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1995~2014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4)

2014-08-21 09:45 作者:朱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4期
一本杂志要不断地往前走,只许增长不许下滑并不容易。它有赖于团队中始终能有一种追赶的力量在层层推动,这种追赶的力量必须来自新的因素,只有新的因素才能成为新的生产力。

《三联生活周刊》做茶始于2006年,是吴琪挑头做的《茶叶极限》,最早做茶王恺并未参与。随后2009与2010年李鸿谷连续两年做茶,王恺都参与了,最后我发觉,还是他对茶最有感觉,能走进茶人的兴趣点,而不是对茶叶产区做社会调查。于是2012年底,我就把王恺放到文化部,赋予他可按兴趣自由报选题的特权。2013年给他一个季度的时间,在采访费用上倾斜,让他和摄影记者蔡小川合作,独立做一个《茶之道》的封面。这种授予独立操作的模式其实之前已经试过多次,比如鼓励李伟独立去写“百年文化人物”系列,他就先后写成了《鲁迅之疑》与《胡适与自由主义》;比如鼓励做国际报道的蒲实去考察伊朗的社会现实,她连着去了两趟伊朗,写成了《伊朗:被曲解的文明》,再支持她去观察美国大选,支持同样做国际报道的徐菁菁去观察俄罗斯大选,回来就分别做成了《选战与政治派对》和《超级总统诞生记》。

三联书店前副总编辑潘振平。《三联生活周刊》创办过程中不可替代的人物

三联书店前副总编辑潘振平。《三联生活周刊》创办过程中不可替代的人物

应该说,周刊的每一年发展都与扶植一个个个性的作用有关。王小峰2003年入职后,就有了《流行偶像周杰伦》,有了《何日君再来》,他与孟静合作,就有了《一个超级偶像的诞生》、《选秀的终结》、《别闹了春晚》,他一直是尖刻的文化批判的眼光。是王小峰引荐了从美国回来的“土摩托”袁越,作为一个学生物的科学主义者及一个流行音乐迷,他的潜力挖掘是从写“生命八卦”专栏、做流行音乐态势介绍,发展到支持他去一些常人不易去的地方做“旅游与地理”栏目,而他从自然生态考察发展到做政治生态考察,到2012年起就可以独立完成封面专题《入埃及记》、《行走土耳其》与《骄傲的印度》,变成“土摩托看天下”的大品牌了。

对鲁伊、邢海洋、谢九、王星、朱步冲的重新发掘,也都给周刊争取了新的形态。前三位入职时间都很早:鲁伊是一个科学记者,本来是配菜的角色,2006年曾鼓励她做了一个很专业的介绍数学领域的封面《庞家莱猜想的数学江湖》,做得很好,她很有成就感,我也觉得“新知”也是周刊可开拓的方向。之后她开始转向对健康的关注,做了《宣战甲肝——一个国家的救赎》、《糖尿病第二大国的逆转试验》、《肉蛋奶的新营养学》等。2009年周刊开始一年做一个国际一流大学的考察,形成大学思考系列,她和陈赛是主要操作者。在大学系列中她写得最好的是2011年海德堡大学中的那篇《寻找马克斯·韦伯》。然后,从健康延展到对素食的关注,2011年春节她又带着陈赛、曹玲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封面《盛世之素》,她到天目山找笋、陈赛到云南找松茸松露、曹玲到山西找面食的过程启发了后来央视做《舌尖上的中国》。

邢海洋与谢九,是我珍惜的两个做经济的人才,邢海洋在北大学的是地理专业,到周刊前在一家证券咨询公司工作,是个杂交人才。他1997年就进了周刊,后来去了一趟美国,没顾上拿文凭又回来了,之后就安心在周刊写理财专栏。谢九是2004年才从一本财经杂志转到周刊的,刚开始开一个股市分析的专栏,后来我希望他转向宏观经济分析,与邢海洋理财趋势分析形成互补,就成了周刊的两个专家,只要做讨论经济的封面就必须用到他们。

