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无锡风光:在园林里看太湖山水(2)

2014-08-01 09:55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1期
太湖到无锡境内形成了一个大水湾。湖东岸,由鼋头渚领衔,有12个山渚伸突在湖上,统称“湖东十二渚”,湖西岸是沿湖的18个山湾,叫作“湖西十八湾”。这两翼的层峦叠嶂撑起了无锡的太湖骨架,让烟波浩渺有了景深,形成翠涛出没、拔地插青的美景。在山脚下、水岸边散落着的园林,用亭台竹木装点了山水。在这些园林里看太湖,移园换景,不是一览无余的苍白,而是有了婉转的层次,又有造园的轶事、名人雅士流连其中的文墨痕迹,仿佛打通了时空隧道,有一种美景长在、时光驻留的意境。

梅园:寻找眺望太湖的角度

寄畅园建成接近400年后,在惠山的支脉,龙山南麓的荣巷崛起了一个荣氏家族,同寄畅园主秦家因科举做官而兴旺不同,荣家是民国初年工商业的新富。1912年,荣德生在荣巷附近的小桃园种梅1000多棵,累年经营成为江南著名的赏梅胜地。可是夏天去梅园,并非观园的时令。昕一平告诉我,因为梅花是先开花后长叶子,在它盛开的时节,从远处看梅林,就像一片一片的粉白云朵飘在空中一样,简直是奇观。夏天的梅园就没了个性,只是无锡城里一座花木繁茂的公园而已。

我去梅园是受了民国时期游记的指引。1928年深秋,郁达夫曾经坐着公共汽车驶向梅园,开始一段伤感的旅程。他写道:“在这梅园的高处,如招鹤坪前,太湖饭店的二楼之上,或再高处那荣氏别墅楼头,南窗开了,眼下便见到太湖的一角,波光容与,时时与独山、管社山的山色相掩映。”寄畅园依靠借景和引水造出湖光山色,而刚刚进入民国,荣德生就向太湖迈了一步,站在梅园高点就可以看到波光水色。郁达夫认为,梅园之胜,不在园林营造的匠心独运,而是它的位置,在它与太湖的接而又离、离而又接的妙处。既然如此,在没有梅花的季节,要体验梅园之妙,就得去寻找眺望太湖的角度。

梅园里的奇石“米襄阳拜石”立在天心台前,是梅园的重要一景

梅园里的奇石“米襄阳拜石”立在天心台前,是梅园的重要一景

现在的梅园公园已经比荣家时期扩建了数倍,从大门进来一直向左走,远离游览路线,能看见一条斜坡石子路,坡的尽头是一个窄门,这是老梅园的大门。石子路上布满了青苔,非常滑,小心走到门口回头看,老梅园的轮廓就清晰起来,它是依着一条南低北高的小山脊而造。沿着石子路往上走,路的正中位置是题有“梅园”的石碑,围绕着石碑有紫藤缠绕的凉棚,这是建园时栽种的,经过100年已经长成了碗口粗的老藤,同路两侧的参天大树搭配在一起,生出幽邃的意境。

沿着石子路爬坡到尽头,老路与新路的交汇处附近,是一块开阔宽敞的草坪,草坪上稀疏栽种着梅树。梅花盛开的时候,这是赏梅的去处,可日常岁月里,草坪上恒久的主角是四块古怪的太湖石,其中三块并排立在边缘,另一块在草坪的中间与它们遥对,这组奇石名叫“米襄阳拜石”。沙无垢告诉我,米芾曾经拥有一块奇石,大小81孔,梅园的这一块,荣德生验证过也有81孔,在下面点上一支香,缕缕轻烟就从孔中冒出来。他是从一个败落的清朝大学士家的园子里买的,也许就是米芾当年的那一块。

沿着山脊再往上走,是荣家的一组楼堂建筑。我因为心里想着寻找眺望太湖的角度,对它们并不在意。沙无垢告诉我,如果放在游览节奏的角度,这组建筑是一个醒目的停歇,客人们一路看梅花、看奇石上来,到室内跟主人吃吃茶,客气客气,之后的游览就将进入高潮。高处看的不是梅花,而是远眺湖光山色,这也是郁达夫所说的梅园之妙。

建筑群的后面,地形陡然变高,随着山势建造的台阶拾阶而上,是一座八角亭,亭后巨石上刻着“招鹤”二字,就是郁达夫游记里提到的“招鹤坪”。沙无垢说,这个名字是活用了两个宋代的典故。苏东坡曾经写过《放鹤亭记》,荣家建招鹤亭取的是“鹤归来兮”、“躬耕而食”的意境。南宋杭州也有一座放鹤亭,主人是写梅花诗的林逋,荣家的招鹤就接上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意境,用你放我招打破了时空的界限,扩大了梅园的遐想空间。站在招鹤亭里极目远眺,只看得见青山环绕,有风吹过,茂密的绿叶枝条像波涛一样翻滚,可是看不到一点太湖的明波晃荡,不知是否经过80多年的时光,树木生长,挡住了当年郁达夫看到的太湖一角,抑或是盛夏与深秋的景致差别。

从招鹤亭往北不远处,到达了东山山脊的最高处,一块横卧的石头上刻着“小罗浮”三个字。沙无垢告诉我,这是引人联想起广东增城罗浮山的万千梅树。这里如今已经成了梅园游客罕至的僻静地,有流浪汉在亭子里铺地熟睡。如果不是因为游记资料,那在草丛里斑驳的“招鹤”、“小罗浮”巨石不会有人去留意欣赏了,百年前梅园里远眺山水的最高处,已经成了被人遗忘之处。

两处高点都看不见太湖,我想换一个角度,兴许可以绕开密林。郁达夫的游记里还提到一处太湖饭店的二楼。梅园在建成后不是封闭的私家园林,而是一处不收门票的公共空间,并把其中一块地租给他人经营食宿,让陌生人也能在荣家的园林里看晨昏的风景。太湖饭店有20多间客房,完全仿照上海新惠中旅社特等房装修,是当时无锡设施最好的旅馆,汪精卫、郭沫若等许多政要和名流都曾经居住过。可现在连梅园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这太湖饭店的踪影。我只能按照游记的描述,和山势的走向去摸索。在距离荣家招待贵客的宗敬别墅不远处,有灰白色的建筑从树枝缝隙里透露出来,楼房上有半圆的凸起,装饰着七彩玻璃拼凑的图形,看样子是有些年头的老房子。走近了看,是一座二层楼,楼顶是中式的斜顶,楼外有长长的走廊,走廊的栏杆又做成西式。这是梅园公园的管理处,问了年纪大的工作人员,正是太湖饭店的旧址。

依旧不见太湖和远山,在楼里办公的人告诉我,多年前见得到的,可后来因为填湖和树越长越大,视线就挡住了。事已至此,我却并不沮丧,经过80多年的时光,当年的太湖饭店是眺望风景的高点,而现在它自己也成了一处风景,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纵深斜看出去,黛瓦白墙在绿荫的衬托下显得沉静美好,而远处则是绿波翻滚的树浪,深吸一口就是满腔植物和泥土混合的香气,耳边还有时断时续的鸟鸣,是这公园里一处不俗的去处。

梅园里毫无悬念能看到太湖的地方是念劬塔,它在郁达夫游览两年后才建造,是园子的最高点,几十年来一直是梅园登高远眺的核心位置,站在塔顶往南看是湖面的一脚,往西看是太湖边的管社山,往北看是惠山,湖色清白,远山隐约,这已经不是寄畅园里通过巧思妙想,设计出来的水面假山给人的视野和气度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