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ISIS:“基地”变异

2014-07-15 09:56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8期
2014年6月29日,伊斯兰斋月到来的那一天,一个简称为ISIS的组织在伊拉克宣布了自己的“建国方略”——他们声称要建立一个逊尼派领导的伊斯兰理想国,组织头目巴格达迪为哈里发,并要求全球穆斯林向其效忠。“9·11”之后,美国反恐战争持续13年,“基地”组织开始出现变异。

伊斯兰理想国

神秘的巴格达迪终于现身了。

一段据称拍摄于7月4日的视频里,一位自称巴格达迪的男子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的清真寺里发表演说,他的语调平静而谦卑:“我是你们的领袖,如果你认为我是对的,请支持我,如果发现我有错,请帮我改正。”如果属实,这将是有关他的第一份公开视频资料。

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之后,巴格达迪被美国反恐部门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他是ISIS组织的领导人。这个全称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组织,几天前刚刚宣布要建立一个以伊斯兰主义为准则的理想国,“在这个国家中,人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极端的宗教思想,表达他们对伊斯兰宗教的设想”。同时,ISIS还公布了一张未来的领土地图,声称要在5年内占领整个中东,非洲东部、中部和北部,欧洲的伊比利亚半岛,黑海东部、南部和西部,以及亚洲中部和西部,其“终极控制区”的面积比历史上的阿拉伯帝国还要广大。

2014年4月24日,伊拉克安全部队在哈维贾村抓捕疑似“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人员

2014年4月24日,伊拉克安全部队在哈维贾村抓捕疑似“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人员

ISIS的攻势要比以往那些反政府武装猛烈得多。今年1月份,在伊拉克做生意的华商陈宪忠才从当地媒体上看到有关这个组织的密集报道,很快,它就占领了距巴格达以西只有60公里的费卢杰。“当时新闻上说这个组织在费卢杰只有400人,但是政府军打不过他们,因为他们和当地的居民混居在一起了。”刚刚回国的陈宪忠向本刊记者介绍,“他们一打进来,政府马上停水停电,现在伊拉克40多摄氏度的高温,老百姓能不恨政府么,怨声载道,就更支持这个组织了。”

取得当地民众支持是ISIS的一贯策略。ISIS声称代表伊斯兰教逊尼派,旗帜鲜明地打出反对什叶派的旗帜,所以,它选择的进攻地区大多是传统逊尼派控制的区域。被占领城市的逊尼派老百姓接受电视采访时说:“恐怖分子进来了以后没有一声爆炸、汽车炸弹和枪响,这个城市很安全,但我们现在怕的是政府军,因为政府军会用大炮和飞机轰炸我们,所以我们选择逃跑。”

拿下费卢杰之后,ISIS并没有贸然向首都巴格达挺进,而是以此为基地不断巩固势力。陈宪忠介绍说,ISIS组织很善于破坏伊拉克什叶派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他们把幼发拉底河上的水闸关闭,导致洪水泛滥,淹没了巴格达郊区,当地老百姓怨声载道,后来政府实在没有办法,就另外挖了一条渠,把水引出去,才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生活在巴格达市区的陈宪忠起初并没有切身感觉到危险,直到今年6月上旬,ISIS从北部叙伊边境发动大规模进攻,轻而易举就攻下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当地号称3万政府军,结果被800名武装组织人员打得溃不成军,在24小时之内纷纷丢下武器,假扮成平民四散逃跑了。陈宪忠他们开始担心起来。

7月5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领导人巴格达迪首次公开现身

7月5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领导人巴格达迪首次公开现身

摩苏尔距离巴格达不足400公里,ISIS加快攻势,用一天的时间就向前推进了200公里,第二天直接打到了离巴格达仅100多公里的萨姆拉。“当时心里的确有些恐慌,觉得巴格达可能要失陷。”陈宪忠和同事赶紧储备了食品和汽油,盘算了一下,一旦战争打进城里,最起码可以坚持3个月,汽油也够开车前往邻国,才放下心来。执政的马利基政府马上发表讲话,把所有北部靠近边境的军队调回巴格达,在巴格达形成一个包围圈,又紧急号召什叶派民兵组织参战。“现在政府军、警察部队、民兵组织把巴格达围起来,形成三层包围,还在巴格达北部挖了战壕,反对武装一时难以向前推进,双方僵持住了。”陈宪忠对政府军防守巴格达有信心,他打算观察一段时间,等局势稍微平稳后就返回伊拉克。

