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医学研究新动向

2014-07-24 09:55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0期
一年一度的林道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是科学界的豪门盛宴,今年大会的主题是生物医学,37位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奖的著名科学家为我们勾画了一幅关于未来的美好蓝图。

科学界的豪门盛宴

小镇林道的主体部分是一座小岛,这个岛位于德国、奥地利和瑞士三国交界处的康斯坦茨湖上,是德国有名的度假胜地。1950年,两位林道医生为了让刚从“二战”废墟上走出来的德国迅速恢复生机,说服了当时正住在林道附近的瑞典伯爵伦纳特·伯纳多特(Lennart Bernadotte)出资,邀请诺贝尔奖获得者来林道和德国的青年科学家们交流,试图用这个办法提高德国的科研实力。如今这项活动已经变成了德国的一张名片,参加交流的青年科学家范围也扩展到了全世界。比如今年就有来自80个国家的600多名青年科学家被主办方邀请来参加会议,其中包括30名来自中国的年轻人。

为了集中话题,林道大会的主题在物理、化学和医学之间轮转。今年轮到了医学和生理学,主办方邀请到了37位在医学领域有突出贡献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本届大会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科学界的豪门盛宴。

德国病毒学家哈罗德·豪森获得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德国病毒学家哈罗德·豪森获得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本届大会还有一个副主题,叫作“造福人类的科学”。主办方想借此机会突出科学的实用功能。

来自澳大利亚的巴里·马歇尔(Barry Marshall)医生因为发现了胃溃疡的发病机理而获得了2005年度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他为听众们详细描述了当年他在澳大利亚皇家帕斯医院工作期间是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从而发现幽门螺杆菌才是胃溃疡的罪魁祸首,而不是以前人们认为的胃酸过多或者精神焦虑。“当年我找不到合适的实验动物模型,所以只能用自己的胃做实验。”马歇尔说,“但是我直到现在都不后悔,正因为我的这次冒险,医学教科书中关于胃溃疡的页码从几百页缩短到了如今的两页。”

这段话在大会现场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项发现意味着全世界成千上万的胃溃疡患者终于得救了。

再比如,德国病毒学家哈罗德·豪森(Harald Hausen)博士又因为发现了人乳头瘤病毒(HPV)和宫颈癌之间的密切关系而获得了2008年的诺贝尔奖,他和马歇尔医生一起,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关于致病微生物的认识。此前微生物(包括细菌和病毒)一直被认为只能导致传染病,而一些常见的慢性病,无论是胃溃疡、心脏病还是癌症,均被认为只和遗传、环境或者生活习惯有关。豪森博士的发现第一次证明病毒可以特异性地诱发某种癌症,两者存在着极强的因果关系,这是个划时代的进步。已知几乎所有的宫颈癌都是由HPV引起的,而发生在男性身上的咽喉癌、阴茎癌和肛门癌也和HPV有大关系。

另一个和中国人关系密切的案例就是肝癌,已知有相当一部分肝癌都是乙肝病毒感染导致的。总的来说,目前已经发现有20%以上的癌症都和微生物感染有着某种程度关联。

这个发现是患者的福音,因为现代医学对付微生物感染的办法有很多,抗生素或者疫苗都被证明能很好地应对大部分病菌和病毒感染。于是,胃溃疡的治疗用上了抗生素,效果已被证明非常好。科学家们也已开发出了对付HPV的疫苗,自2006年以来已经陆续被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批准上市。

但是,HPV疫苗却迟迟未能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中国政府不批HPV疫苗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原因在于中国药物评审中心采用了和国际上不同的评判标准,认为目前已有的临床试验数据不能证明HPV疫苗确实能防止宫颈癌的发生。豪森博士不同意这个说法,他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强烈建议中国政府修改政策,引进HPV疫苗。

