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在风口种豌豆(3)

2014-08-07 13:32 作者: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0年面世的豌豆荚,从一开始就踩中了移动互联网爆发的风口,从买不起域名,到如今10亿美元的估值,他们亲身经历了创业公司的每一个障碍。提到未来,也因此更小心翼翼。

王俊煜自己加了一大堆用户的QQ,汇总聊天中用户们的反馈,卡壳的问题简单得让人吃惊:电脑上的软件连不到手机上。

此前的手机管理软件,基本都是用户连接电脑后,再继续由用户自己按照手机型号,搜索、下载、安装驱动,再调试连接。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型软硬件公司都会选择性地忽略这个问题,以至于网上有大量教程教小白用户如何接电脑。豌豆荚调拨了三分之一的工程师来做这个“脏活儿”,使手机只要连上电脑,豌豆荚能自动判断手机型号、寻找驱动做安装。

这个简单的功能避免了豌豆荚的夭折,用户量很快就打破了平台期。此后,其他软件公司也纷纷跟进。站在今日,已经很难想象还要自己安装手机软件驱动,这早已成为了行业内一个必备的标准。

在这些本土化适应之外,另一个中国特色,一直虎视眈眈地盘踞在豌豆荚身后。曾有一家行业巨头找张涛过去面试,对方的总监直言不讳:你们豌豆荚现在做得不错,真想竞争,我让我手下直接照着抄一个出来,先用着就行。张涛当然不怀疑对方有这个实力,这种事的可能性太大了:“他们说的时候简直很坦荡。”

王肇辉也回忆,有位行业大佬,曾半调侃地跟他威胁,如果豌豆荚不如何如何,我就把它给灭了!“在国内互联网野蛮竞争的氛围里,豌豆荚这样从创业做起的小公司,明里暗里都非常吃亏。这种大佬不管是做同类产品,还是收购类似的公司,其实都很轻而易举。”

这样的威胁一直是高悬在豌豆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像个难辨真假的玩笑,让人笑不出来,也睡不着觉。深深浅浅的焦虑,始终伴随着几位创始人。

10亿美元

2014年1月13日,豌豆荚对外透露,获得软银领投的1.2亿美元B轮融资,DCM和创新工场跟投。软银总裁孙正义之后宣布,软银已经以15%的持股比例成为豌豆荚的最大股东,并且获得了一项担保协议,允许软银未来将持股比例增至30%。至此,豌豆荚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又一家10亿美元量级的公司。

在见孙正义之前,飞到日本的王俊煜跟冯锋商量,这一次要不要穿得正式点?过去总是随便套件衣服就见投资人的两个人,深思熟虑地换了着装,第二天见面时却忍俊不禁:习惯穿T恤的王俊煜,为了严肃些换成了一件衬衫;平日总是格子衬衫的冯锋,反倒换成了一件T恤。

真正见到行业大佬孙正义,谈判远比预想中顺利。这些年来,王俊煜已经习惯了跟形形色色的投资人见面,这一次没想到他们讲解了15分钟后,孙正义反过来又对他们讲起了软银的体系,和未来战略想法。王俊煜在事后演讲中称:“我们当时收到了很多投资机构的出价,但是最终选择软银是因为他们能支持我们独立发展,整个公司的决策权和控制权还是在我们创始团队手中。”

王俊煜不认为这笔融资代表豌豆荚的成功:“我们现在是一个成长期的公司,是要把我们已有的模式、我们想走的路走出去的阶段。”此前他没有想过B轮会融到上亿美元,但在2013年8月14日,百度宣布以18.5亿美元完成收购91无线之后,那一晚王俊煜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百度买了我们的竞争对手,意味着整个竞争又升级了,我们也需要储备足够的弹药。”

今年,公司重新把wandou.com的域名买了下来,用比10万元更高的价格。这个域名现在会直接跳转到豌豆荚的官网上。现在豌豆荚总安装量已有4.1亿,日新增用户在80万以上。在2014年初,豌豆荚发布了全新的应用内搜索,又向最初“手机获得内容的入口”这个目标靠近了一步。与此同时,豌豆荚开始扩张员工队伍,计划在2014年底将人数扩张一倍,海外市场也正在从东南亚开始起步推广。虽然公司高层一直表现得对这1.2亿美元很淡然,那些储备的弹药,看上去正在发挥作用。

身价上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崔瑾说自己没有感到任何变化:“我自己做公关太多年了,我给太多人做过个人形象,觉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和正确地认识自己非常重要。”崔瑾用豌豆荚的办公室为例,现在的豌豆荚在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的一个科技园里,离其他互联网公司都有一定距离。“我们是拿到800万美元A轮融资后搬到这儿的,当时还有其他的选择。我最后选这儿的原因就是这个地方外观看起来很破。虽然室内已经装修得很现代了,但我希望员工每天上班时都有一个心态,意识到豌豆荚是一个创业公司,而不是觉得我们已经非常舒适、安全。”因为扩张,现在的办公室已经不够用了。“我们马上要搬到更偏远的地方去,在北五环外,还是跟过去一样的原因,人始终要跟自己膨胀的欲望和虚荣心做斗争。”

“我们一直处在战争状态。”冯锋的话更干脆,豌豆荚一直保持着每周六天工作制。“互联网公司真正活下来的不多,豌豆荚活到现在,并且得到投资者的看好,就是因为我们有竞争力。竞争力第一来自优秀的人才,第二就是努力,每周多上一天班,理论上就比别人多20%的产出。”

公司急速扩张之后,几位创始人已经无法叫全员工的名字了,崔瑾的策略就是进了电梯对所有人笑,里面肯定是豌豆荚的人,先笑再说。王俊煜依然开着12万元的福克斯轿车,到了半夜才下班回家,他觉得,未来经营的挑战正在不断加大,熬过了艰难的早期创业期,现在他自认为还是公司里最睡不着的人,公司运营得再好,也担心第二天会不会倒掉。

跟4年前比,无论是豌豆荚,还是社会对创业的态度,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新工场投资合伙人张亮是王俊煜的多年好友,他并不认为豌豆荚已经取得了那种“绝对的成功”:“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滚滚大潮,这里面诞生了估值400亿美元的小米,诞生了30多亿美元估值的美团,20多亿美元的陌陌,这些公司都是四五年间崛起的,这是以前不能想象的。不管怎么说,创业者都是人,大家听到别人的估值变成几十亿美元,你的只有几千万美元,无论创业者还是员工心态都会有变化。大家都会追求更好的股权回报、更好的工资,这让创业这件事不那么纯粹了——你究竟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一件只有你能做成的事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