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无锡风光:在园林里看太湖山水

2014-08-01 09:55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1期
太湖到无锡境内形成了一个大水湾。湖东岸,由鼋头渚领衔,有12个山渚伸突在湖上,统称“湖东十二渚”,湖西岸是沿湖的18个山湾,叫作“湖西十八湾”。这两翼的层峦叠嶂撑起了无锡的太湖骨架,让烟波浩渺有了景深,形成翠涛出没、拔地插青的美景。在山脚下、水岸边散落着的园林,用亭台竹木装点了山水。在这些园林里看太湖,移园换景,不是一览无余的苍白,而是有了婉转的层次,又有造园的轶事、名人雅士流连其中的文墨痕迹,仿佛打通了时空隧道,有一种美景长在、时光驻留的意境。

寄畅园:真山水里做文章

选择寄畅园作为起点,是因为在世俗层面上,这是无锡美景里最为风光的名头。从康熙二十三年(1684)到乾隆四十九年(1784)整整100年间,康熙、乾隆皇帝各有六次南巡,七次驻跸寄畅园。乾隆在《惠山园八景诗序》中写道:“江南诸别墅,惟惠山秦园最古,我皇祖赐题‘寄畅’。辛未春南巡,携图以归,肖其意于万寿山之东麓,名曰惠山园。”他不但流连寄畅园,还按照寄畅园的造景理念在北京仿造了一座。

寄畅园的外观并不显赫,低矮窄小的大门同惠山古镇上其他粉墙黛瓦的古建筑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被带领,甚至容易错过。园林专家沙无垢却告诉我,这门造得很讲究,它是一间穿堂的窄长房厅,专业讲法是轿厅。江南的官僚富豪家里,轿夫不进门,而是把轿子停在轿厅里,主人、客人全在这个门厅里上轿和出轿。不用敞阔的门楣,轿厅的设计就足以显示出寄畅园应有的规制。

太湖三山远眺

太湖三山远眺

一迈进园子,立刻阴郁下来,古树遮光蔽日,墙上和地上有斑驳的印痕,长着青苔。这是时光日积月累的痕迹,也是新园林无法仿造出来的古韵。迎面的大堂挂着“凤谷行窝”的堂匾,这是寄畅园最初的名字。在接近500年的时间里,它经历了分拆与合并、荒颓与重修,格局没有大的变化,可建筑已经更迭过几次了。我所站的大厅是雍正年间被分割出去修建的贞洁祠,所以欣赏寄畅园,重点不在这些古建筑,而是通过堆山理水的设计造出的景致和意境。

大厅旁边一个小庭院是寄畅园旧有的设计,庭院的正中是一方碧绿的小石潭,周围堆着嵯峨的假山,有矮树植在岸边,又倒映在水池里。对照明朝人写的《寄畅园纪略》,此处是“石径欹斜,小池清映,落落虬松”。庭院的回廊里游人穿梭,人声鼎沸,可是面对着数百年不变的园景,生出一种穿越时空、摒弃一切杂音的幽静感来。

在古小的庭院里没有多作停留,它只是一个清新的小品,寄畅园最为称道的景致是从一座叫案墩的假山开始的,案墩假山的历史比寄畅园还要早。在明朝,隔壁的惠山寺曾经遭遇大火,主持修建的官员认为是风水中缺“青龙”的缘故,就在寺院的青龙位上,用石块堆砌了一个案墩。这一块地后来连同案墩卖给了第一代园主秦金,就是寄畅园的基址。

在第二代园主手上,案墩改叠成假山。叠石为山是元代以来造园的文人趣味,用造型奇特的石块堆叠出一幅山水画卷来,需要有艺术家的修养。秦家人当时对这座假山一定很得意,专门作诗表达鉴赏假山的审美情趣:“为爱真山筑假山,烟峦云蹬可跻攀。而今真假都忘却,聊与衰迟寄散闲。”诗中“而今真假都忘却”虽然听起来夸张,却说出了寄畅园的造园理念“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江南大学园林设计副教授昕一平告诉我,建园子,选址对了就成功一半。平地造园是非常吃力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要堆出来。苏州园林的好在于,它的假山假水非常精巧雅致,而寄畅园跟苏州园林最大的区别是,它选址在惠山脚下,沿着地势而造,让自己的假山看起来像惠山的余脉。这是造园理论里的“借景”,通过假山借景真正的惠山,把秀美的山色引入园子。

