担任男主角的第一部电影《霹雳先锋》上映的这一年,也是他的电视剧上映最密集的一年,先后有《梦边缘》、《刑警本色》、《大都会》、《斗气一族》等六部戏在TVB电视台播出。当时,已经拍出《胭脂扣》的关锦鹏刚刚夺得第八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奖,在他的印象里,当时的周星驰更像是一个电视明星,他的无厘头搞笑方式在电视剧里引起香港人的注意,反而在电影方面还不成气候。

上世纪80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每年高达300多部的产量。当时,几乎每个地产公司都要成立一个电影部来拍片子,通过电影与传媒保持良好关系,借机为自己开发的楼盘做宣传。电影成了一块熔金之地,很多黑社会组织也进入电影业,借拍电影洗钱。在香港电影圈最有影响的是三大电影公司——拥有成龙的嘉禾,主要拍功夫片;拥有曾志伟的新艺城,主要拍喜剧;另外邵氏公司组建了大都会影业,主要拍一些警匪片。李修贤的小公司并不起眼,只能算支流,专门拍些警匪片。但是,李的后台却很有来头,是有黑道背景的台湾老板杨登魁。当时在《东方日报》担任娱乐记者的朱其瑞向本刊记者回忆,那时候,杨老板投资的电影多是像《霹雳先锋》这样的中型制作,在香港基本是亏本的,但公司却经常邀请记者来摆庆功宴。那时传媒圈普遍存在一种说法,认为他们是借拍电影洗黑钱。

周星驰与李修贤(右)合演的电影《霹雳先锋》剧照

周星驰与李修贤(右)合演的电影《霹雳先锋》剧照

周星驰在《霹雳先锋》里演一个小混混。朱其瑞告诉本刊记者,在香港的娱乐圈里,电影始终处在金字塔尖,只有电影演员才能称得上是明星,在电视台演,就是再红也只能叫艺人。李修贤从“无线”借来周星驰,对周星驰来说当然是个莫大的机遇,他抓住了这次机遇。

电影是1988年夏天上映的,当时在台湾主持《中时晚报》电影奖的焦雄屏很快就看到这部片子,她被周星驰的表演震撼了。“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把一个小混混演得那么坏,那么灵活,可以用光芒万丈来形容!”焦雄屏向本刊记者回忆,当年组委会就颁发了一个特别奖给周星驰,这大概是周星驰得的第一个电影奖项。他很重视,亲自飞到台湾去领奖,焦雄屏得以第一次见到周星驰,她的印象是:“斯文,聪明,非常聪明。”第二年,凭借《霹雳先锋》,周星驰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但是,这个奖并没有让周星驰在香港一炮走红。

真正让周星驰在香港电影界出彩的是1990年刘镇伟拍的《赌圣》,充分发挥了周星驰的冷幽默。当时,赌场系列已经由周润发奠定了在香港电影中的地位,但周星驰的表演,在那种传统的英雄人物塑造之外又添加了戏谑的成分。那时候,刘镇伟也是个不知名的小导演,他和周星驰的天马行空相结合,开创了周氏独特的喜剧风格。《赌圣》拿下了1990年的香港票房冠军,这一年也可以视为香港喜剧天王的交接之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喜剧明星许氏三兄弟(许冠文、许冠杰、许冠英)的新片《新半斤八两》票房排名第三,只有《赌圣》的一半。自此,许氏三兄弟所代表的旧式喜剧让位,周星驰代表的新喜剧正式上位。

魏达深那会儿还是学生,周星驰的电影一下子成了同学们每天到学校后的第一个话题,大家争相模仿他在电影里的对白,模仿他说话的样子和口气,谁要说没有看,那就落伍了。魏达深回忆,他去电影院看的第一部周星驰影片是他和张学友合演的《咖喱辣椒》,陈可辛监制,在这部影片里,周星驰把一个年轻人的叛逆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香港影坛的主流影片还是英雄片,年轻人已经不再喜欢,都在期待一个新面孔的出现。周星驰让人眼前一亮。“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和一个眼神,都带着年轻人叛逆不羁的味道,一下子就让十七八岁的香港年轻人找到了知音。”在魏达深看来,周星驰的电影打动人心,从来不单单是因为夸张的搞笑,而是他演出了平凡人的梦想——不用成为大英雄,你也可以改变世界。

关锦鹏分析这种新的喜剧形式,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无逻辑”。从1984年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开始,回归问题成为香港社会面临的首要问题,香港人对于“97回归”后的生活一片迷茫,从富豪到平民都弥漫着一种对未来不可知的氛围。“周星驰电影里的戏谑和调侃,恰恰符合了人们此时的心境,能过一天好日子就过一天好日子,至于未来,不去想。”关锦鹏向本刊记者分析,“既然原来生活的逻辑要消失了,新的逻辑又不知何在,眼下索性就选择无逻辑。”

1992年称得上是“周星驰年”,他拍了7部影片,其中就有5部包揽了香港票房前5名。到第二年,好莱坞大片开始冲击香港影市,年度票房冠军被《侏罗纪公园》拿下,这也是20多年来第一次港片未能登顶票房冠军。不过,当时香港电影界表面仍然一派繁华景象,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些外部冲击的影响。朱其瑞还记得,1992年,向氏兄弟的永盛电影公司邀请巩俐来香港拍《唐伯虎点秋香》,当时巩俐刚刚凭借张艺谋导演的《秋菊打官司》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也是她第一次去香港拍戏。向氏兄弟给出的片酬是100万港元,而且是现金,巩俐很兴奋,去银行存钱的时候,她告诉朱其瑞,自己得了威尼斯影后,内地只奖了她一套价值20万元的房子,相比之下,香港真是淘金之地。

周星驰也加入了财源滚滚的炒楼行列,他在旺角买了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大的铺位,要2000万港元,刚开始人们觉得贵得离谱,可几个月后,他就以4000万港元的价格转手了。当时,全城600多个电影导演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市民炒楼挣钱容易,都喜欢去影院哈哈大笑,喜剧片就成了香港电影的主流。

周星驰在经历了初期的夸张搞笑和无厘头之后,也步入了一段低潮期。1994年,他北上内地拍《大话西游》系列,虽然在业界受到好评,但由于和原著反差太大,观众一时难以接受,票房一片惨淡。不过,《大话西游》对周星驰来说,却有两个容易被外人忽略的意义——这是周星驰第一次尝试创作电影,也是周星驰第一次自己开公司来投资拍电影。魏达深更愿意将之看作周星驰在电影创作上的分水岭:“从此之后,周星驰的电影不再单纯靠搞笑打动人,而是真情。”只是,这一次尝试单飞并不成功,彩星公司赔了不少钱。1997年香港回归,也是周星驰电影生涯的第十年。这一年的票房冠军是好莱坞影片《泰坦尼克号》,年底上映,两周拿下2685万港元票房,最终更是一举越过1亿港元大关。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渐行渐远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