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重庆大轰炸,正在复原的历史(3)

2014-07-18 10:11 作者:邱杨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9期
抗日战争研究专家于近日公布了首批已确定的2660名重庆大轰炸遇难同胞名单,这些名字背后,是正在复原的一段段惨痛的、不应被遗忘的历史。

雾都乱世

死难者的故事和轰炸现场的白描就像一滴滴水珠折射出当时作为“战时首都”的重庆在大轰炸时期的命运。

日军对重庆的轰炸大致从1938年开始。“1939年之前,日军采取小编队的重点进攻,主要针对机场、国民政府所在地、军政机关,后来扩展到文化区和闹市区。”潘洵告诉本刊,“因为重庆当时的建筑主要是竹木结构,虽然每次来的飞机只有二三十架,但日军轰炸的同时投下燃烧弹,很多人都是在大火中遇难。”

在漫长的轰炸期里,1939到1941年的持续无差别轰炸最为严重。“日军从1940年开始对重庆进行地毯式轰炸,每次来的飞机多达100多架甚至200多架,沿着上下半城一路轰炸过去。”到了1941年,日军又改变了策略。“每次来的飞机很少,甚至只有几架,轰炸后从城市离开。但在警报还没结束时,第二批飞机又来了。第二批离开还没解除警报时,第三批又来了。甚至出现过96个小时没有解除警报。”

“重庆当局的积极防空力量很弱,尤其是1940年日军的零式战机投入战斗以后,中国空军遭受重创。”仅璧山空战中,日军便击落中国空军战机27架,而日军无一损伤。在丧失制空权的状态下,国民政府尤其注重消极防空。“首先是疏散,把重庆周边80公里到100公里地区划为疏散区,包括沙坪坝、北碚、江津等地区。成立疏散委员会,编写疏散条例,分几个批次,疏散到哪里,如何安置,都有详细的计划。”潘洵说,重庆人口在抗战前不到40万,在战时猛增到六七十万,“而‘5·3’、‘5·4’大轰炸后短短几天内就疏散了25万人”。

重庆城要运转,仍然需要一些人留在城里,“比如水电的供给人员、市区的日常经营人员,和政府办事处人员。这些留在城区的人就只能往地底下钻了”。一时之间,整个重庆到处都在挖防空洞。当时的报纸评论曾这样调侃:家家在修防空壕,石工成了救命人,可惜现在很“缺货”。根据重庆防空司令部发布的信息:“重庆公共防空洞及隧道与私人防空洞,约计容二十四万余人,现正积极扩充建筑,预计至一九四一年春季止,可增加容量十一万余人,共计容卅五万人。”

“政府还印了很多极具操作性的小册子,宣传防空要点。比如,地下室或防空壕内应备斧锯以及电棒等物,以使出口被毁后,可以挖掘通路,并须用泥土或沙包围护窗户。”甚至对储水和沙包的数量也有详细规定:“每家最少储水5担以上,轻便灭火器、水桶、橡皮管和沙包(每小家5个、大家15个以上等)。燃烧弹落下时,应自迅速用沙扑灭。”

此后的数年中,“跑警报”成为重庆市民日常生活中的必备生存技能。在《蒋碧薇回忆录》中,曾这样形容躲警报的情形:敌机每两小时一批轮番袭击,警报整天整夜不能解除。我们躲在防空洞里,经常是日以继夜地不饮不食,挨到天黑,实在撑不住了,冒险回家吃点冷东西,休息一下。万一飞机再来,我们就只好再躲小防空壕。每次躲警报回来总要大扫除,房子受到震动,天花板和墙壁的石灰泥块纷纷坠落,地面一片狼藉,家具蒙上厚灰。

《国民公报》1938年2月23日第3版的一篇时评更是详细描述了重庆人“跑警报”时“朝出暮归”的生活方式。“清晨起,汽车、轿子、洋车,非常拥挤地向城外流出。薄暮时分,又拥回来。大溪沟一带居民,为了防止空袭来时跑不动,许多人特别在早晨就雇好轿子在家里等着,只等警笛一鸣,就可抬起跑。”

重庆市内的景象,都随空袭改变了形态,没有了以前的繁华景象,留下许多残垣断壁。“城市的公共设施被炸毁了,如果需要,就建简易的夹壁墙。而机关、银行、公司和商店,也改订了营业时间,从上午7点到10点,下午4点到晚10点。”徐光煦说,“往日热闹的娱乐场,由于长期顾客十之八九已经疏散到郊区,戏院和影院莫不门前冷落,车马星稀。”

尽管生存艰难,但日军的轰炸却没有打垮人们的斗志。“今天这里被炸了,只要没有被烧毁,比如百货商店、餐厅甚至火锅店,第二天就会挂出一个‘正常营业’的牌子。”徐光煦说,轰炸过后由于电力系统受损,城里往往漆黑一片,很多百姓就把自家的煤油灯放在家门口,方便过往行人和救援队通行,“这在当时被称为‘太平灯’”。

南岸慈云寺的主持和僧侣自发组织了救援队,出生入死,奋勇抢救,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宗教救援会。“还有很多到城里做工的人,包括挑夫、茶帮和运帮,也自发地参与到各种援救当中。当时有一支英雄消防队救援很得力,国民政府给每人奖励了30元,他们后来却又返还了一半的钱给政府。”

“重庆是个雾都,一般来说每当秋天过后雾季到来时日军没法来轰炸。重庆文化界就办了一个雾季艺术节,演话剧、放电影、唱歌跳舞来宣传全民抗战,并募集资金捐到前线去。”《蒋碧薇回忆录》中这样说道:在那种生死俄顷的当儿,居然有人幽默地提出了“见机而作,入土为安”的口号,传诵遐迩,人人听了都发出会心的微笑,这就是当时的实况写照。

随着抗战形势的明朗和日军的节节败退,日军对重庆及周边地区的轰炸持续到1944年底终告结束。“重庆大轰炸期间,日本飞机轰炸重庆200余次,出动飞机上万架次,炸死2.3659万人、炸伤3.1072万人,伤亡人数总计5.4731万人,财产损失无计其数。”在潘洵看来,这段历史需要重视。(感谢实习生郭思杨为本文提供的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