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扇内乾坤大,戏里日月长

2014-08-15 09:58 作者:韩轩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戏台上文人拿扇子,讲究的就是这风流韵味和文雅气息。一般都用折扇,小生可以像旦角一样,用金面的,看着漂亮。老生就用普通的折扇,扇面一般画山水,显得有情怀。"

"我们唱老生的都喜欢扇子,因为总在舞台上用,久而久之就产生了感情",与其说在听老生演员凌珂讲扇子,不如说我们是在听他讲戏:"你看诸葛亮、唐伯虎,他们扇的哪里是扇子,他们扇的,都是感觉。"

扇底多风流

"我晓得你姓李,你叫什么名字?"风流天子朱厚照微展折扇,向李凤姐问道。"我叫李凤姐。""哦!好!"朱厚照合上扇面,细细打量李凤姐,不慌不忙地倒过扇柄,将扇头对准手心,"好一个李凤姐啊!",写罢"李凤姐"三字,扇柄顺势倒回,用扇骨轻敲掌心,呵呵一笑,送至嘴边,竟将虚写于手心的名字吃了下去。

这是京剧《游龙戏凤》中,正德皇帝朱厚照初见李凤姐时的一段对答。朱厚照手中小扇,忽开忽合,忽而做笔,忽而指点,调戏之心,昭然若揭。"正德皇帝用扇子指人,用扇子写字,才显得风流。若是没有扇子,用手指来写,就变得鲁莽了。"

凌珂说这段戏时,拿在手里的,正是老生行当常用的折扇。扇面疏点几笔,是一幅水墨竹石图。"戏台上文人拿扇子,讲究的就是这风流韵味和文雅气息。一般都用折扇,小生可以像旦角一样,用金面的,看着漂亮。老生就用普通的折扇,扇面一般画山水,显得有情怀。"

戏台之上,一扇在手,既可扇风凉,又可赏便面。合上折扇,可以代笔,可做刀枪。扇长不过一尺,却是情感的延伸,以扇代手,又有了间隔的美感,《游龙戏凤》中另有一段,正德皇帝用扇子轻打李凤姐的腰,分寸感恰到好处,倘若用手,未免唐突佳人。

"扇子的拿法非常讲究,每个动作都要有舞蹈的美感。"拿扇子,决不能用手掌攥,而是要用手指来拿,扇柄可以顺着食指的方向,也可以翘起小指:"要的就是秀气的感觉。"指人时,要把扇子圈过来,手腕朝内,方显含蓄。若用扇子扇风凉,京剧表演界还有一句老话:"文扇胸,武扇肚,不文不武扇屁股。"行家看戏,必看程式之美。文生小扇扇于胸前,武角长扇猛然扇肚,丑角必扇身后才有谐趣。程式之规,皆蕴含美于其中,不可擅动。

虽说程式不可擅改,但也并非不容新变,说着,凌珂用三根手指拿捏扇头,将一张展开的扇子连翻几翻,顺手背到了背后。其实这是日本歌舞伎中耍扇子的技法,凌珂把它用在了《游龙戏凤》的一个下场动作中。原来此处背扇子的动作容易把水袖绕乱,若翻几下扇子再背过去,看着既漂亮,又干净。"主要是符合人物性格,所以也只限于《游龙戏凤》中的风流天子",凌珂说这话时,脸上不无得意之色:"我为了学这个动作,可是摔坏了好几把扇子!"

