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罪与罚:三个越狱犯的人生轨迹

2014-09-18 09:52 作者:李翊 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8期
9月2日4时40分许,哈尔滨市延寿县看守所在押人员高玉伦、王大民和李海伟杀死一名民警后脱逃。当时,高玉伦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正等待最高院复核,其他两人均身负重罪指控尚未判决。9月11日17时左右,最后一名逃犯高玉伦在延寿县青川乡合福村西王家屯侄女家被抓获归案。

高玉伦:最后的抓捕

9月11日15点,最后一名逃犯高玉伦的家,黑龙江延寿县万宝村北安屯像一张绷到极致的弓,一触即发却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老黄牛带着小牛在门前路边吃着草料,嘎嘎叫的大白鹅踱着八字步四处找食,偶有两三个村民在路边交头接耳地议论,见到进村的陌生人,迅速收拾起邻里之间的热络,默默散开,眼神躲闪,一问三不知。

一个“城里人”打扮、大脑袋的健硕中年男子牵着一条铁链拴着的狼狗在村里逡巡,正午的烈日下,狼狗有点无精打采。然而,与本刊记者擦肩而过时,男子仍不忘用急促的口吻叮嘱一句:“这狗厉害着呢,离远点。”

9月11日,在延寿县万宝村北安屯巡逻的人员

9月11日,在延寿县万宝村北安屯巡逻的人员

院门大开的人家里人头攒动,打声招呼,出来的不是身着警服的年轻警察就是便衣。村民说,凡是当年高玉伦杀人事件在场并做过证的人,在得知高玉伦越狱的消息后纷纷借宿外村亲戚家,现在,这些人家中住的大部分都是警察。有村民指着高玉伦家院外各个方位的摄像头说:“这都是逃狱后新安的,村里到处都是。”

9月2日凌晨4时19分,只带着脚链的高玉伦从监舍走出,为他打开门的是看守所的管教段宝仁。在央视随后公布的看守所内的监控视频记录了这场异常顺利的越狱:1.5米宽的走廊上,段宝仁走在前面,不时揉眼,似乎刚睡醒,高玉伦跟在段宝仁身后,边走边交谈些什么,还回望了一下敞开门的监舍。约6分钟后,王大民和李海伟偷偷溜出监舍。4时29分,高玉伦在值班室内与段宝仁交谈时,乘其不备从身后紧勒住其脖子。就在段宝仁挣扎之际,王大民和李海伟冲进了值班室帮忙。几分钟后,段宝仁停止了呼吸。高玉伦随后找到钥匙,打开了脚链。他换上一身浅蓝色长袖警服,配深色长裤深色鞋,和同样换了警服的王大民和李海伟走出看守所大门。他们在看守所大门四处张望了一会,随后大步走出,直到听到门外岗哨的鸣枪示警,才开始迅速逃跑。
9月3日20时15分许,李海伟被参与搜捕的村民和民警在玉山村黄家屯擒获;9月4日零时50分许,王大民在延寿县青川乡新胜村被擒获。两个逃犯被擒获的地点,正是回家方向。

9月11日傍晚,就在本刊记者进入被害人李德玉家准备采访时,17点20分左右,一辆快速开来的警车“吱”一声停在院门口,一位手拿对讲机的警察下车走进院,一脸淡定地说,“抓着了!”五六个年轻警察从李德玉家冲出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喜,“终于可以回家了!”因为高玉伦三人的越狱,他们已经10天没睡过安稳觉。有人提醒了一句:“再问问,是真的抓着了吗?”那警察拿着对讲机又问了一次,对方回复:“抓着了高玉伦,在西王家屯抓的。”

高玉伦越狱后,他家院外各个方位都安装了摄像头

高玉伦越狱后,他家院外各个方位都安装了摄像头

西王家屯距离北安屯12公里左右,距延寿县看守所直线距离约有30多公里。高玉伦四弟的女儿,也就是高玉伦的侄女高宜嫁到那里。多位村民称,高宜素来与这位二大爷亲厚,而高玉伦对她也是格外照顾,“当女儿一样看待”。高宜出嫁后常带着丈夫涂建国(化名)来看望二大爷,三人喝酒聊天气氛融洽。高玉伦妻子自杀后,高宜还前往万宝村照料他的饮食起居,为他拆洗被褥和衣物。

高玉伦被抓后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所有警察,警车迅速撤离北安屯。原本躲在各处的村民们纷纷涌出来互相确认消息,然后回家,干活。一阵喧嚣后,北安屯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三条东西向、两米宽的石板路基本奠定了北安屯“四道街”的格局,清一色的一层小平房独门独院分布在石板路两边。半人高的玉米地和低矮的水稻田交错分布,将北安屯和前后屯子分隔开来。

高玉伦家住在第四道街的村西头,被害人李德玉住在头道街村东头偏中间,出事地点王凤军家正好夹在两家之间。

比起网络上“当过兵、跑过山、有驾照、具备反侦查能力”的诸多传言,母亲冯桂兰关于高玉伦的回忆却十分平淡。

只读了7年书,18岁的高玉伦就把精力全放在了家里的40亩地上。他唯一会开的车,是家中后来为种地添置的手扶拖拉机。至于“跑山”,其实也就是“上山采采蘑菇,套套兔子、野鸡”,不会留宿山中。