“理论上说,从感染HPV到患上子宫颈癌一般需要15~30年时间,现有的临床试验时间不够,确实不足以证明HPV能防癌。但是HPV疫苗已经上市8年了,不少国家的数据都表明这种疫苗可以有效防止子宫颈病变,而这就是宫颈癌变的前期症状。事实上,成年妇女之所以要定期做子宫颈抹片,查的就是这个子宫颈病变。”豪森博士对本刊记者说,“事实上乙肝病人从感染病毒到发展成肝癌也需要很长时间,与HPV的情况非常类似。乙肝疫苗已经在台湾地区使用了20多年,他们的调查数据证明乙肝疫苗不但减少了乙型肝炎的发病率,而且也降低了肝癌的发病率。”
当然了,乙型肝炎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疾病,不管怎么说乙肝疫苗都是有用的。HPV则有些不同,这种病毒的感染率非常高,但超过90%的被感染者都能依靠自身的免疫力有效地抑制它,于是疫苗接种就存在着性价比问题。目前HPV疫苗的价格太贵,豪森博士也认为价格问题严重影响了发展中国家的接种率,呼吁制药厂合理降价。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墨西哥)则选择和制药公司合作,由政府拨出一部分钱补贴公司,从而降低售价,鼓励国民接种。

“我认为不但女孩应该接种HPV疫苗,男孩也应该这么做。”豪森博士补充道,“一来很多男性的癌症被证明和HPV同样有关联,二来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男性的性伴侣数量都比女性多,所以男性是该病毒最主要的传染者,接种HPV疫苗可以有效减少病毒的传染率,从而间接地保护了女性的身体健康。”

豪森博士特意强调,他没有从疫苗制造商那里拿过一分钱,全凭良心在做事。HPV研究告一段落后,他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直肠癌上,试图搞清这种西方国家很常见的癌症到底是如何得来的。

目前最流行的说法是,直肠癌与红肉(主要是牛肉)的消费量有关,全世界牛肉吃得最多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阿根廷、新西兰和欧洲等直肠癌发病率最高,日本和韩国本来发病率很低,但两国都因为经济腾飞而开始大量消费牛肉,于是日本从70年代开始,韩国从90年代开始,直肠癌的发病率也都直线上升,如今几乎追上了欧美国家的水平。

问题在于,红肉为什么会导致直肠癌呢?目前研究显示,红肉中的某些成分可能会在高温作用下发生化学反应,产生致癌物质。但这个说法有两个明显破绽:第一,猪肉和鸡肉在烹调过程中同样会产生上述致癌物质,但这两种肉类的消费量和直肠癌的关系却毫不显著,比如猪肉消费大国中国就是例证。第二,如果说致癌物质只来源于牛肉,那么同样消费了大量牛肉,而且也是采用烧烤方式烹饪的蒙古和玻利维亚这两个国家的直肠癌发病率都远低于周边国家,这是很难解释的。

豪森博士认为,其中原因在于牛种类的不同。绝大部分牛肉消费国,比如欧美和阿根廷,吃的都是黄牛肉,而蒙古人吃的红肉中有一半是牦牛肉,另一半分别是羊肉、骆驼肉和马肉,玻利维亚人吃的则是更适合该国高原气候的瘤牛(Zebu)的肉,这一点和南美其他国家不一样。也许黄牛中含有某种特殊物质导致了这一差别,而豪森博士怀疑这种特殊物质就是病毒,而且很可能是耐热型的。

这项研究已经进行了好几年,豪森博士在本届大会上报告说,他和同事们从黄牛肉中提取出了18种不同的单链环状DNA,外面包裹着一层耐热蛋白质,其中好几种单链环状DNA和已知的单链DNA病毒非常类似。他们已经通过实验证明这类单链环状DNA可以感染人体细胞,但迄今为止仍然没有在直肠癌患者的癌变细胞中找到它们的身影。

“我们目前只有一些相关性的证据,缺乏因果关系的科学证明。”豪森博士对本刊记者说,“所以说我的这个理论现在仍然处于假说阶段,有待进一步研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