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在风口种豌豆(2)

2014-08-07 13:32 作者: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0年面世的豌豆荚,从一开始就踩中了移动互联网爆发的风口,从买不起域名,到如今10亿美元的估值,他们亲身经历了创业公司的每一个障碍。提到未来,也因此更小心翼翼。

“豌豆荚”联合创始人崔瑾

在2012年4月份,豌豆荚的“应用搜索”已经发布了一年时间,日分发量达到了近1000万,用户数已经超过了3500万。这时候王俊煜突然提出,要把原来的应用搜索全部推倒重来。

现在看来,这是豌豆荚超越其他竞争对手,率先向移动转型的策略。王俊煜不满足搜索只局限在记忆文本上,他希望豌豆荚不光有应用本身,还能抓取到应用的版本、内存、适配机型、是否是官方版等信息,在此基础上继续做产品的新形式。“这个方向其实非常对,但当时确实太新了,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崔瑾回忆,王俊煜那时候改革的念头非常急迫,而搜索部门的负责人却难以接受这个突然的决定:“之前的搜索负责人技术很扎实,但也是个典型的理工男,非常犟。王俊煜找了几个工程师,自己做了一个改进的原型。原来的负责人当即决定离开项目组,他在邮件中讲得特别清楚——最早那版应用搜索就像我的孩子,现在大家都说我的小孩丑,作为爸爸我不能接受。”

最后,豌豆荚的工程师用了两个多月,完成了王俊煜口中的搜索技术优化,并且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提升结果:整个搜索聚合的效率提升了5倍,应用升级的覆盖率达到了98.8%,应用入库时间少于2分钟。从次年的样本来看,应用升级的数量也领先于竞争对手。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优化后的应用搜索具备了更深的数据挖掘能力,一个软件更新过多少个版本,有多少人安装了“山寨”版,多少人的安装包有通知栏的广告,这些都成为了珍贵的市场数据。

崔瑾找到王俊煜,告诉他自己很支持他的改革,但也希望作为首席执行官的他去理解一下同事的想法。这件事可以看作一个教训:“有时候你必须在公司的需求和人的情绪间找好平衡。”

更多的时候,大家都要担负起大大超过以往经验的工作任务。冯锋就任开始管理技术团队后,40%的工作时间都放在招聘上。很长一段时间内,豌豆荚的品牌吸引力远远小于BAT等大互联网公司,但做的活儿却是比巨头们更超前,对技术要求更高。冯锋的办法,是找业内的高手,跟他们吃饭。

很难想象看起来内向的冯锋是如何一个个搞定这些工程师的。豌豆荚架构从C#改成C++时,冯锋发现网上很多技术文章都来自一个叫范怀宇的工程师,他开始约范怀宇见面,不厌其烦地跟对方谈需求。事实上,那时豌豆荚能提供的资源非常有限,当时公司刚刚从创新工场搬出来,正在试图独立运作,距离A轮投资还遥遥无期。几十号人挤在一个四居室里,看起来既拥挤又不成体系。最为狼狈的是,民宅的电力总功率有限,夏天的时候,一开空调就容易跳闸,瞬间全部电脑断电,大半天的工作就白干了。

北京的夏天如此燠热,一个到处运转着计算机的房间更可以想象其温度,大家只能小心翼翼地轮流开空调,汗流浃背地熬过夏天。这样的环境,跟知名互联网公司宽敞、凉爽的工作空间远不可同日而语。冯锋在这样的环境中,频繁地把范怀宇请到陋室里,一次次跟他谈豌豆荚的蓝图,半年后终于使其变成了豌豆荚的一员。

从薪资上来看,豌豆荚跟这些工程师所在的大公司相比,并没有太大竞争力。冯锋手里握着的最大诱惑,就是豌豆荚员工可以全员持股。这也是一个创业公司最大的天然优势,现在任何加入豌豆荚的人才,都会拿到不低的公司期权。“公司的利润和他是绑定的,他到豌豆荚,尤其是从大公司过来,不是说我换一个工作地方,而是上一艘船跟一群人把这个船划到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去。一旦划过去了,自己会有很高的成就感和现实收益。”

冯锋正在做的,就是不断地为这艘船寻找有力的舵手。工程师李大海北京大学毕业后加入谷歌,后来自己创业做搜索,冯锋和崔瑾为了搜索部门,定期去找他吃饭,整整花了一年时间终于把他说动入伙;在五道口工作的张铎更花了冯锋两年的时间争取,数不清有多少次,冯锋专门跑到张铎公司,等着跟对方一起吃一顿饭,等到张铎入职时,冯锋感叹:你总算来了,不然我在五道口,真找不出新的地方请你吃饭了!

“中国特色”

2013年初,广东东莞工厂区的街头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豌豆荚产品设计师的身影。

东莞充满了大量打工青年,这些年轻的打工仔们收入不高,不可能额外买得起一台电脑,况且工厂的宿舍也绝无安装宽带的可能。他们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天下班后躺在床上玩手机。与此同时,几年之间智能手机早已把旧式功能机挤占出局,安卓机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在中国普及,这背后折射的是智能手机在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急速发展,这些把手机看作唯一娱乐途径的人,也正是豌豆荚未来的用户群。

豌豆荚派了几支队伍到东莞调研,产品设计师们跑到工厂里做访谈,到镇上的手机卖场跟店员们搭讪。一个负责用户运营业务的同事干脆在街头搭了个小摊,帮打工仔们拷电视剧,趁机问他们用什么手机、玩不玩游戏、一个月要用多少流量和话费?

产品设计师张涛把调查的经历贴在了问答社区“知乎”上,这个帖子立刻在互联网业界内走红。虽然直到现在,每年春节后都有大批返乡的从业者做出家乡互联网应用总结,此前也有零星的互联网公司来到东莞调研过,但那种居高临下的审视式旁观,并没有真正得出有效的结论。

张涛和崔瑾等同事们轮流去了几个城镇,最大的发现是,东莞工友们的使用习惯跟一、二线城市用户截然相反,他们从不会到视频网站在线看电视剧,因为当时宿舍里很少有Wi-Fi。他们习惯到路边小店,点菜一样翻大册子选电视剧,拔出内存卡,花5块钱让老板导好,再塞回到手机里去。买手机时,大屏是最主要的需求,“因为看视频会更爽”。

工友们插拔内存卡的做法,在一、二线城市里看,似乎完全不可思议,事实上,这是国内手机用户珍惜上网流量的极端反应。回到千里之外的北京,在地铁通勤时看视频的白领们,其实也会为没有流量随时随地下视频而苦恼。

在东莞调研之后,豌豆荚很快为视频设计了一个“追追看”功能——用户选好电视剧,在有Wi-Fi的环境下豌豆荚会自动缓存,等到用户排队、坐车时掏出手机,最新的一集电视剧已经更新完毕了。“我那篇帖子其实被炒得过热了。”张涛耸耸肩膀,“其实调查不过是报销往返机票的事儿,如果你想做出好的产品,必然要去了解你真正的用户是什么样的。”

为用户做调查这件事儿,最早在豌豆荚可以追溯到2010年。豌豆荚发布的前3个月,软件每日活跃量只有不到100个,瓶颈期一长,团队很容易陷入悲观,起初大家每天使劲研究数据,王俊煜现在回想:“完全被互联网传统的方法论坑了,你这个商店每天只进来100个人,最简单的办法,难道不是抓住客人问一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