有了真山的元素,就缺不了真水,寄畅园的水大有来头,是被陆羽列为“天下第二泉”的惠山泉水的支脉。沙无垢告诉我,明朝时,寄畅园第三任主人秦燿用暗渠把泉水引到园中,利用高低落差,把流泉化作三叠,然后形成涧流随势而下,又在注入水池锦汇漪时形成飞泉水景。他还写诗来描述当时的情形:“淙淙乳泉落,涧道石林幽。寻声穷其源,杖履多已休。”

无锡梅园春色

无锡梅园春色

我从假山的开合处走进去,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两边是高耸的石壁,一开始不得要领,不知水会从何处来,只听见淙淙的水声带着回响。低头一看是石壁下半部有一个伸出来的凹槽,水从凹槽流出落到石壁根部的水涧里,再随着通道的地形快速流走。头上有绿荫,两边又怪石嶙峋,再加上清脆的水声,真有一种正在穿越幽深山谷的错觉。这条山涧是传世名作,出自擅长叠石造景的江南著名造园师张涟之手。清朝初年,秦家聘请张涟改建寄畅园,他随着涧流重新叠石,还把明朝时注入锦汇漪的飞泉改为暗流,让水形收敛,收敛后声音却清脆动听。乾隆皇帝曾经手书“玉戛金枞”赐予秦家,说的就是这流泉撞击假山形成的击玉撞钟的声音。

走在前面的沙无垢在一块看似自然凸起的山石前停住了脚步,指给我看:这个堆叠让通道骤然变得更窄、更幽,以为到了尽头,可穿过最窄处,通道突然一折,还没等反应过来,眼前就豁然开朗,一片宽阔的水面就在脚下。沙无垢又让我抬头看,有一山映入眼帘,山上有古塔,是锡山的龙光塔。他告诉我,行家讲藏景,景藏得越深,境界越大。穿过曲折幽长的山涧,看到水面已经很欣喜,又借到了锡山龙光塔的景色。藏景和借景结合在一起,这是寄畅园的又一个妙处。

脚下的大水池叫锦汇漪,是寄畅园的中心。它的西岸是案墩假山,东、南、北方向,亭台廊榭临水而建。站在水面的平桥上,感觉异常宽阔。沙无垢说,这是精心设计的结果。修平桥而不是拱桥亲近了人和水的关系,让水显得很满。水的边缘、回廊之下,做成了山洞的样子,水流进假山洞里,看不见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让水没有尽头,就显得水很大。康熙皇帝赐给秦家的题句“山色溪光”、“松风水月”说的就是锦汇漪的景色。

锦汇漪像一面大镜子,把假山、亭廊、古树、鲜花全部倒映其中,是游览寄畅园的高潮。明朝的《寄畅园记》里写到此处的乐趣是“载酒捕鱼,往来烟柳桃雨间”。秦家人爱听昆曲,园子里有家班,兴致好的时候也会在锦汇漪的桥上唱戏。如今我们游园,景色还在,雅致却逊色不少,只有如画的风景供我们欣赏。

锦汇漪边上有三面环水的水榭“知鱼槛”,它取的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的典故。站在里面低头观鱼,抬头隔水眺望,假山成了中介,把惠山山景借进园里,明明人在园中却有坐在山中的感觉,视野一下子就开阔了。案墩假山蔓延进锦汇漪的狭窄石路是鹤步滩,它是一处散步的好地方,锦汇漪的醒目热闹就在眼前,站在石滩上却一径通幽。乾隆四十九年,跟随乾隆南巡的嘉庆皇帝被它的景色打动,写下“名园正对九龙岗,鹤步滩头引径长”的诗句。

走到锦汇漪,寄畅园的景色就看了大半,仔细想来,园子的面积并不大,可总感觉是跋山涉水、穿越时空而来,看见宽敞的水面,才长长地出一口气,这大概就是造园者匠心独运的结果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