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古老的汉中之音:汉调桄桄(4)

2014-07-18 09:56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9期
在南郑县周家坪的街头,“小红樱桃”许新萍穿了件水绿色的布衫冲我微笑,娇小但眉眼非常有韵味。“桄桄皇后”许新萍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她已经74岁,依然皮肤细嫩,穿高跟鞋,没有化妆却举手投足都有不经意的风采。

新戏新生

汉调桄桄听上去旋律很简朴,唱腔也柔和,男女同声同调。“千戏一腔,白水清汤。”我看《韩信拜将》里母女两个人的对唱里特别能出这个味道,花音情绪开朗,苦音清越哀怨,明明是一样的旋律节奏,却是完全相反的意味,好听好看。身后专程赶来的老年女士看得手舞足蹈,说是“多少年没听过桄桄了”。

汉调桄桄2006年申遗成功,但一直被认为缺少历史资料特别是录音录像。其实早在1961年,剧团整理出过80多出传统剧目本戏,只是没有条件录音录像。南郑新民剧社1951年成立,当时整合了汉中几十位桄桄名角,也要依赖“旧箱主娘子”白唐氏提供服装道具。所谓“箱主”是一个戏班所有行头的主人,“箱主”往往对戏班有控制权。“宁穿破,不穿错”,白唐氏以道具衣服收取戏班子的高昂租金,而演员们没有自己的行头只好服从。到1954年,剧团终于经过法院判决,收购了白唐氏的衣箱。60年代初大批老艺人逝去和流失,样板戏时代,桄桄戏拍了5本,老艺人五六十个,都在样板戏里继续生存了下来。“文革”中间,样板戏一被停演,老艺人也没有了立足之地,当时桄桄戏团成了文工团,跳忠字舞。只有20多个演员。老演员大多回家,也没有任何待遇。有些去到本地的业余戏团唱唱戏。到70年代,南郑县政府为剧团修好了剧场和简易的楼房。但是随着老艺人凋零,一个主角都没有了,整本戏都得停演,大本全本的戏开始退出舞台,只有折子戏能唱唱了。

恢复老戏是从“文革”结束后排演《逼上梁山》开始的,当时年轻演员的培养变成了最重要的事。因此有了80年代培养的一批新人。这一批现在出现在《韩信拜将》舞台上的演员们,都是1986年招收的年轻人。一直以来是合同制用人,工资从450元调整到850元也不过几年时间。90年代剧团被推向市场以后,彻底失去了依靠。张昌文认为,这样传统的东西,完全给市场来断生死是不行的。然而在当时的改革环境,市场化是主流。县政府曾经要求保护剧种,“要继承发扬汉调桄桄的优秀遗产,不能妄自菲薄,见异思迁,改变剧种”。

剧团几次面临解散困境,演员们流离失所。那些正在西安排演大戏的演员们已经平均40多岁,除了拥有作为艺术家的尊严和热情,收入都在基本温饱线,和许新萍一样,一辈子身无长物。“我还有一个50年代自己花钱串的珍珠发钗。”许新萍也就这么一个好的头面。团里服装乐器的年纪大多在30多年以上了,然而时代变迁让古老的戏曲逐渐丧失了观众群,而社会的变革也在改变着这种文艺形式。

一个地方戏曲全靠演员的牺牲来换取生存,也违反了创作的规律。

汉中的地方戏曲专业团体,除了桄桄,只剩下歌剧和山歌两个团,其他县级的团逐渐都没了。端公戏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处,难得一见。但桄桄戏还是坚持活到了今天,并演出全本的新戏。

无论现在的演出班底,还是新招的孩子,女生的数量都远远大于男生。《韩信拜将》中的男角连同花脸、老生在内,现在只有桄桄女演员们可以胜任。因为收入低,男演员早就流失得不剩几人。后来经过省里专家建议,“还是外请一些男演员好看些”。所以这场戏有A角B角,请了秦腔和京剧男演员来临时助阵,他们的唱腔虽然经过了练习,扮相身段很好,道白总还是带着其他味道。

演员培养方式也在改进,从许新萍跟班式偷师的学法,到后来招的一批40人(现在只剩十几人了),再到去年招收的40多人的少年演员培训班。张昌文说这全靠南郑县的支持,“要不然现在演员年龄偏大了,一个苗子没有最着急”。40多个孩子一边学文化课一边学戏,全封闭的训练特别艰苦,但有几个只是半年多的训练,已经功架了得。将来他们中将被择优录取20多人有事业编制,也算中专学历,但不允许改行。

“我在曾经一个拍桄桄戏的纪录片里哭了,现在我要坚强。”演韩信的田惠丽是个瘦削俊俏的女演员,1986年13岁进桄桄戏里唱小生,经历了剧团最艰难的一段岁月,直到张昌文当团长以后,多方奔走,才给包括她在内的不少四十来岁的演员落实了事业编制和基本收入。然而此时的汉调桄桄,很多演员已经改行,还有些停演多年。2002年剧团竭尽全力投入了新剧《千金买笑》,留住了一些主要的年轻演员。“全团都回来义务帮忙,连夜自己缝戏服、做道具,龙套不够,请印刷厂的工人来演。”这样的演出虽然没能一下扭转桄桄戏的困境,但是至少引发了田惠丽们的热血。“我们没想到有一天桄桄戏可以申遗成功,只是自己从小就纯粹喜欢,不希望一个戏种就这么消失了。”

2006年汉调桄桄进入国家非物质遗产保护名录,从个人到剧团都开始有了变化。即使这样,对于一个戏曲的抢救时间已经很紧迫。

张昌文保存了一张2010年剧团危楼的照片,小楼的屋顶瓦片已经碎成波浪形状,前厅还有年代久远的“保护稀有剧种,繁荣民族文化”的招牌。2008年张昌文以学术调查的方式,将当时剧团的零落情景记录下来。“向右转,绕过‘串串香’,就是20世纪60年代的砖木结构剧场。”1000平方米的剧场早在1996年就被列为危房,到2011年拆除,新的文化艺术中心开始筹建。虽然现在还是连文戏和武戏的伴奏都凑不齐,每一场演出都不得不大量外请乐团、龙套。包括新戏《韩信拜将》这样多年来的唯一努力的成果,也只首演了一场。全剧非常精彩,节奏极快又紧张,没有一丝一毫的冗长和拖沓,演员表演也有张力。张昌文在接受我们采访了好几天之后,突然偷偷不好意思地问我是否涉及费用,我赶紧说没有,他松口气大笑:“太好了。”他真心喜爱着桄桄戏,新戏已经调动了演员和观众心,他心里一颗大石终于放下。虽然暂时没钱再演了,但“新戏既然排了,就一定会演下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