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云南鲁甸地震:自救与援助

2014-08-14 09:45 作者:王玄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3期
8月3日16时30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里氏6.5级地震。本刊记者进入了鲁甸县龙头山镇、火德红镇和乐红乡三个不同程度受灾的乡镇,在这里,贫困山村的居民们受制于自然环境,进行着艰难的自救。而来自各地的援助者,则辗转着寻找自己在灾区的位置。

山区

8月6日晚,鲁甸地震发生75小时后,我搭上了从昆明到昭通的加班机。两年前,昭通市彝良县发生地震时,本刊记者搭乘的航班曾因震后普降的大雨而取消。我是幸运的,虽然晚点了近一小时,但昭通当地天气晴朗,飞机顺利地降落了。

从地图上看,云南省的轮廓在东北部有向内陆弯曲的一角,昭通市就在这里。昭通西部和北部以金沙江为界,与四川凉山、宜宾毗邻,东部是贵州省毕节地区,因而一般而言,宜宾、重庆、毕节以及从昆明北上,都是到达这里的通道。鲁甸县位于昭通市西南,县城距离市中心27公里,行车不过半小时。

震后第4天,死亡数字已升至500人以上,但在昭通市内,应对地震的气氛并不强烈,除了出租车司机明显感觉到,街上挂着各地牌照的汽车多了,中心路段甚至出现了拥堵。

8月5日,云南鲁甸县龙头山镇村民谢维礼在自家房屋废墟前伤心落泪。他的六位亲人在此次地震中不幸遇难

8月5日,云南鲁甸县龙头山镇村民谢维礼在自家房屋废墟前伤心落泪。他的六位亲人在此次地震中不幸遇难

我搭上了本地药厂向鲁甸县火德红镇卫生院去的小货车。这个县城西南20公里外的乡镇,是鲁甸县此次受灾最严重的三个乡镇之一,截至8月10日晚,已有50人死亡,其中42人都来自牛栏江边山麓上的李家山村。

沿昭鲁快捷通道南行,一路畅通。道路两旁是大片的玉米地,一人多高的秸秆在风中轻轻摇晃着……左手边突然出现了一大片荷塘,大概有几亩。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远远望去,粉红色的花朵点缀着接连不断的碧绿。鲁甸的低海拔地区,河流众多,水量丰沛,引水方便,大面积的荷塘很是常见,莲藕和莲子是本地重要的经济作物。

过了鲁甸县城,荷塘的景致就不再见到了。道路顺着山体盘旋起来,一侧是裸露的岩石和红土,土质看起来有些松动,随时有掉落的可能。另一侧是渐渐加深的峡谷,只有七八米宽的双向车道上,汽车就在山与谷之间绕着一个个急弯,驶向山顶。

8月3日,鲁甸龙头山镇地震灾区,武警官兵在余震中展开救援

8月3日,鲁甸龙头山镇地震灾区,武警官兵在余震中展开救援

火德红镇中心位于海拔2200余米的山顶平坝,位置和地势使得镇上没有遭到震后次生灾害的侵扰,30余秒的震动并未使近些年建起的砖房产生裂缝,白天,老街两旁的店铺中仍有人生活,夜晚时,出于对余震的担心,他们会住到房前搭起的蓝色救灾帐篷中。

火德红镇通往山下的路有两条,我们从鲁甸县城上来的柏油路是北面的一条,地震后虽有碎石落下,但影响不大。另一条在集镇的另一头,向南一直通到牛栏江边海拔1100米左右的低地,落差极大。而这条又险又陡的乡道,竟只是一条凹凸不平、尽是碎石的黄土路,不久前刚刚开工改建,只有出镇的几百米修成了柏油路。震后,火德红镇至山麓中段李家山村尚未通路,李家山村至江边红石岩村的道路则被山体滑坡阻断,直到8月6日才被抢通。