扇内有乾坤

说起中国传统的谋臣形象,必是羽扇青衿,于谈笑之间指点江山。谋臣用扇,不取折扇,专事羽扇,取舍之间又是另一番天地。苏东坡笔下"周郎赤壁",正是"羽扇纶巾",同是三国时期的谋士庞统,用的也是羽扇。彼时尚无折扇,文人雅士手持羽扇之风,汉末之时大盛于江东,要的正是这等闲自若的非凡气度。

在后世的演义中,羽扇逐渐成为了诸葛亮的"专利",一柄羽毛扇就标明了他的身份。京剧中的老生戏更是如此,在《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三出戏中,诸葛亮可谓扇不离手,用凌珂的话说,那就是:"计谋、情绪、性格,都在扇子里头。"

一张羽扇既大又长,要拿得漂亮得体,并不容易,如果用整只手攥着扇子,就像是提了一把刀,毫无风度可言。须以手指的力量稳持扇柄,小指轻抬,似有姿势,似没姿势,时不时两手交握,抱羽扇于胸前,便是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指东西时,用扇头轻轻指出方向,既有运筹帷幄的气度,又有仙风道骨的神气,"千万不能像有些影视剧里的诸葛亮,指东西时立着扇子,用扇柄指出去,扇面还扣在胸前"。

诸葛亮所用羽扇的独特之处,在于扇子内侧的太极八卦图。戏台之上,诸葛亮想计谋时,常常凝望八卦图,细细撵着扇柄,不时转动羽扇,口中仍有念白:"嗳,司马懿的大兵,他来得好快呀!"细微的动作透露出了几分焦灼,也流露出几分智慧神秘。忽然间,计上心来,羽扇微收,横于胸前:"传老军们进见。"一出扣人心弦的空城之计就此上演。

羽扇毕竟与折扇不同,没有了开合的动作,就少了表面的技法。"诸葛亮拿扇子的动作都是下意识,都在戏里",说话间,凌珂双眉一凛,手中扇子一抖一顿,带出一段《斩马谡》的唱词:"见马谡跪在宝帐下,不由老夫咬钢牙。大胆不听我的话,失守街亭你差不差。"唱到"差不差"三字,诸葛亮手执扇柄,"啪"得一声磕打桌案,话音甫落,调转扇头急指马谡,气势逼人。

"失了街亭,诸葛亮已经气得要杀人了,那他也不会用力拍桌子,他最大的反应不过是拿扇柄掇一下桌子。"在这几出戏中,诸葛亮的扇子总是若有若无地放在手边,好似没有什么动作,但是细节,又都会聚在扇子上。

要知道,诸葛亮在空城上抚琴之时,身后两个童儿,一个抱的就是这把羽扇,另一个抱的,却是一方宝剑。诱司马懿上前时,以扇招手;空城计一旦失败,宝剑在侧,诸葛亮已做必死决心。士人情怀,正是如此。

用扇不见扇

扇子,既能开合,就有分寸,而这分寸间的拿捏,正是使扇子的最大关窍。何时打开,打开几分?何时合上,力度如何?虽有程式,但无既定之规,只是必须融于戏中,所谓"无招胜有招",大抵如此。

譬如开扇,必是一手持扇柄,另一手以手指轻推扇面,推开几骨即可,切忌全部抖开。"霍地把扇面全打开,就没有了余地,这个动作极为草莽,老生行当中基本没有",中国艺术最讲究含蓄,凡事留三分,表演也要有余地,否则便失去了美感。

若要收扇,则须拿捏力度,《珠帘寨》中,程敬思请李克用观宝,李克用身为王爷,自然见惯珍宝,虽有些贪财,但若在眼见宝物时开扇亮相,不免显得刻意。"我对他的处理是,提早打开折扇,观宝的时候,无意识地收一下扇子,这才显得意外。"

"京剧这个剧种,从不专门卖扇子功,包括小生中的扇子生,都不会特意拿着扇子在台上舞给观众看。"问起扇子在京剧中的使用,凌珂用这句话来点题:"有扇如无扇,用扇不见扇。"

小小折扇,在戏台之上千变万化,或开或合,可做纸笔,亦做刀枪。戏台之外,如蒙老师说戏,指点一二,这扇子便成了戒尺,成了教鞭,说到要马鞭的戏,扇子就是马鞭;遇上划船的戏,扇子就是船桨……扇面一合,是扇耶?非扇也。个中日月,如戏里乾坤,大得很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