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寒暑识记 > 正文

七月十五夜

2014-08-12 10:01 作者:朱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七月十五是秋后第一个月圆夜,此时暑热刚褪,金风正在霏微潜入,不似八月十五,已是夜凉如水。

七月十五是秋后第一个月圆夜,此时暑热刚褪,金风正在霏微潜入,不似八月十五,已是夜凉如水。七月十五夜,在尚含温燠的空明之中,有晚饭花、茉莉花混合着金银花残余的甜香,牵牛花、鸢萝花、丝瓜花、南瓜花则都趁着流萤明灭,在悄悄舒展出花蕊,只待黎明时竞相绽放。澄明月色中弥漫着草木庄稼争取最后繁盛,汁液粘稠的气息。虫声如织,还未有肃杀到来前的悲苦,纺织娘在从容地将青翠的织机弹成竖琴,金铃子摇着晶莹绿的摇铃,蟋蟀"蛐蛐"与"唧唧"的应和像似水弦乐飘荡得无边无际,其中夹杂着油葫芦漏气般美妙交织的吹鸣,蚯蚓则以粗重的低音和声衬托,郊野里完全是欢愉起伏的海洋。

七月十五景象,我们习惯于东坡所描写的,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再有就是曹孟德的"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了。而我其实更喜欢南宋周密所作的一首"齐天乐"词,此词前半阕是:"清溪数点芙蓉雨,萍飙泛凉吟艗。洗玉空明,浮珠沆瀣,人静籁沉波息。仙潢咫尺,想翠宇琼楼,有人相忆。天上人间,未知今夕是何夕。"芙蓉是荷花,此时翠幢红粉,正烘人香细。"飙"是风,"萍藻泛滥浮,澹澹随风倾",艗是船头,萍风低吟船首会受梗,这境况便是,"浪萍风梗诚何益。归去来,玉楼深处,有个人相忆。"沆瀣是深夜的露气,晶莹的露珠饱含在沆瀣中,泛为仙潢。潢是滉漾之貌,银潢淡淡横,待玉漏迢迢地尽,太美了。

下半阕是,"此生此夜此景,自仙翁去后,清致谁识。散发吟商,簪花弄水,谁伴凉宵横笛。流年暗惜,怕一夕西风,井梧吹碧。底事闲愁,醉歌浮大白。""簪花弄水"应是簪花仕女在月光池中戏弄之倒影。"吹碧"一词,晏几道曾用"雨罢萍风吹碧涨",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形容,用到西风井梧上,倒是显出俏皮。"大白"是什么呢?"饮不釂者,浮以大白","尽爵曰釂","釂"其实就是饮酒尽的意思,"大白"其实就是大酒杯。东坡词:"翠袖争浮大白,皂罗半插斜红。灯花零落酒花秾",皂罗是黑丝头巾,把酒席写成这样诗意。

这样的月圆夜,松院有静苔之色,竹房有深磬之声,正是古人反思人生之时。七月之七为西方,西方对应五行中金,金对应秋,金为革为生,故七是日月、五星运行的周期之数,所谓"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此月,天气主生对应着地气主成,七月十五因此才对应为中元节。道教的说法,中元节是三官中地官的诞辰,三官各自承担的任务是,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而我理解,中元节之所以仅次于上元节重要,正因为赦罪与投生有关。按照唐玄宗官修的类书《初学记》中道书原始的记载,这一天是"地官校勾搜选众人,分别善恶。诸天圣众普诣(至)宫中,简定劫数。人鬼传录,饿鬼囚徒一时俱集。以其日作玄都大献于玉京山,采诸花果,世间所有奇异物、玩弄服饰、幡幢宝盖,庄严供养之具,清膳饮食、百味芬芳,献诸众圣。及与道士于其日夜讲诵是经,十方大圣齐诵灵篇,囚徒饿鬼当时解脱,一切俱饱满,免于众苦,得还人中。若非如斯,难可拔赎。"这就是七月十五供养献圣、香火繁盛的原因了,它不仅事关冥界亲人能否解脱苦难回归人间,更重要还事关自己之劫数。那么,"玉京山"在哪里呢?西晋葛洪已经记载了:"元始天王,在天中心之上,名曰玉京山,山中宫殿,并金玉饰之","玄都玉京七宝山,周回九万里,在大罗之上"。大罗是道教所称三十六重天的最高一层,大罗之上,是元始天尊居住处,沖虚凝远,就莫知其极了。

道教在这一天通过集体供献、诵经"拔赎"的说法其实与佛教在这一天召唤集体供献,求助十方大德救难普渡的说法很接近,但佛教称这一天"盂兰节",就更显诗意。"盂兰"一词其实是梵文音译,但"盂"本是食器,自司马迁《史记》有"圣帝在上,德流天下,诸侯宾服,威振四夷,连四海以外都为席,安于覆盂"的说法后,就有了"盂安"一词。兰呢?农历七月本称为"兰月","纫秋兰以为佩",纫是搓为挂索。"盂兰"一词是西晋竺法护(231-308)所译,竺法护是月氏人,被称为"敦煌菩萨",他精通西域三十六国语言,总计翻译了159部经书,《盂兰盆经》是其中的一小部。

《盂兰盆经》中所记目连救母的故事,目连是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他具备法力后,才看到了母亲的倒悬之苦。竺法护在译名时将其"摩诃目犍连"略为"目连","目"是观,无论观莲,还是观连四方,都充满寓意。正因这个译名,才使其救母故事变成了经典戏剧,经历代传播得家喻户晓。

我读《初学记》所载《盂兰盆经》其实极简略:"目连见其亡母生饿鬼中,即钵盛饭往饧其母。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连大叫,驰还白佛。佛言汝母罪重,非汝一人所奈何,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至七月十五日,尝为七代父母厄难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佛敕众僧皆为施主,祝愿七代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是时目连母得脱一切饿鬼之苦。目连白佛:弟子行孝顺者,亦应奉盂兰盆供养。佛言大善。故后人因此广为华饰,乃至刻木割竹,饴蜡剪彩,摸花叶之形,极工妙之巧。"现在流传的此经,是把它繁化了。

其实,在七月十五月圆时,我倒觉得,趁着阴气初起,以生者精神,招死者灵爽之招魂更有内涵--在俯视人世已几千年,毫不磨损的一轮如镜素月映照下,趁着清光虚白燃一盏河灯,看烛光摇曳出宁静蛇影游向荷风深处,借初起金风,连接起一辈辈的情愫,送去遥远之告慰,水漾波移,树影婆娑,赖声起伏,处处生生相惜,便四处都是共鸣。这放河灯似乎是清代才有的记载,清潘荣陞在《帝京岁时纪胜》记着:"每岁中元建盂兰道场,自十三日至十五日放河灯,使小内监持荷叶燃烛其中,罗列两岸,数以千计。"潘荣陞是雍正九年入清宫谋事,写成这部书,已经是乾隆十年退休后的事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