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无锡风光:在园林里看太湖山水(3)

2014-08-01 09:55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1期
太湖到无锡境内形成了一个大水湾。湖东岸,由鼋头渚领衔,有12个山渚伸突在湖上,统称“湖东十二渚”,湖西岸是沿湖的18个山湾,叫作“湖西十八湾”。这两翼的层峦叠嶂撑起了无锡的太湖骨架,让烟波浩渺有了景深,形成翠涛出没、拔地插青的美景。在山脚下、水岸边散落着的园林,用亭台竹木装点了山水。在这些园林里看太湖,移园换景,不是一览无余的苍白,而是有了婉转的层次,又有造园的轶事、名人雅士流连其中的文墨痕迹,仿佛打通了时空隧道,有一种美景长在、时光驻留的意境。

万顷堂与锦园:被遗忘的太湖枢纽

梅园到太湖湖滨有三里路了,现在只是几分钟的车程,快得还来不及记住两边的景色。民国的文人雅士如果从太湖饭店出发去湖滨,要雇人力车或者步行,悠闲地欣赏两岸阡陌相连的桑田、夹道矗立的松树、起伏的山径,而湖滨眺望的第一个地标是万顷堂。这是梅园建造三年后,无锡杨家在太湖边修的建筑。杨家的主人叫杨翰西,他的父亲是李鸿章的幕僚,他本人也在清末短暂当过官员,还去日本考察过陆军军制。民国初期开始经商办实业。杨翰西的电话公司是无锡有电话的开始,开办的榨油厂是无锡机器榨油的开始,他还担任了中国银行无锡分行的第一任行长。杨翰西在自述里曾经写道,他喜欢太湖的风景,经常要到管社山去走一走,所以才有了建万顷堂的举动。

民国刚刚建立,气象就已经不同。无锡传统的游览胜地不是湖而是山。无锡的文史专家徐志钧告诉我,如果是玩太湖,古代无锡人正宗的地点是华藏寺。它在梅园西面的青山上,面对整个太湖,风景很好,古代无锡人留下过许多在这里咏诵湖光山色的诗句。如果是建别墅园林,选择的是惠山。惠山的景色自古出名。陆羽写惠山“下瞰太湖,彼大雷、小雷、洞庭诸山,以掌睨可矣”。苏轼写“石路萦回九龙背,水光翻动五湖天”。站在惠山顶上眺望,太湖水天一色,群山逶迤葱茏。惠山上的园林从唐代一直建到明、清两朝,除了现在存留于世的寄畅园,已经消失的黄园、愚公谷也曾经是当时全国知名的园林。沙无垢告诉我,清朝初年甚至有了专门用来游览的画舫,不是为了游太湖,而是惠山,所以叫游山船。

锦园的主题是避暑赏荷,时光荏苒中荷塘和赏亭依旧存在

锦园的主题是避暑赏荷,时光荏苒中荷塘和赏亭依旧存在

从山走向湖,从欣赏假山假水到面对真山真水,沙无垢说,这是民族资本家同封建士大夫的胸怀和眼光不一样了。交通的发展也为审美改变提供了可能性。“无锡是水乡,原来出门都是坐船的,从城里到惠山五里路,可要是去太湖,木船从运河划到梁溪,到蠡湖再到太湖要划一个晚上,所以去得很少。但是无锡从19世纪末有了轮船,到太湖的时间就大大缩短了。”沙无垢说。陆上交通也方便起来,荣德生建梅园后,为了方便游客,修了一条从市区到梅园的马路,修了一条从火车站到惠山的马路,并在中间与到梅园的马路接通。还买了三辆大客车和两辆小客车,开通了到梅园的公共汽车线路。这也就是民国游记里常见的路线,先坐车到梅园,再从梅园到太湖湖滨的万顷堂或者锦园。

万顷堂建好后,杨家又在附近造了码头,有小船摆渡到他家的另外一处产业鼋头渚,无锡段太湖水景最富于变化的区域就这样联通起来。太湖在无锡段是一个口袋形的大水湾,绵延的山像屏障挡住了水的去路,构成了第一个水景层次,而万顷堂所在的管社山、锦园所在的小箕山同隔水相望的中犊山、鼋头渚所在的南犊山形成了一个小水湾,它同背后的大水湾套和在一起,形成了另一个水景层次。

现在的无锡,知道万顷堂的人已经不多了,解放后它的水域建成了水厂,不再对外开放,码头也就荒废掉了。后来湖水污染,水厂关闭,它也没有被旅游开发,最近才刚刚被移交给鼋头渚景区,将来也许会恢复从前的水上游太湖的路线吧。临湖的中式建筑和凉亭都被修得崭新,没什么可观性,有一群老年人带着收音机和食物在亭子里野餐,周围非常安静。我沿着湖边找到了一块陈旧的、伸向湖水里的石平台,大概就是废弃了几十年的码头的原址。北师大的教授钟敬文在1930年曾经站过这个位置,他当时看到,“湖波渺茫,诸山突立,水上明帆片片,往来出没其间”。可现在这里的视野并不算开阔,不如沿着水厂废弃的木栈道走到太湖里面去,湖对岸的中犊山仿佛近得可以跳过去一样,面湖而立,左手边是距离城市更近的内太湖,蠡湖,岸边已经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摩天轮,右手边是没有人工痕迹的湖水山色,鼋头渚的侧面也很清晰地在视线里。

从万顷堂步行大约一公里是荣家在上世纪20年代建造的锦园。沙无垢告诉我,这个园林的主题是观荷避暑,所以在沿湖的河滩地上建了四个水池,池中遍植荷花,池旁还专门建了观荷的建筑荷花轩。锦园的山坡上种植了许多桂花树,每年中秋前后桂花绽放,空气中清香馥郁。锦园所在的位置是小箕山伸到太湖里的半岛,所以也是临湖眺望的好地段,园里建有专门眺望湖景的望湖亭。50年代,锦园改造成国宾馆,毛泽东主席到无锡视察就下榻在这里。

现在的锦园也成了被遗忘的地方,国宾馆已经不存在了,它也没有归属到任何景区系统,有人说这块地通过置换又归回了荣家的产业。从万顷堂到锦园的路上,空空旷旷的,连车都很少见,倒是一处散步的好地方,沿路绿树成荫、河塘不断,又幽静又空气芬芳。锦园的门口并没有门牌,但是从门口望到里面的气魄,大约就判断得出来。那是一块特别开阔的地方,满眼绿色的草坪,宽阔的道路,路边高树耸立。荷塘还在,满堂的碧叶生命力旺盛,荷花或者绽开或者含苞安静地点缀其中,荷塘边的荷花轩很陈旧破败,房子里面满是灰尘和杂物。

继续往太湖方向走,白色的水面越来越大,一直到湖边凸出的半圆堤坝上,眼前和心里都顿时一亮,太湖水宽阔的水面平静地流淌,对岸的山崖树木增加了它的雄壮,天有薄雾,湖中的小岛若隐若现,同万顷堂虽然只相隔一公里,可是景色却更加壮观。堤的旁边是市政船队捞蓝藻的工作站,发动机嘟嘟地响着才打破了寂静。工作人员说,现在还不算是这里最美的时候,如果是冬天来,水是清澈的,空气好的晴天里可以一直看到军嶂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