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回忆录俱乐部

2014-07-28 11:03 作者:小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0期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英语教授斯坦福·罗森鲍姆在《布鲁姆斯伯里文人圈回忆录俱乐部》一书中记述了这个俱乐部的诞生、它的人员构成、活动方式,以及对他们的文学创作的影响。

1920年初,为了让她患拖延症的丈夫动手写一本回忆录,作家莫莉·麦卡特尼给布鲁姆斯伯里文人圈的12个核心成员写信,邀请他们参加秘密的回忆录俱乐部的首次聚会。6年前,莫莉曾经干过类似的事情,她发起了一个小说俱乐部。但这两次努力都没有奏效,她丈夫德斯蒙德还是什么都没写。

莫莉成立这一俱乐部的另一个目的是,把那些被第一次世界大战驱散了的老朋友聚到一起:伍尔夫夫妇在伦敦市郊的里士满,贝尔夫妇在苏塞克斯郡,那些单身男子在抬担架或者种田。

罗森鲍姆的调查结果是:回忆录俱乐部有25名成员,在它45年的历史上,该俱乐部一共举行了大约60次聚会,在聚会上其成员朗读了125篇回忆录,其中80篇被保存下来,其中1/4尚未出版。

弗吉尼亚·伍尔夫

弗吉尼亚·伍尔夫

俱乐部的创始成员有:小说家莫莉·麦卡特尼、弗吉尼亚·伍尔夫、福斯特,传记作家利顿·斯特莱切,画家邓肯·格兰特、瓦妮莎·贝尔、罗杰·弗赖,经济学家凯恩斯,评论家克莱夫·贝尔、伦纳德·伍尔夫、德斯蒙德·麦卡特尼。

成立后的第一年里,俱乐部举行了6次聚会,之后的两年中聚了两三次。1922年,莫莉提议一个季度聚一次,但活动中断了5年。在上世纪30年代,聚了十来次,在五六十年代,每年聚会一两次。从1952年起,有四位创始成员接连去世,1964年克莱尔·贝尔去世后,创始成员中只剩下了三位:伦纳德·伍尔夫、福斯特和格兰特,至此俱乐部走到了终点。

罗森鲍姆说:“现在的回忆录往往是自我辩护、证词、救赎、怀旧、心理治疗,或者对遭遇的平铺直叙。回忆录俱乐部的回忆里没有忏悔或道歉,它们不是对过去的见证,或者通过回忆来求得内心安宁。它们也不是怀旧作品,而是分享好友之间的趣事。在聚会上朗读的回忆可以是对任何事情的回忆,从童年记忆、战前记忆到最近的经历。”

俱乐部的存在对外保密,起初也没有明文规定,只有一个共识:回忆必须是彻底坦诚的,听众作为好友或家属,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表示震惊或者委屈。朗读者也不要期待得到掌声、赞同和支持。直到“二战”后,人们才知道了这个俱乐部的存在。在活动上,莫莉记述了她在一群男孩中长大的经历(她父亲是伊顿的副校长),克莱尔·贝尔写了他的第一位情人,伍尔夫说她同母异父的哥哥乔治·达克沃斯“虽然有着神的卷发、农牧之神的耳朵,但他确定无疑地长着一对猪的眼睛”。

促使他们成立回忆录俱乐部的还有普鲁斯特的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罗杰·弗赖从1914年起一直在读普鲁斯特的书,他还催促他的朋友们都去读。这些人虽然刚到中年,但也可以回忆了。罗森鲍姆说:“福斯特觉得,普鲁斯特帮助他完成了《印度之行》,弗吉尼亚·伍尔夫在20年代的变化可以说是从乔伊斯式的《达洛威夫人》变成普鲁斯特式的《到灯塔去》。没有回忆录俱乐部,伍尔夫可能永远都不能摆脱《夜与日》(1919)的当代性,去写《雅各的房间》(1922),以爱德华时期为背景,描写即将到来的战争。”斯特莱切说,福斯特要不是先在《莫瑞斯》中回忆过他的爱情,他的下一部小说《印度之行》肯定会含混、多愁善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