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火箭合伙人”的中国故事(4)

2014-08-11 10:21 作者:邱杨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2期
自制火箭,听起来似乎是痴人说梦。但三个怀揣火箭升空梦想的“80后”年轻人却组建起国内第一家提供探空火箭发射服务的私人企业。他们给公司取名“翎客航天”,英文名“Link Space”,意为连接太空与地球。三个不走寻常路的年轻人能否真正连接梦想与现实,闯出一片天地?我们将拭目以待。

创业维艰

“打个简单的比喻:严丞翊就像一双眼睛,他去发现很多新的、高科技的信息和观点;而我就像一个脑子,去具体地规划和统筹。但真正做出来就靠吴晓飞了,把概念和数据变成实实在在的结构,他就像是一双手。”这是胡振宇对三人分工的界定。“我和吴晓飞都属于没长后脑勺的人,做事比较快、比较急,但严丞翊会更严谨,分析问题更全面。”

虽然从做事方式到价值观,三个人经常是一拍即合,但在合伙开公司的过程中,摩擦和分歧仍是难免。“我们要做一个社区实名登记的申请资料。我想用表格形式,看上去整齐干净。结果严丞翊做成了一条条线的形式,看得我特别别扭。”为此,两个人竟然从下午吵到了半夜。“让吴晓飞选,他两边都不愿得罪,嘿嘿一笑说,两个都用好了。”最终,大家还是学会了从不妥协慢慢找到磨合点。胡振宇事后反省:“表面上看,这只是两人审美取向差异,但实际上也是管理模式的问题。如何从一个什么事都想自己做的人,变成一个可以合理分工、真正运作团队的人。”

按照三个年轻人的规划,翎客航天将是国内首家提供探空火箭发射服务的私人企业。目前可以提供火箭探空服务的主要是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的第四研究院,现有产品是天鹰系列探空火箭,市场单枚售价300万元。“说实话太贵了,且性能不高,使本来很多想用的人接受不了。”胡振宇认为,目前国内探空火箭的市场现状是高不成低不就。“用户群主要来自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有钱的、想做高精尖研究的,你提供的产品技术指标却达不到他的要求。而对于可以满足现有技术要求的实验来说,手上的资金规模又比较少,根本用不起。”

“我们现在的生产成本,只有业内的十分之一。首先人工成本很低,又没有很多外包的东西,减少了中间商抽利润的环节。”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成本,绝大部分零部件都是吴晓飞和胡振宇从原材料自制而成。“有时候自己拿着砂纸打磨抛光,就为了节省100多块的手工费。”

在胡振宇看来,成本低只是竞争力之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在效率和技术上更优,比别人更大胆地使用更多的新技术。业内为什么发展这么慢,并不是没有这个技术,也不是没有材料,而是不能足够大胆地用上新的东西。”在胡振宇的规划中,公司2014年实现对变推力LOX-EtOH原型实验机的研发,并在2017年实现新型探空火箭发射,2020年推出直径达3.35米的运载火箭。

公司目前正在积极融资。“百分之七八十的投资人非常支持我们,但因为之前谁都没有投过,所以支持的额度可能不会太大。另外百分之二三十的投资人属于传统观念上典型的风投,非常利益化。”胡振宇笑着说,“但我接触的投资人还是以理想派居多。很多投资人喜欢听我们讲未来的规划,当听到十年后计划发运载火箭,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太赞了吧!”但在务实风格的投资人面前,这招就不大管用了。“有一次我们特意调整了介绍顺序,没有先讲目前能做的,而是直接讲十年后的计划。当时对面那位以色列籍老总直接用很夸张地语调反问:‘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大部分投资人不会提出技术性的怀疑,而主要集中在政策方面。”事实上,政府目前对私营航天发展态度并不明朗,只有国务院新闻办在3年前发布的《2011年中国航天白皮书》中提出“鼓励社会各界参与航天活动”和“营造更加有利于航天事业发展的政策法规环境”。这是一片庞大而未被开发的处女地。根据美国Space Foundation研究机构的报告成果,2012年全球航天领域相关的市场规模达到了3040亿美元。在美国,已经有了商业运载平台Space X和提供亚轨道旅行产品的维珍航空为代表的多家私营公司。而在中国,翎客航天之前尚无私营航空公司出现。

胡振宇见投资人的时候,会换上正式的西装,会派名片,从说话语气到行为举止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但等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又是那个穿着裤衩继续做着又脏又累实验的年轻人。“就像游走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大家现在看我上媒体、见投资人、打飞的、住五星级酒店,似乎很光鲜。但实际上我真正的生活是,仍然住在广州的‘城中村’,出门从不打的,只坐公交地铁,银行里的存款只有千把块。去北京就睡在严丞翊的实验室里,来高邮就住在吴晓飞家。”胡振宇和其他两位伙伴现在还没有收入,生计也只能靠家里帮补。

生活困顿往往会给人更多的动力,窘迫的创业条件并没有把他们的雄心消磨。目前公司已经拉到第一笔商业项目。“如果做得好,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胡振宇说,最坏的打算无非是钱用完了,产品还没有做到目标指标。“但阶段性的产品就可以成为未来的商品。我们的劣势是刚起步,很多东西都在积累中。相对于已经运作了几十年、有国家背景的企业来说,我们的技术和资源储备都不是一两年内可以超越他们的。”但三个年轻人仍然有信心,“毕竟这是信息发达的21世纪,一切皆有可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