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三江源之夏:宁静,危险和美丽

2014-09-03 10:10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6期
2014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跟着IBE(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的两位野生动植物摄影师,爬上了澜沧江源头附近的一座小山。这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在三江源的阔大平原上,有无数座这样不知名的山峰——从河滩地边开始,以优美柔软的曲线缓缓隆起,在接近山顶的部分突然坚硬地冒出一堆堆寸草不生的石峰。

荒原之静

2014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跟着IBE(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的两位野生动植物摄影师,爬上了澜沧江源头附近的一座小山。这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在三江源的阔大平原上,有无数座这样不知名的山峰——从河滩地边开始,以优美柔软的曲线缓缓隆起,在接近山顶的部分突然坚硬地冒出一堆堆寸草不生的石峰。石头在风霜雨雪的经年捶打下,一块一块剥落到山坡上,再在滚动中相互磨砺,被岩羊和其他高山动物的利蹄踏成更细小的碎石,像流水一样从山坡上一泻千里。摄影师要在这样的流石滩上做生物多样性快速调查,希望在这片看起来寸草不生的地方,找到一些罕见或者新鲜的动植物种。当他们各自在碎石间攀爬找寻时,我坐在山间的一块石头上,努力做出也有所发现的样子,四下打量着。

高处是观看荒原最好的地方,这里所有最有权势的生物都喜欢在高处巡视自己的领地。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雪豹就常常在这样的巨石上,一动不动地俯瞰山下,灰白色的皮毛像一道剪影,和山石融为一体。猛禽也常常把高处的巨石作为自己歇脚和观察猎物的地方。对远道而来的人,站上高处也是最不能忘怀的体验。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曾经这样写出荒原观景指南:“必须在一万三千至一万四千英尺的高度上爬行或坐在那里,经常是在云层中,有时甚至在云层之上。四面八方展现出遥远的、广阔无边的地平线,放眼远望,真是百看不厌……巨大的兀鹰或者是胡兀鹫,抖动着翅膀发出一种很特别的响声,徐缓地在头顶上盘旋而过,使人不由自主地目送这矫健有力的大鸟飞去。忽而传来了雪鸡的洪亮叫声或者是岩鹨的动听歌唱。从附近的山崖上,不时滚下块块岩石轰隆隆地掉进深涧。忽而万籁俱寂,仿佛群山之中没有一个生物……忽然又飘来一朵白云,带来一股潮气,或者撒下一片雪糁,或者刮起一阵短暂的风搅雪……有多少次我一个人坐在那高山之巅是多么幸福啊!有多少次我羡慕这时从我身边飞过的兀鹰,它能飞得更高,能看到更为壮观的景色……在这样的时刻,人会变得更完美,仿佛一登上高空,人就会完全摆脱自己那些渺小的意念和欲望。我可以说,没有登上过高处的人,就领略不了大自然的雄伟和壮丽……”
我登上的这块石头是在接近山顶的陡峭坡壁上,像流石滩中突兀翘起的一根拇指。从这里看出去,左边是阳光下的原野,山脉横陈其上,连绵起伏,7月的绿色寸草柔和了山脊。分枝状的河流从原野中流过,它们是澜沧江的一部分,从几百公里外的山谷冻土层破土而出,形成谷涌向西南奔流,一路吸纳沿途分支,到这里时已经称得上是一条真正的河流。我们的营地就在河滩上,从高处看下去,一长排白色帐篷、大大小小十几辆车都静默成微小的物体,原以为硕大的营地和河滩上的一块石头、碎石间的一株龙胆没什么区别。头顶上,一只大鵟趁着上午从河谷中升腾的热气流,盘旋着缓缓往无垠高处攀升。除此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势大力沉,一动不动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偶尔有一只鸟从高处俯冲掠食,在我的眼前划出一道快速的阴影,可甚至没有激起一点涟漪,周遭又恢复了沉静。

绝对的、无边无际的、无法撼动的沉静!就像一条不动声色的河流,吞没了所有进入它的物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