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阿里巴巴的中国基因(4)

2014-09-12 16:58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7期
和其他多数在中国获得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不同,阿里巴巴从来不是一个简单复制美国模式的获益者。中国现实社会中的小企业信息不畅、信用系统缺失、资金成本高、物流落后等一道道壁垒,反而成就了阿里巴巴独特的商业空间。它把互联网的平台精神发挥到极致,串联起了不同层级消费者和创业者的需求。作为一个最有勇气面对现实问题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的中国式基因最为突出。

阿里帝国的逻辑

马云很少为他的理想勾画一幅具体图景,他似乎总是想不明白阿里巴巴的最终目标,阿里巴巴即使盈利巨大,他也会说这些对于他的理想来说,目前赚的仅是零花钱。而马云也意识到这正是互联网时代的特色,他觉得企业有了具体的目标反而容易失败,没有目标才有利于下一步的探索。当阿里巴巴做B2B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C2C的庞大市场。当阿里巴巴为了解决支付问题开发支付宝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它会向金融方面跨界发展。

北京大学教授邱泽奇分析说,当支付宝作为保人,手里会积累一笔钱,这笔钱其实是用了它的信用,当它手里有这样一笔沉淀资金,同时拥有中小企业的数据资源,它自然可以往互联网金融的方向来发展。数据的优势使阿里可以做到精准小贷。阿里清楚知道它要贷款的企业过去几年的经营状态,不需要做任何的征信工作,阿里自己就有数据。当支付宝的沉淀资金足够大时,如何利用这笔钱,成为一个新问题。而之所以有余额宝,在于中国的利率非市场化,处于垄断地位的银行为提高存贷利息差而压低消费者的存款利率,廉价吸纳消费者手中的资金。同时,中国人有存钱的传统而不愿把钱用于消费,用于钱生钱的投资呢,并没有多少投资渠道或投资工具可供选择。余额宝给了老百姓把自己所存的钱变活的机会,利息比银行存款高,风险不大,存取甚至比银行还方便,这是老百姓选择余额宝的一个简单逻辑。

所以,回顾过去十几年阿里巴巴的发展道路,它基本都是在中国传统社会不完善的缝隙里,一步步找到新的商机。互联网技术又将分散的若干小需求,汇集到了阿里巴巴的大平台上。互联网世界赢家通吃,马云和他的团队若想一直领先,就必须处于奔跑的状态下,找到新的爆发点。比如中国私营公司原来没有外贸权,这样明显的体制缺陷却成为创业者推动事业成长的绝佳机会。中国现实社会中的征信系统没有统一,阿里创造了支付宝;支付宝的沉淀资金看到了中国利率非市场化的局限,于是产生了余额宝。阿里团队没有因为能预见到的困难而不去做事情,马云总说,事情做大了,怎么都好办。每一个丞待解决的问题,都成了阿里孕育的下一个商机。

阿里投入大量资金做的云计算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也是在为下一步的爆发点铺路。

从做电子商务开始,马云就把电子商务的核心分成三块: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马云有很实际的一面,在中国信用环境不好的年代,马云在做阿里巴巴B2B业务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后两块。到了2004年,马云团队认为中国人在经济水平提高中进入了信用重建期,解决网上贸易中的物流和资金流的时机到来,阿里巴巴进入C2C领域,正是一个可以着手的地方。支付宝成功解决了资金流的问题,但是把物流的问题也牵扯了进来。支付宝的一位高层曾说,在有了对买家和卖家的纠纷解决机制后,支付宝在运行中的实际赔付中发现,对于日处理近千万订单的阿里巴巴而言,物流已经成为制约其发展的短板。买家和卖家的纠纷,基本都集中在货物在物流中受损。

