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泉州提线木偶戏:传统与新姿(3)

2014-07-11 10:03 作者:王玄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8期
在中国众多的木偶戏剧种中,至今传承着完整的表演艺术、偶头制作工艺和剧种音乐“傀儡调”的泉州提线木偶戏是独特的一种。2012年,它也成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项目”的一部分。

古艺新姿

中国各地有许多的木偶戏形式,皮影戏、布袋戏、杖头木偶等等,但提线木偶在其中并不多见,目前仅以山西合阳、广东五华和福建泉州为主。泉州提线木偶戏2006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2年,与漳州布袋木偶戏共同登上了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名册”,获得了国际级的保护,同时也填补了中国在“优先实践名册”这一项目上的空白。

“泉州的提线木偶一直很受欢迎。上世纪60年代,我们去全国巡演,门票卖到2毛至3毛钱(电影票约1毛),场场爆满,一天连演7场。”王建生子承父业,13岁开始学习木偶表演,此时,大城隍庙的家庭戏班已经被政府组建的泉州木偶剧团收入麾下。“我还算是比较有天赋,口齿清楚,声音洪亮,按声音条件分到了生行。每天早上5点半起来吊嗓子,上课学唱、学说、学线功。要学的东西太多,按我父亲的说法,800多出戏,每晚一出不重复地演,可以演两年半。到现在为止我也只学了不到一半,很多没有记录下来的曲牌和剧目都流失了。”

“我们当时演的传统剧目不算多,那时大家都想看新的东西,就排了很多新戏。”地区文工团的编剧吕文俊因为成分不好而下调至木偶剧团,“他蹲了3年才开始写剧本,了解了提线木偶的来龙去脉,救了剧团的命”。吕文俊最著名的作品是儿童剧《千桃岩》和新题材的《东海哨兵》,《水漫金山》则成为中国第一个出国演出的木偶戏。但在剧团现团长王景贤看来,他最重要的贡献是整理编写了《泉州提线木偶戏基本线规》一书。泉州木偶戏身试口传千百年的线规终于有了文字记录,它的系统化传承成了可能。

泉州市木偶剧团的青年演员们在嘉礼馆前练习提线木偶

泉州市木偶剧团的青年演员们在嘉礼馆前练习提线木偶

“文革”中,剧团的原有剧目全部停演,换成排演样板戏。直到1977年,夏荣峰、陈应鸿和林聪鹏所属的77届学生入团,剧目才逐渐恢复。“我们排的第一出戏是《三打白骨精》。”林聪鹏当时跟着哥哥林聪权学木偶头雕刻,最初的作品就是《三打白骨精》中的小猴子。“我家原来住在关帝庙旁的巷子里,雕刻木偶头的老师傅在门口避雨时,看到我哥哥画在墙上的粉笔画,很喜欢,就要收他为徒。”林聪鹏也自然地跟着哥哥学起了徒,后来哥哥转行去画国画,他却留了下来,把木偶头雕刻学成了一辈子的手艺。

“那时起我们做的木偶头就跟传统的有很多不一样。”林聪鹏说。1987年,泉州木偶剧团首次出国访问,参加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国际木偶节。他们准备了两个节目,一个是在传统小舞台上表演的《卢俊义》,另一个是在大剧场的天桥舞台上表演的大型神话木偶剧《火焰山》。舞台从原来3米见方的空间扩展到9米见方,为了观众更好的视觉体验,木偶的个头从原来的50~60厘米高增加到了70厘米以上,林聪鹏需要制作的木偶头也要随之增大。相比于可以盈盈一握布袋戏木偶头,提线木偶戏的偶头长10厘米以上,很难握于掌中,这就增加了雕刻的难度。“最大的改变还在于舞台灯光的使用和电视拍摄的需要。过去的木偶戏表演都是露天的,场地很小,木偶人像脸上只要打一层白底就可以,眼睛小一些也没关系。现在使用了多彩的灯光,又使用了摄像机的近距离拍摄,如果不加重面部轮廓和妆容的刻画,看起来、拍起来都会很不好看。”

林聪鹏拿出2008年时与“马可·波罗”一同出场的“楼兰姑娘”,她的脸形同于传统旦角,脸部线条柔和,打底上色时,油漆喷绘取代了毛笔绘画,皮肤更加光滑。楼兰姑娘的眼窝深陷,眼中加装了透明玻璃的仿真虹膜,还贴上了市面上女孩子化妆用的假睫毛。“配合木偶头内部的机关,楼兰姑娘眼睛一眨一眨时,像不像洋娃娃?”林聪鹏不无得意地说。木偶的颧骨处由深及浅地打上了腮红,“这样摄像机照出来就好看了”。

泉州木偶剧团排演的“马可·波罗”、“楼兰姑娘”这样的新题材越来越多。“以往的剧目还是以神话剧、儿童剧和传统戏为主,传统戏中有很多戏是大团圆结局,比如《董永和七仙女》,但没有一部真正的喜剧,所以2005年改编了果戈理的《钦差大臣》。后来又想,我们好像没有排过一出大的悲剧,于是2012年就排演了《赵氏孤儿》。相比于人戏,木偶戏能达成许多夸张和非现实的效果,适合表演这些情绪激烈的戏。”《赵氏孤儿》里,木偶的造型更现代、立体,像是电视中真人演员的木偶复刻版。木偶演员在9米高的天桥上操纵着木偶身上多达30条甚至是50条的提线,指挥它们完成战争、追逐等复杂的动作场景。连保留最传统嘉礼戏音乐的乐队,也加入了北琶、扬琴,甚至是吉他等西洋乐器,在傀儡调的主旋律之上,演绎出完全不同以往的曲风。

“现在演出市场中有一种木偶剧,利用多媒体的形式,让人与木偶一样成为舞台上的主人公,甚至于将人打扮成木偶的样子来表演。我们曾经跟一个法国剧团合作,也有这样的元素,木偶演员都打扮成兵马俑的样子在舞台上表演。法国人很天马行空,表演出来也很好玩。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不是我们的传统,不是真正的木偶戏。”在夏荣峰看来,无论在题材上如何拓展,泉州提线木偶戏都不可能放弃传统的提线表演方式、木偶制作方式和传统音乐,这才是使这项艺术区别于其他艺术的根基。

“在传统的木偶头上,能看到佛祖、观音的影子,那都代表着过去老百姓的文化和传统的味道。我觉得这才是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东西。”林聪鹏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