与我们上山的一路平顺相比,火德红镇南边的土路才是鲁甸山区的常态。鲁甸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87.9%的土地是山区,同一个乡镇,海拔高差达1000米以上很常见,沟通这些乡村的就是众多随时可能断路的土路。高山峡谷中有着穿流而过大的大小河流,它们既为有限的耕地的耕种引水提供了便利,也为本已困难的交通增加了一重难度。

去往本次地震的震中龙头山镇,一路就与河流相伴。先是走昭通去往巧家县的昭巧公路,道路旁边就是浑黄的小寨河、沙坝河。同路的司机朱仕忠三天两头就要走这条路,到他所属公司位于乐红乡的矿场运送物资,对道路极为熟悉。他告诉我,河水并不是地震后才变得浑黄,从4月起的连续降雨在6月开始增强,山上的土石接连落下,使河水变得浑浊。7月7日,暴雨使得鲁甸山区集中爆发了泥石流,造成了2人死亡,多人受伤,以及大量房屋和道路损毁,当时,龙头山镇已经是重灾区。

8月6日,在云南昭通机场,志愿者和部队官兵加紧搬运救灾物资

8月6日,在云南昭通机场,志愿者和部队官兵加紧搬运救灾物资

过了沙坝,一条土路乡道岔向龙头山镇,这才开始真正的考验。地震发生后,这条五六公里长的道路全线断路,最先到达的救援部队经数小时徒步才得以进入镇中。现已打通的道路两旁,依然堆积着至少1米见方的巨大石块,本来只有六七米宽的山道,被落石占去了一定空间,更显得拥挤。如果两辆运送物资的军用卡车交会,则很难错开。因此,距离龙头山镇还有三四公里时,各路段就开始单向限行,错车通过。我们的车不得不前进几百米就停下来等待几十分钟。

朱仕忠并没有把车停在紧跟着前车的位置。他伸出头往右上方的山体上看了两眼,决定与前车保持近2米的距离。“停车要找好位置再停。”这个有着十二三年驾龄的31岁司机对自己的老到有些得意。“前面的土很明显是松的。”我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去,三四米之上是一个深红色大土块,不时往下落着散土。“我们头顶上是岩石,不会掉。”他指的当然是此时此刻,而非地震时。岩石锋利的棱角凌空于我们的头顶,还是会让人感到担心。

鲁甸茶瓶子山山体塌方堵塞牛栏江形成的堰塞湖

鲁甸茶瓶子山山体塌方堵塞牛栏江形成的堰塞湖

进入镇中的最后一道关卡是悬在龙泉河上的钢架桥。龙泉河横亘在乡道与龙头山镇之间,河上的老桥是必经之路。7月初的泥石流在桥口形成了高七八米的巨大土石堆,堵住了车辆唯一的通路。地震发生前近一个月,摩托车和人只能通过窄小的步行桥进镇。震后,河水则阻隔了物资车,一时间使龙头山镇成为一个无法大规模补充物资的孤岛。8月5日22点架起的钢架桥使得大型机械和车辆进入镇中成为可能,但桥体载重只有15吨,每一辆车通过时,都缓慢、匀速、小心翼翼。

龙头山镇两条最重要的街道平行而建,靠河边的是10年前建起的新街道,多为一两层的白色砖房,墙上纵列着一两厘米宽的裂缝。一条是集镇最重要的老街,土木结构的房子已被震碎,成为一片废墟。铲车一铲铲地铲起这些碎片,已经很难想象它们之前是如何结构的了。从个别幸存的房屋来看,这些土房有着统一的白色墙体,灰色的屋顶两边屋檐微微翘起,显得十分别致。“我们这里的新农村建设,讲‘穿衣戴帽’,外面粉刷一层,看起来像砖房,骨架还是土木结构。”朱仕忠说。每面白墙上都粉刷着一个龙头山镇特有的标志,附带的字样是“朱提之源、白银之乡”。龙头山镇古称朱提山,出产的白银名为“朱提银”,明清时盛极一时,全国闻名。而今这个山区再次受到注目,却是由于一场死伤惨重的大地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