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凡尔赛和平的经济及政治后果(2)

2014-07-24 09:36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0期
凡尔赛体系下的欧洲和平极度脆弱。美国式过于抽象的集体安全与欧洲式过于狭隘的传统均势相互消解;对德国不切实际的战债赔偿要求和苛刻的领土安排,既未能将德国重新纳入欧洲经济体系,又留给德国恢复元气的可乘之机,还埋下了德国国内政治分裂和复仇的祸根。

新外交与老欧洲

威尔逊与传统欧洲外交的格格不入贯穿了《凡尔赛和约》的谈判,他抽象的和平原则不顾欧洲国家所身陷和所关切的现实政治格局。尽管欧洲外交家对威尔逊不吝恭维之词,但一开始在程序问题上,老成的法国总理克里孟梭就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要求先讨论领土、赔偿等问题,最后再讨论威尔逊主张先于和约建立起来的国际联盟。作为英国代表团财政部首席代表参加巴黎和会的凯恩斯在他名声大振的《和平的经济后果》一书里这样描摹:“克里孟梭戴着一副灰色的手套,像皇帝一样坐在锦缎面子的椅子上,年老体衰,对什么也不抱希望,在那里只是以一种讥讽的心态和一副差不多顽皮的样子审视着一切。”

“一战”后,法国的处境十分悲哀。1850年,法国是欧陆最大工业国;1880年,德国生产的钢、煤、铁超过法国;1913年法国年产4100万吨煤,德国2.79亿吨;到1930年末,差距更拉大为法国4700万吨,德国3.51亿吨。200年来,法国曾拼命想取得欧洲主人翁的地位,但战争使它国力枯竭,法国从为生存而战,沦落至和会上为国格而挣扎。法国唯一能靠本身力量维持与德国均势的途径,就只有将德国分裂成许多小邦,或许是重建19世纪的德意志联邦。它不遗余力地鼓励莱茵区寻求独立,并占领萨尔产煤区。

德国代表团在《凡尔赛和约》签署现场听法国总理克里孟梭演讲

德国代表团在《凡尔赛和约》签署现场听法国总理克里孟梭演讲

巴黎和会总共设有58个委员会,其中大部分是处理领土问题。每一国都有一个单独的委员会,另外还有专司战罪与战犯、赔偿、港口水道铁路、劳工和国际联盟等委员会。不计其数的委员会总共开了1646次会议。对枝节问题的讨论没完没了,最要紧的却只有一点:欧洲和平若要持久,其方案需要某种中心思想,尤其是对德国未来的地位需要有长远安排。正如基辛格所分析的:“美国的集体安全和民族自决原则本可作为中心思想。但实际上,和会真正必须解决却难以解决的问题,是欧洲国际秩序观的歧义,特别是美国与法国的不同。”法国盼望获得具体的安全保障,而具体的保障要不就是削弱德国,要不就是其他国家保证在战争再起时会站在法国这一边。在德国领土问题上,克里孟梭与威尔逊的争吵已经到了暴跳如雷、摔门而去的地步。

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本对创造一种合理的和平均有责任,两国的财政部在赔款问题上的看法很一致,本可以对付法国的顽固立场,却不可避免地失败了。“威尔逊带着他的‘十四诫’来到巴黎,却对这场欧洲的游戏规则一直都未能掌握,被击败是势所必然。他的脑子里尽是大原则,没有多少具体政策,他在协约国最高委员会里是不称职的……”代表英国的是机敏而老谋深算的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凯恩斯如此描写他:“当我看到英国首相在和会上的动作,就知道美国总统注定要在这场游戏中扮演盲人的角色。首相用常人没有的第六或第七感来观察周围,判断每个人的个性、动机和下意识的冲动。”

劳合·乔治的目标是在和会的环境中产生的;他人在巴黎,却是议会多数派的人质,同时他也由于曾经承诺要让德国支付所有的战费而受制于国内公众舆论。他的顾问告诉他,要避免在国内政治上被击败,他必须设法让美国总统感到他的政策与“十四点”完全吻合。他着重于在克里孟梭和威尔逊之间运作,号召以国际联盟为日后纠正一切不平等的机构,如愿地订定了对德国的惩罚性条款。

威尔逊的首要外交目标是建立国际联盟盟约,他所遵循的原则是,只要国际联盟能成为《凡尔赛和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且让美国在国际联盟中居于领导地位,其他一切都可以让步。这种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的意图,最终使国际联盟成为《凡尔赛和约》主要却又空洞的内容。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学者出身的威尔逊认为,世界安全所需要的不是维护国家利益,而是把和平当作一个法律概念来加以维护。为判定和平是否确已遭到破坏需要一个国际机构,这就是“国联”。国联是建立在集体安全的原则上的,即,每个成员国都有义务抵抗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入侵,并对拒绝和平解决争端的国家给予惩治;在纠纷扩大失控前,当事国就能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解决。他所提倡的世界秩序中,反侵略是基于道德判断而非地缘政治的需求。威尔逊也希望通过国联使美国跨过大西洋和太平洋。他说:“舞台已揭幕,命运已揭晓,它不是按照我们所设想的计划而演出的,而是由引导我们的上帝亲手安排的。我们不能后退了。我们只能奋勇前进。”

然而,这一机构因各自利益,未能摆脱美国的孤立主义,因而也就不具有实际的约束力。法国要求国联在必要时能促使各国以军事援助法国对抗德国,但威尔逊只肯做原则的抽象宣示——他知道,参议员绝不会批准设立国际常备军或做永久性军事承诺。

当国联盟约被正式作为《凡尔赛和约》的一部分通过时,威尔逊没有如释重负感,相反,却感到茫然。担任威尔逊法语翻译的彭塞尔上校,这样描述通过盟约的现场情景:“这位被请来宣布他的新福音的疲惫的人,身体与精神并不甚佳。……他向大会提出盟约第一次草案时,词句优美,娓娓动听,现在不复得闻。10周前,他对于他治世的万灵药深为自信。此后,他受到克里孟梭、劳合·乔治等的四面围攻和国内阻击战的打击,头昏目眩,难以自持,他已失去自信。……当他讲完,台下响起掌声,克里孟梭用戴着灰手套所鼓出来的不响亮的掌声也在其中。”威尔逊以修正“十四点原则”作为建立国际联盟的交换条件,法国希望换得美国长期承诺保障法国的安全,因而接受了它认为与其牺牲不成比例的对德惩罚措施。到头来没有一国达成目标:德国未享受到和解,法国的安全未获保障,而最终,美国国会拒绝批准本国总统一手促成的和约。法国失去了英美的特别军事保证,美国的实力未能纳入到欧洲体系,世界却已不再唯欧洲独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