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在风口种豌豆

2014-08-07 13:32 作者: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0年面世的豌豆荚,从一开始就踩中了移动互联网爆发的风口,从买不起域名,到如今10亿美元的估值,他们亲身经历了创业公司的每一个障碍。提到未来,也因此更小心翼翼。

2009年10月29日,当冯锋赶到考场时,面试已经到尾声了。冯锋有点急了,他当天才知道创新工场的招聘,这个已经在成都成家立业的工程师,坚信这次招聘是个难得的机会。冯锋立刻蹲在地上做起了笔试试卷,赶在考试结束之前,抓住了一位面试官,要求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一路上面试官都在感叹,这次的面试结果很失望,大家都是抱着跳槽的心态,只是想换一个公司继续打工。”多年后,冯锋面试新员工时,总是把面前的年轻人跟自己做对比:“我很坚定地告诉面试官,我不想继续在大公司里做螺丝钉,想抓住这次机会到创业公司做一番事业。”

最终,冯锋成为当年成都唯一通过面试的人。这名诺基亚西门子成都分公司的前软件工程师,来到北京,写下了豌豆荚的第一行代码。

“豌豆荚”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王俊煜

淘金者

半年后,当王俊煜加入冯锋的团队时,“豌豆荚”这个名字还没有起出来,大家只明确是在Android平台上打造一个手机客户端软件,具有备份恢复重要资料、通讯录资料管理、音乐和视频的管理等功能。

1985年出生的王俊煜,此前是谷歌的一名用户体验设计师,这位2003年的广东省理科高考状元从北大物理系毕业之后,没有跟师兄师姐们一样去美国深造。跟读完博士谋个教职相比,互联网虽然不是条主流道路,但显然更能让他激动。

谷歌让他迅速地成长起来,这个圆脸的男孩订阅了谷歌庞大的讨论群组,看到公司内部大量关于不同产品讨论的想法。他自己最得意的一个产品,是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时,与几名同事在两三个小时内搭起的专题页面。上面实时更新地震信息、匹配灾区地图,又飞速建立了寻人系统,无论是技术敏感还是人文关怀,都让当时的互联网界既敬佩又吃惊。这个试验品后来变成了谷歌的一个固定项目,之后在美国波士顿爆炸、日本大地震等事件中被继续沿用。

就在王俊煜感觉工作已经驾轻就熟时,iPhone和Android系统手机开始上市了。

“2008年时我买了iPhone 3GS,弄丢了之后又换了一部HTC G1。当时感觉安卓比ios系统强大很多。”王俊煜举了一个例子,“微信是2011年发布的,为什么没能更早一点做?因为iPhone在2010年下半年才设置了推送,而安卓机上早就有这个功能了,安卓支持导航也比iPhone要早。”虽然安卓机把玩起来,系统终归是要比ios粗糙一些,“从消费者角度觉得安卓机比iPhone差,但对一个想做事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机会点”。

王俊煜在这时候有了创业的念头:“我能感受到环境在慢慢起变化,智能手机未来将有很大的机会,但谷歌这方面机会抓得不好,已经不合适继续留在里面了。”前同事崔瑾,此前在谷歌跟王俊煜只是点头之交,她来到创新工场时,本来就想找李开复写封留学申请推荐信,结果几句话就被老上司拦下了。

出身谷歌的李开复,了解未来谷歌的全球化战略,知道今后两三年将是Android系统的爆发点,他当时已经决定在移动互联网上布局。他告诉崔瑾和王俊煜们,为什么马化腾、丁磊、李彦宏们成功的时间都差不多?是他们同时赶上了上一拨创业机会。现在正是智能手机新的契机,大多数公司正在建立的无线部,依然以桌面互联网为主,然而未来必然是会在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是啥?”在创新工场的发布会上,还有记者质疑,这是不是李开复为了炒作生造的词。但是在互联网业界,大量大公司的员工正悄悄辞职,已经开始下海试探。

“对于有一定规模的公司来讲,即使预测到这个趋势也很难立刻修改航向。我们从零开始做的话,一开始就没有任何负担。”王俊煜、崔瑾加入了冯锋的队伍,豌豆荚的三名创始人,变成了这次浪潮的第一批淘金者。

挫折

一开始,豌豆荚并不叫这个名字。

团队最早投票定下来的称呼是“豌豆”,这个名字来自于超级玛丽游戏中,一种能升到天上的藤条,水管工玛丽沿着上去,便满眼都是唾手可得的金币,而那根藤条就是一根豌豆苗。

但遗憾的是这个域名早已被人占用,所有者开价8万元,有另一家公司同时也想要这个名字,几番争夺,价格火速涨到了10万元。

崔瑾坚持要买这个域名,她从百度开始,历经奥美、谷歌、创新工场,到现在的团队,一直做的是公关工作。崔瑾坚信这个简单又朗朗上口的名字拥有巨大推广价值,过去在几家国际公司工作的经历,也让她不觉得这10万块钱是个问题。

创新工场的联合创始人汪华闻讯找到了崔瑾,很直接地告诉她,不能买。汪华的理由是,现在早已不是大家在谷歌的工作环境,不能继续保持大公司的消费习惯,而是要简朴行事、精打细算。汪华反问崔瑾:团队只拿100万元的天使投资,花10万元买个域名,合适吗?

一直是女强人形象的崔瑾被这些话说哭了,她最终决定让步。团队放弃了这个名字,把“豌豆”变成了“豌豆荚”,最后只花5美元就买到了新域名。创新工场另一位创始人王肇辉感慨:“其实这不光是一个名字的问题,是创业者从根本上愿不愿意接受这个状态,每一分钱都要掰着花,这跟他们此前在大公司衣食无忧的状态太不一样了。”

王肇辉见过很多创业失败的案例,其中典型的原因是主创团队的管理失策。不管是硅谷资深工程师,还是BAT的明星员工,一个很好的产品工程师出来创业后,未必能胜任一个团队的管理任务。而像王俊煜这样比其他创始人年轻五六岁的首席执行官,能不能协调好公司的运行,一度也是让很多人怀疑的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