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移动互联创富记

2014-08-06 10:17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2期
此轮移动互联创业大潮至少依托于三个背景因素:一是基础设施的完善,比如宽带、Wi-Fi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二是新的算法与数据结构,使得大量依托于大数据技术的新服务成为可能;三是开放的手机平台,催生了丰富的应用APP(智能手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

2013年1月,“一起唱”上线的第三天,尹桑和他的三个创业合伙人跑到北京去见投资人,他们有点小紧张,虽然对产品有信心,但能拿到风险投资才是对创业者最直接的肯定。为此,这四个“90后”小伙早早就起床,穿好西装,打好领带。投资人财大气粗,看完尹桑精心准备的PPT后,扔过来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几个年轻人支持抗日吗?”当时,中日两国针对钓鱼岛问题正闹得不可开交。尹桑蒙了,心里犯嘀咕:“这跟我的项目有什么关系?”

第二个问题更是让尹桑摸不着头脑:“你知道比尔·盖茨的父母是谁吗?”尹桑当然不知道,直到后来百度看到盖茨的父母均是美国商界精英,他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是想说:“你以为比尔·盖茨是穷小子白手起家吗?他是富二代,靠父母才获得了机会。父母会支持你们创业吗?”想到这些,尹桑就有些哭笑不得:“投资人不知道,我们四个合伙人,父母的身价加起来过千亿了啊。”

这是尹桑第一次在国内见投资人,很沮丧,同时又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回到酒店,脱下西装,解下领带,冲了个澡,换上一套牛仔裤T恤衫,又独自一个人出门,去见另外一个约好的投资人——IDG的合伙人李丰。

全新KTV互动娱乐服务“一起唱”创始人尹桑

当时,李丰正在北京双井附近开会,他打电话让尹桑直接去会场见他。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但尹桑知道IDG在中国互联网风投界的鼎鼎大名,经过上午的打击,他反而有些如释重负了。两个人就在会场外的走廊里碰面,李丰烟瘾不小,点上一根烟,问尹桑:“你这个‘一起唱’是想干吗?”尹桑开始讲,没有PPT(幻灯片),没有商业计划书,这根烟抽完的时候,李丰开口了:“你要多少?我投!”或许又觉得这样说有点唐突,李丰又补充:“当然,你不累的话也可以再看看。”尹桑其实没有太惊讶,他开了500万元的要求,告诉李丰:“不看了,专心做企业,还有很多事要做。”

一根烟的工夫,500万元的天使投资到手。李丰的解释是:“一个CEO(首席执行官)能想清楚自己干吗是很不容易的,要是能讲出来就更不容易,而尹桑已经想得很清楚,并且在10分钟之内讲清楚了。”此后,IDG又追投了两轮。之后,李丰在很短的时间内投资了10个“90后”的创业项目,一般在决定之前,他都会征求一下尹桑的看法。虽然李丰本人并不常去KTV唱歌,也不懂为什么“90后”那么喜欢弹幕,但这并不妨碍他出手投资他们。“最主流的消费者一定会创造最多的创业机会,前些年,网民以‘80后’为主,网购、视频、信息是他们的主要需求;现在的移动互联的主流用户变成了‘90后’,市场就会跟着他们的需求走。”

此轮移动互联创业大潮至少依托于三个背景因素:一是基础设施的完善,比如宽带、Wi-Fi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二是新的算法与数据结构,使得大量依托于大数据技术的新服务成为可能;三是开放的手机平台,催生了丰富的应用APP(智能手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滴滴打车”的程维说现在是创业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是因为技术迭代飞快,不再完全由巨头垄断,年轻人进入的门槛低;但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的基本需求已经在上一轮互联网创业中瓜分殆尽了,剩下的比如金融、交通等等,都是未完全放开的“深水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这是尹桑在采访中多次提及的一句话。以他为代表的“90后”一代,更年轻、更个性、更简单,关键是,也更富创造力。见证了几代企业家的查立对他们有更形象的观察:“‘60后’喜欢谈政治,当救世主,善于放下身段出奇兵;‘70后’到‘85前’一代,多是理工科出身,开始懂外语,喜欢做‘山寨’产品;‘85后’和‘90后’,从小就是在互联网环境中长大的,视野更全球化,生活更自我,金钱不再是主要的追求目标,他们更想要的是独立个性和生活的意义。”

