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埃博拉病毒,不仅是健康威胁

2014-08-14 10:00 作者:邹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3期
致命病毒的蔓延,在一个国与国交往日深的网状结构里,它的影响所致,不仅仅只是非洲几个国家,也不仅仅只是健康问题。

蔓延

8月2日,首位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公民被护送回国。这位名叫肯特·布兰特利的男子是一名医生,供职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一个国际基督教救援组织——撒玛利亚救援会。去年10月,布兰特利随救援会来到西非国家利比里亚的首都蒙罗维亚工作。发病之前,他护理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已有近一个月的时间。

布兰特利的同事南希·怀特博尔也不幸感染了病毒。怀特博尔也是美国人,受雇于国际事工差会,是一名传教士。被感染之前,她与来自撒玛利亚救援会的同事一道在蒙罗维亚的医院工作,任务是为进出隔离区的医护人员消毒防护服。

首位因埃博拉病毒丧命的美国公民名叫帕特里克·索耶,是利比里亚财政部的一位高级官员。7月20日,索耶乘飞机前往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市参加会议,并准备在会议结束后立刻飞回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家里为女儿庆祝生日。可一到拉各斯,他就病倒了,并被诊断为埃博拉病毒感染。在一家当地医院接受了仅5天的隔离治疗后,他便离开了人世。此前,索耶一直在利比里亚照看感染了同种病毒的姐姐,但当时他并不清楚她得的是什么病。

8月3日,几内亚一位当地村民在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后去世,处理完尸体的志愿者正在接受消毒

8月3日,几内亚一位当地村民在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后去世,处理完尸体的志愿者正在接受消毒

埃博拉病毒病是世界上最致命的传染性疾病之一,病死率可高达90%。如果治疗及时,这个惊人的概率可被降至60%,但也不能改变一个残酷的事实——尚未找到可以抵御或治疗该病毒的有效疫苗。目前,埃博拉已在三个西非国家中蔓延开来:从几内亚开始,随后是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截至8月4日,全球已有累计2711人被感染,932人死亡。历史上,埃博拉病毒曾数次爆发,但无论从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影响范围还是蔓延速度上来看,均不及此次严重。早在今年3月,埃博拉病例就已在几内亚出现;6月份,病毒的传播更是达到了危险的规模。但直到7月份,美国公民被感染和致死的事件相继发生后,国际媒体与政治领导人才开始对此予以重视。而美国境内的人们也因此陷入了恐慌。因为看起来,这种致命病毒距离自己的国家俨然只有“一班飞机”的距离。

不过,对于应对埃博拉的传播,美国仍然充满自信。“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例确诊的埃博拉病例通过自然传播的方式进入任何一个发达国家。”无国界医生组织(MSF)的流行病学家卡米莉妮·卡莱恩(Kamiliny Kalahne)说,“这是因为,病毒的传播通常在人们的病情进入严重阶段、发高烧和出现大量其他病症时才会发生,而实际上在这些情况下,病人们不会出远门。就算他们在病重之时来到了一个发达国家,也会被送往条件先进的医院接受感染控制和治疗,不太可能传染给其他人。”日前,布兰特利和怀特博尔正在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美国隔离治疗经验最丰富的医院之一)的隔离区内接受治疗。虽然病症尚未完全消退,但病情稳定。

然而,对于被困在疫区的人们来说,情况则要悲观得多。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均属世界上最贫瘠的国家之列,医疗条件十分恶劣。根据美国非盈利组织“凯撒家庭基金会”的统计,在塞内加尔,人均每年的医疗费用(个人出资加政府拨款)仅为171美元;利比里亚和几内亚分别为88美元和67美元。该地区医疗系统的人力短缺问题也很严重。在利比里亚,每1000个人只能分到0.014个医生;塞拉利昂的医患比例也只有0.022,几内亚为0.1。而对比之下,发达国家则要优越得多。在美国,每1000个人可以分到2.5个医生。

近日,三国元首都在采取果断的措施以期减慢这种出血性疾病的传播速度:禁止公众集会、关闭学校、部署军队去保护医疗工作者和隔离区。但病毒的传播面却一再扩大。就感染人数来看,塞拉利昂的情况最为严重。

这对于该国的医疗系统而言无疑是一份难以承受的重负。几天前,塞拉利昂政府刚刚授予了本土医生舍克·汗(Sheik Umar Khan)“民族英雄”的称号,因为这位医生在救治了100余名埃博拉病患之后,自己却染病身亡了。在他之前,塞拉利昂已经因同一原因而牺牲了数十名本土医疗工作者。安雅·沃尔滋(Anja Wolz)是受“无国界医生”组织指派来到塞拉利昂的凯拉洪区的突发事件协调者,经过数日观察,他认为塞拉利昂的政府和卫生部门并不具备独立应对这次病毒爆发的能力。“我们需要国际组织更多的帮助——世界卫生组织、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其他机构——来协助这个政府。”

但是,即使外国救援队伍投入当地,也很难立刻实施有效的传播控制方案。奥利弗·约翰逊(Oliver Johnson)博士来自伦敦国王学院,埃博拉病毒爆发时,正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康诺特医院参加志愿者项目的他也参与到了救治工作当中。他这样描述在当地的工作情况:“大家的工作环境非常具有挑战性。在塞拉利昂,追踪与埃博拉病患有接触史的人本身就很不容易,而破旧的公路和过于拥挤的居住条件又让这项工作变得难上加难。而且,民众中充斥着不信任——许多人都认为埃博拉病毒只是政府捏造的传言,目的是抢走他们的身体器官与钱财。还有人认为,如果他们去医院,就会被杀掉。所以,许多人躲在家里,且不让已经生病的亲人就医。还有一些病人在亲属的帮助下从医院逃走……”

这三个西非国家面临的困局十分相似。“这些国家不仅正面临着埃博拉的威胁,同时也在与另一种出血性疾病——拉沙热病毒做斗争。当地,蚊子携带着黄热病和疟疾病毒四处飞舞,而热带雨林中也潜伏着各种危险的微生物。”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世界卫生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说,“在病毒向全球蔓延的恐惧面前,这三个国家很可能会被邻国孤立起来。而这种方式会进一步伤害它们本已支离破碎的经济状况,并继续加深当地民众的医疗困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