但是马云一直强调阿里自己不做物流公司,当“菜鸟物流”出现时,阿里巴巴仍然沿用了一贯的互联网思维,把中国现有的物流体系利用起来,实现智能化的大物流。现在已有的不同物流公司各自都有自己的系统,自己的一套车队,一套派送人员,一套分拣系统,存在资源极大的浪费。马云的想法是,倘若阿里能够将各家的订单集中起来,在一个统一的骨干网络中派送,未来将能实现中国任何两个城市之间购物的24小时必达。另一方面马云也要降低物流费用,“大家知道中国整个GDP中18%来自物流,但是发达国家在12%,这6个点如果降下来,对整个国家经济效益是非常高的”。

阿里物流战略主要分成两条线进行:第一条线是“天网”,主要是梳理、规划、搭建阿里物流网络,通过互联网形式对仓储物流服务进行数据化管理,也因此诞生了物流宝。第二条线是“地网”,也就是前不久刚刚成立的CSN(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阿里希望通过投资的形式建立干线仓储,进而围绕天猫和淘宝扶持下游的快递企业发展。按照菜鸟网络最新的战略规划,菜鸟网络2014年将全面接入阿里电商业务,并在天网(物流数据)、地网(仓储物流中心)、人网(服务站、自提点)三网同时发力,与阿里电商业务全面打通。未来的菜鸟网络很可能每天支持着以亿为单位的包裹同时运,在机场、高速公路、铁路、仓储中心形成的网络上奔流不息,像一幅人体的血液运行图。

而阿里这两年发起的一系列收购,则是为移动互联时代布局。中国互联网发展了20年,已形成几大寡头主导之势。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三家公司分别领先于电商、社交和搜索领域,它们被合称为BAT,英文中的蝙蝠之意。为了保住垄断性地位,近两年来BAT三家分别展开地毯式收购,以扩大外延。自2011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并购与合作的数量比过去10年总和还多。在PC上阿里做的是买流量和导流量的生意,但是在移动端,流量是分散的,很难买过来。所以阿里对网络流量入口的需求变得更为强烈。

互联网总在革自己的命,互联网企业的危机感,也如影随形。随着阿里巴巴帝国的逐步扩大,新的利润来源不断开发,原本曾作为核心资产的B2B占比在逐步减少。但是谁也料不准,在今天的趋势中,又是哪一种模式会引发颠覆性的变革。

不过如果回到本文开头,克里斯·安德森的故事还没有讲完。作为互联网理论的全球领军人物,安德森在思考下一步互联网引发的社会趋势。他预测3D打印技术普及后,将是对传统制造业重资产的一种颠覆。3D打印使得DIY(自己动手)运动普及,人们仅仅凭借自己的头脑这个轻资产,就可以把创意高效地变为现实。安德森认为,新一波“创客运动”中的重大机遇就在于保持小型化与全球化并存的能力。在与马云认识十来年后,住在加利福尼亚的安德森已是《连线》杂志的主编。当他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做机器人自动驾驶仪项目时,登录阿里巴巴网站,希望能够找到大批卖廉价小型电动机的制造商。很快他就从东莞一家特殊发动机制造商那里订购了自动化飞艇的电动机,说明了所需的轴长、线圈数量和电线类型。“10天后,模型机就已经送到了我的手中,等待检验。必须承认,我真的惊呆了,我居然找到了一家中国工厂为我工作!”他认为老旧模式会就此终结,“送到我家门口的那个大盒子里蕴藏的经验清晰无误:全球供应链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不仅面向公司,也面向个人敞开大门。这是一场工业革命得以发生的最后一块拼图,阿里巴巴绝对是创业者快速、低成本进入生产环节的便捷之道。这是一条贸易的新康庄大道,完全适合DIY运动的微创业者。”安德森所体会到的模式,马云称为“C2B”——客户对企业。马云说:“如果我们能够鼓励企业接受更多跨界小订单,就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因为这些小订单都是独特的非商品产品。”中国的一部分小企业已经转入定制生产,人们曾经过于担心的低价同质竞争、创新不足等问题,在发展中开始出现分化。

马云和他的阿里帝国仍然处在时代的前沿,在PC时代积累起来的电子商务优势,将随着阿里巴巴的上市迎来全球空间。而在移动互联时代,阿里巴巴参与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