从去年开始,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投资人带着钱与合同条款奔波在全国各地看项目、见团队。一笔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往往会在10分钟内敲定。绕了一个圈,查立终于又做回了他自己钟爱的创业导师角色,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的支持下,创办了一个名叫起点创业营的孵化器。在这里,一个初创公司在还没有拿到天使投资之前,可以暂时以每月350元的低价租用一个工位。

一夜暴富传说开始轮番上演,越来越年轻的创始人去美国敲钟、上市。用尹桑的话说,对“90后”来说,创业不是一种梦想,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他从来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去为别人打工领工资。虽然他现在的身家已经过亿,但这一串数字对他来说并没有实际意义,“即便做到100亿,也没有多少成就感,我只会为自己的产品感到骄傲”。同样是“90后”的脸萌创始人郭列对此非常理解,账面上看,他也是个亿万富翁,但仍然每天去路边吃十几块钱的盒饭,出门打车的时候都会犹豫一下。财富对他们来说,已经超越了金钱。

整个世界都处在新技术变革的前夜,对于未来,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憧憬与混沌。

1999年的一个夏日,混迹在硅谷投资界的查立跟Excite.com的创始人马克(Mark)在帕罗奥图(Palo Alto)的一家餐厅吃午饭,当时,Excite是紧随Yahoo其后的全美第二大搜索引擎,马克在硅谷风光无限。两人快吃完的时候,抬头看窗外,发现对面沿街小店的二楼房顶上突然爬上来两个小伙子,他们将一块白色旧床单做成的横幅挂在了二楼的沿街墙上,上面有六个五颜六色的字母“Google”,下面有一排黑色的小字“The Next Generation Of Search Engine”(下一代搜索引擎),上面写的是“Grand Opening”(隆重开业)。马克颇为不屑地嘟囔了一句:“这帮小毛孩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吃完饭,马克开着跑车扬长而去,查立晚上还要在这里见个人,为了消磨时间,就晃到那座小楼楼顶上去看看,究竟什么是“下一代搜索引擎”。二楼露天平台上,三四个小伙子正在拿着喷水管打闹,为晚上的开业派对做准备。一个小伙子走上前热情地跟查立介绍谷歌搜索引擎的技术原理,另一个小伙子则随手撕了一张纸写下自己的邮箱和电话塞给了查立。看他们更像是一群小打小闹的大学生,查立下楼离开的时候,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

两年后,已经回国的查立,偶然看到新闻说,谷歌拿到了一笔2500万美元的投资;没过两年,谷歌上市成了纳斯达克历史上最轰动的一次IPO(首次公开募股)。查立捶胸顿足,他仔细看照片,发现当年那个给他写纸条的小伙子正是谷歌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

这个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真正的戏剧性还在后面。2012年初夏,谷歌组织一帮高管和工程师到上海交流,当时就有谷歌的公共形象人物玛丽莎·梅耶尔,她还没有从谷歌离职去做Yahoo的CEO。查立受邀与他们共进午餐。吃饭的时候,查立兴奋地跟坐在旁边的玛丽莎讲起自己当年与谷歌失之交臂的故事。听完之后,玛丽莎捂住了嘴巴,她告诉查立:“那天爬上二楼挂床单的并不只是两个小伙子,其中有一个是女孩,就是我啊!”当时,玛丽莎刚刚加入谷歌不久,是谷歌第一位女工程师。

这个故事告诉查立的,也是查立想告诉那些奔波在路上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话:Never Say Never(永不言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