面对来势汹汹的ISIS,伊拉克政府开始了全民总动员。摩苏尔被占领的第二天,政府就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启动了招募民兵的计划,请出宗教领袖在电视上讲话,各个部落的酋长也在礼拜日的大会上号召人们拿起武器,共同对抗反政府武装。最危急的时候,什叶派最大的宗教领袖号召全体什叶派穆斯林,“只要是能拿起武器的就要上战场”。同时,马利基政府承诺给民兵发工资,只要是报名注册的,就发给400多美元的工资,在交战区参加民兵组织注册的,政府的官价是700美元,跟恐怖分子的工资相同。对于连年战火,失业率极高的伊拉克来说,上战场也是个不错的工作。短短几天时间,就有上百万人报名参战,小的只有十四五岁,老的五六十岁。

不过,ISIS在心理战方面似乎更有经验。他们统一装扮,黑衣黑裤或者一身迷彩服,套着黑色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扛着黑色的旗帜,旗子中间用白字写着“真主是最伟大的”口号。“没人见过他们的脸,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们步行,除非是打巷战的时候把车停下,平时一直都是坐着皮卡车,架着机关枪或三七高射炮,在路上疾驰。”陈宪忠介绍说。这种符号化极强的面目更渲染了其恐怖气氛。

6月13日,ISIS把一段屠杀俘虏的视频传到了自己的网站上,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他们用推土机推两个大坑,都不深,人绑好了,排成两排,头朝外脚朝里,趴在地上,武装分子就拿着冲锋枪把他们一个个打死,直接埋到坑里,地上的土都被子弹打得飞起来了。”看过这段视频的陈宪忠回忆说。虐杀俘虏的视频一出,对政府军产生了极大的震慑,很多政府军士兵纷纷弃械逃散。

能够把伊拉克政府军打得落花流水,ISIS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我们只知道它拥有1.1万~1.3万核心武装人员,其中3000人是外籍士兵,加上摇摆不定的部落附从武装总共两三万人;它控制的地区跨越伊拉克和叙利亚,在伊叙边境两侧占据近20万平方公里土地,所辖省(市)数量据称已达16个,人口近400万,已经具备了一个国家的规模。可是,有关它的起源、内部结构、领导层,以及资金来源等核心信息,外界仍所知甚少。

但从翻译上就能看出这一组织的复杂性。ISIS,英语即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Sham,如果直接翻译,应该是“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可是,为什么要翻译成“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这还要从中东的历史和教派之争说起。

其实,“沙姆”和“黎凡特”指的都是同一片地方,从地理上看就是图鲁斯山脉以南、地中海东岸、阿拉伯沙漠以北和上美索不达米亚以西的一大片地区,大致就包括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五国。如果再加上伊拉克,地缘政治学又常常用“肥沃新月地带”来称呼他们。生活在那里的人最早培育出了小麦,因为小麦拥有更多的碳水化合物,能够为人类提供更多的热量,促使人的脑容量变大,肥沃新月地带成为古代文明繁盛之地,也伴随着各种战争。到了近代,又因为丰富的石油储藏,这一地带成为列强纷争之地。

“沙姆”和“黎凡特”的称谓,背后所折射的就是“文明的冲突”。在公元7世纪伊斯兰教兴起之前,这一地区在罗马官方语言里一直用“叙利亚”(Syria)来指代,是一个希腊名词。伊斯兰教兴盛之后,阿拉伯世界将之改称“沙姆”(Sham),意指“北边”——以阿拉伯半岛为基准,外迁人口到叙利亚地区是向北。而在中古法语里,又称作“黎凡特”(Levant),“东方、日出之地”的意思——以意大利为基准,地中海东岸泛指中东。虽然两者所指相同,但是,“沙姆”代表了阿拉伯半岛的语境,那是逊尼派极端主义的发源地;而“黎凡特”则代表了西方世界的语境,是外部世界对这一地区不带感情色彩的中性称谓。因此,虽然名字中ISIS组织使用了“Sham”一词,但在西方强势的语境内,还是通常将之翻译为“黎凡特”。

翻译之争折射了ISIS的诞生土壤,即伊斯兰世界对西方世界的对抗,但是现在,组织的头目巴格达迪决定舍弃这一争论。6月29日,在宣布建国的同时,他宣布要把“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直接改名为“伊斯兰国”,并向全球穆斯林发出号召,声称自己就是“先知穆罕默德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该组织发布的一份录音声明中说:“聆听哈里发的指示并服从他,支持你蒸蒸日上的国家吧。”第二天,“基地”组织北非分支和“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分别通过互联网向ISIS表示祝贺,称其是“英雄”——“你使我们这些信仰者心花怒放,你使我们高昂起自豪的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