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凡尔赛和平的经济及政治后果

2014-07-24 09:36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30期
凡尔赛体系下的欧洲和平极度脆弱。美国式过于抽象的集体安全与欧洲式过于狭隘的传统均势相互消解;对德国不切实际的战债赔偿要求和苛刻的领土安排,既未能将德国重新纳入欧洲经济体系,又留给德国恢复元气的可乘之机,还埋下了德国国内政治分裂和复仇的祸根。

新强国崛起

“一战”的第三个冬天到来时,英国财政部一直预测会出现的财政危机终于露相。这时,英国在欧洲大陆的战争已经完全依赖于美国。协约国内部的金融体制,都有赖于英国向美国借贷美元以支付战费的能力。1916年10月,英国外交部成立跨部门委员会,研究这个形势。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是财政部的代表,他详细分析了英国对美国日益依赖的后果。他估计,在未来6个月里,英国每个月将要在美国花掉2.5亿美元,而其中的2亿美元必须从美国借贷。时任财政大臣麦金纳圈阅:“如果目前的形势继续下去,我可以斗胆说,在明年6月或者之前,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就能够,如果他希望的话,向我们强加任何条件。”英国开始依赖美国的现实,促使内阁重新审视英国的战争目标。与此同时,兰斯道恩勋爵在1916年11月写出一份备忘录,要求立即开始和平谈判。

1919年2月13日,一名从“一战”战场归来的士兵第一次见到自己刚出生的女儿

1919年2月13日,一名从“一战”战场归来的士兵第一次见到自己刚出生的女儿

在美国,除了德裔银行家如保罗·沃伯格这些人外,大多数金融家都亲协约国,财政部亦然。自1914年底,摩根银行就对协约国在美国购买军用物资做了安排:先是给现金,后来卖掉他们在美国所持有的债券和税票,最后不得不大笔借款。美国的工业依赖于协约国源源不断的订货单,美国银行里于是装满了英、法货币,如果德国获胜,这些货币将大大贬值。这正中纽约渴望取代伦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意图,其实,自1900年布尔战争以来,美国公众相继参与了五项英国战争贷款的融资,伦敦事实上已不得不求助于美国资本市场。事实上,英美早就出现微妙的经济关系:英国利用它的海上优势阻止美国供给品进入德国,把与德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列入黑名单。1916年底,美联储通知会员银行减少对国外借户的信贷,警告私人投资者不要进入与协约国国债券有关的投资项目,引发了英国战时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三周之内,英国每天平均流失价值500万英镑的黄金。随着J.P.摩根公司开始允许协约国使用大量的透支额度,英国的金融压力才得以缓解。英国财政部因此在一份备忘录中呼吁:“我国的对美政策不但应该避免互相指责或有意刺激对方,而且应该安抚和取悦对方。”这表明,金融霸权其实已经通过这次大战,不可避免地向大西洋另一边转移。

1918年11月“一战”终于结束,参战协约国士兵闻讯欣喜不已

1918年11月“一战”终于结束,参战协约国士兵闻讯欣喜不已

事实上,1917年,英国黄金仍在不断继续外流。这一年2月,据凯恩斯估算,剩下的资源已“不能维持四个星期”。阴差阳错的是,此时之前一直小心谨慎控制潜艇战规模以避免招惹美国的德国军事政策,却转向了无限制的大西洋上的潜艇战,目的是彻底切断协约国从美国获得资源。德国完全没有意识到,它却成为美国参战的导火索。美国加入协约国,意义巨大,确立了它战后参与主导国际新秩序中的核心话语权。1918年8月,德国最后一次攻势失败,英国的反攻在9月29日突破了兴登堡防线,巴登·麦克斯亲王领导的德国新政府以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原则”为基础,提出停战要求。11月,协约国代表团也以“十四点原则”为基础的停战条件交给德国代表团,德国接受停战条件。

这时的国家经济实力对比再清晰不过。1914年以前,欧洲的财富来源大多依赖海外投资,这些投资每年产生大量的超额利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丧失了1/4的海外投资,法国失去了1/3的海外投资;德国最惨,几乎倾家荡产,失去了全部海外投资。欧洲除了大量的土地和森林被摧毁外,航运业的经济损失、战争动员的直接和间接费用,以及交战国所筹的其他战争款项,损失难以估量——有历史学家估计为2600亿美元;有人认为,相当于世界上所有国家从18世纪末到“一战”前夕的国债的6倍半。而战前,美国所需的资本大多靠欧洲提供,1914年开战前,美国欠欧洲投资者的债务约为40美元。然而,战争完全改变了这种债务关系。欧洲的协约国为了支付从美国购买的战争物资,先被迫出售了它们在美国的股份,继而又大举借款。到1919年,美国借出的款项高达37亿美元,成为债权国,到1930年,这个数字已上升到88亿美元。战争使欧洲的许多工业区沦为废墟,而美国的工业区则由于欧战的刺激而高歌猛进。从1913~1925年工业生产能力指数看,1913年欧洲为100(不包括俄国),美国也为100,到1920年,欧洲下降到77.3,而美国上升到122.2,到1925年,欧洲为103.5,美国上升到148。也就是说,1925年欧洲的工业生产能力几乎与1913年一样,而至1929年,美国的工业产量至少已占世界工业总产量的42.2%。欧洲鼎盛于世的霸权地位已在战争的废墟中坍塌。

美国总统威尔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华盛顿号”,赴欧洲参加凡尔赛会议的。1918年1月,他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以一流的口才和崇高的立论,阐明了自己的“十四点原则”。其中有8点原则是他认为务必达成的强制目标,包括公开外交、海洋自由、全面裁军、消除贸易障碍、公正处理殖民地争议、恢复比利时、撤出俄罗斯领土和建立国际联盟。欧洲的舆论视他为“救世主”。他初到欧洲,在欧洲各国首都和著名城市做了3周的访问,所到之处,皆是万人空巷。正如基辛格所言:“国际舞台上杀出一个程咬金,彻头彻尾地要终结素来被称为欧洲协调的国际体系。在3年杀戮后,欧洲只见断壁残垣及热情的幻灭,此时美国挟其信心、实力与理想主义登上国际舞台,这些都是兵疲马困的西欧盟国所难以企及的。”于是,欧洲必须接受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美国的事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