王星与朱步冲也算是储藏的人才,王星被编辑部称为外语活词典,她精通多门外语,因此善于到一些犄角旮旯找材料,一些冷僻的题目找到她都能如愿以偿。2001年她先生到法国工作,我顺水推舟让她在巴黎当了五六年“驻法国记者”,这让她积累了很多欧洲资源。真正启用她是2010年春节让她做一本葡萄酒专刊,她认真跑遍了法国的葡萄酒产区,因为这本专刊体现的专业性,她获得了罗讷河谷颁发的葡萄酒骑士勋章,也就成了周刊的葡萄酒专家。光做葡萄酒是不够的,于是讨论欧洲地域历史背景时都用她;光做欧洲也是不够的,于是又让她与朱步冲配合,开拓一个认识自我的封面专题系列。朱步冲是北大历史系硕士,到周刊后曾有相当一段时间连发稿都困难,属后发制人者。他真正显现出独特的潜力是在那部《大国的崛起》纪录片后做的封面《崛起遗漏的故事:大国的成本》。2010年上海世博会,他写了一个主文,苗炜、舒可文、鲁伊、王星和陈赛,每人写一个工业革命时代代表性产品的关键词,每人写3万字,做成了极有影响力的《理想国》,之后几乎所有历史题材的封面他都会成为主力。

周刊的丰富性,是由这些各式各样的人才所保证的,主编的工作除了发现,还需要调度——使得他们能饶有兴趣地不断拓展自己的领域,这才能超越枯燥的工作的苦役。当然,珍惜他们,给他们尽量宽松的环境是更重要的——有才华的人一定不愿被管束,而这恰恰与周刊每周必须准时发稿的流程有冲突。最终,你只能在这些人所能完成的稿件的现实之中,去争取交付给读者的最大质量值。

一本杂志要不断地往前走,只许增长不许下滑并不容易。它有赖于团队中始终能有一种追赶的力量在层层推动,这种追赶的力量必须来自新的因素,只有新的因素才能成为新的生产力。而每一期刊物的最后完成,其实总是被各种各样因素左右的结果,尤其是在中国现实土壤上成长的杂志,各种左右的因素尤烈——舆论导向的要求,零售市场的压力,广告的影响,自身能力不足的困境,种种种种。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在这种种之中,尽最大的努力,带领这个团队,保证其整体质量。我主编了796期,心力交瘁,不容易。

2005年周刊部分记者应邀赴主编朱伟的新居做客

2005年周刊部分记者应邀赴主编朱伟的新居做客

应该说,《三联生活周刊》自2012年起才真正感受到一个自媒体时代的冲击力,似乎不断有越来越多、越来越紧迫的纸媒将要被电媒替代的舆论在包围我们。但我至今仍认为,无论纸媒、电媒,在激烈竞争中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还在于人:你所拥有的人才的质量与数量,他们所能产生的价值。自媒体时代将逼迫传统媒体重新考虑组织结构,考虑传播方式,这是必然的,因为传统媒体中人本身都已是自媒体了。这可能正是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所讨论的——我们都正在面对数字化理解的深入——所有人每天都在信息交互中推动信息繁荣、膨胀、爆炸、裂变与整合,在多元混杂之中,如何在纸媒与电媒,自媒体与共媒体之间找到深刻的彼此关系,大约,唯此才能在不随波逐流中坚持我们的发展。

从这个意义,《三联生活周刊》的800期到了一个转折点。对一个人而言,19年可能在他一生中构成了很长的一个时间段,其中浸透了太多的喜怒哀乐。而对一本杂志的成长而言,19年则可能只是它漫长发展中的一小节开创段,今后的路还很长,所以,《三联生活周刊》的800期必须酝酿它新的变化,必将有一批新人来将它引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以保证它持久不断的进步。
让我们翘首以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