村里人对高玉伦的印象,分为截然相反的两种。一部分人认为他脾气暴躁,尤其是喝酒后,一言不合就容易发生争执,同时,夫妻感情不好,经常酒后打骂妻子。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高玉伦为人还不错,性格开朗,孝顺父母,照顾兄弟姐妹。

高玉伦家兄弟四人,还有一个妹妹。高玉伦20岁时,父亲患癌症去世,因为大哥高玉昆在大连打工,高玉伦俨然成了家中长子。据他的弟弟妹妹描述,此后数十年,二哥也乐于在家庭中扮演家长的角色。逢年过节,他总会招呼弟妹前来家中团聚。逢到在辽宁打工的三弟高玉山回家,白天一起吃饭喝酒,夜晚就和他躺在一张炕上,兄弟二人谈起婚事,他总会多叮嘱几句,希望40多岁的弟弟早日结婚成家。

冯桂兰说,高玉伦孝顺。出事前的最后一个秋天,高玉伦领着她到距离青川不远的尚志市,一口气儿给73岁的她买了四五套衣服。冯桂兰埋怨儿子“乱花钱”,高玉伦问:“妈,你知道今天啥日子吗?母亲节啊。(注:原话如此)”冯桂兰说,这是她第一次听说母亲节。

“东北人好喝个酒,高玉伦至少有七八两的量。至于夫妻之间,为点鸡毛蒜皮的事吵个嘴很正常。”北安屯屯长刘忠性格直爽,曾和高玉伦住过东西院,他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高玉伦是个讲究人,村里的红白喜事,他都会到场,朋友对他再好,他也不占人便宜。”

和刘忠持同样看法的还有万宝村村长孙茂兴,40岁左右的孙茂兴是保山屯人,在外做生意十几年,去年10月份回到万宝村任村长。高玉伦的表妹、舅舅都住在保山屯,所以高玉伦跟保山屯的村民素有来往,这其中就包括孙茂兴。在孙茂兴记忆中,高玉伦1998年曾当过北安屯屯长,智商不低,会处哥们感情。“以前跟我们村的人一起抓鱼,喝酒,关系融洽。”

孙茂兴对李德玉的评价也不错:“1995还是1996年也当过屯长,性格外向,人缘好。”

孙茂兴告诉本刊记者,2013年12月4日,王凤军家摆宴吃杀猪菜,也邀请了他,他有事没去。17点多,他接到刘忠电话,说:“出事了,高玉伦把李德玉攮了。”等孙茂兴赶去,李德玉已经不行了。

根据高玉伦母亲冯桂兰的描述,争执起因大约是李德玉说要给女儿在城里买房子,高玉伦称也要在城里给儿子买,说到谁家更有能力,两人争执不下,然后高玉伦就拿刀捅了李德玉。

刘忠是当事人之一,却像其他参加了这场宴会的村民一样,并不愿意详细描述事发前后的经过,只是推托说:“吃完饭,我们都走了,剩下高玉伦、李德玉以及其他三四个人还在喝酒。”关于争执起因,他闭口不言,只是补充了一句:“吵起来后,高玉伦在地上找刀,李德玉自己把刀递给了高玉伦。”

一再追问下,刘忠才承认,这场看似动机单纯的杀人案,甚至连同高玉伦妻子2009年的自杀,其实都与男女关系有关。

冯桂兰将儿媳的自杀归因于夫妻为琐事吵架,性格内向的儿媳一时想不开,便喝了农药自杀。而根据知情人讲述,高玉伦妻子自杀前,村里关于她和李德玉有暧昧关系的传言不断,有人斩钉截铁地认定有,有人则半信半疑,这些传言高玉伦都知道。高玉伦邻居大嫂说,在高玉伦儿子结婚前半年,因为夫妻感情不和,高玉伦的妻子一直都住在娘家,直到儿子结婚前一天才搬回家住。

妻子死后,高玉伦的儿子和媳妇搬到县城打工,家里就剩下高玉伦和母亲冯桂兰。很长一段时间,高玉伦的情绪都很异常,唉声叹气,脸上没笑容,话也比以前少了。

后来的几年,冯桂兰曾四处给高玉伦张罗找对象,但被高玉伦果断回绝。冯桂兰说,问他原因,他头都不抬:“一个老娘们就够了,再找了干啥,麻烦。”

他曾对母亲说,这几年要好好的,种几亩地,不闹饥荒(欠债),给儿子留点钱,这辈子就值了。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高玉伦在忍了6年后会将刀捅向李德玉。村民间普遍的说法是:眼看着自己家妻离子散,而别人家尤其是李德玉家过得红火热闹,高玉伦本来就心理不平衡。酒席上喝了酒,多年的怨恨被仇家拿话一激,就爆发了。

高玉伦杀警脱逃前,冯桂兰因为脑梗,已经在柳河镇卫生院住了10天院,得知儿子逃狱,她又气又急:“成宿睡不着觉,心里一直咯噔咯噔。”高玉伦被抓后,高宜给她打电话,“连哭带嚎”,冯桂兰反倒劝说她:“你二大爷最后跟你见一面,吃顿饭,够了。”她还在电话中冷静地叮嘱大儿子:“咱不恨(涂家),他(高玉伦)犯了事儿。你得回来收尸。”

有人询问冯桂兰,这些天有没有担心二儿子,她才放松情绪,叹气掉泪说:“10天光景,担心他上哪儿吃饭,啃点苞米,还冷,寻思多了。现在抓了,就不寻思了。”“天下父母心,只要能替,我替他受罪。”冯桂兰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