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部伊拉克:渴望独立的库尔德人

2014-07-11 09:49 作者:邹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8期
在国家认同,尤其是不是伊拉克人的问题上,库尔德人态度坚决:我们不是,也不愿意做伊拉克人。

6月12日,随着逊尼派伊斯兰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逐渐从伊拉克北部逼近首都巴格达,疲于应对的伊拉克政府军弃守了北部石油重镇基尔库克。而该国库尔德自治区的军队随即攻入当地,并掌握了控制权。不久之后,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库尔德民主党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在接受CNN专访时放出了他所发表过的“最强烈”的独立倾向言论。他声明,库尔德自治政府不会将新近控制的地区交还给伊拉克政府管辖。并且,现在已经到了库尔德人自己决定命运的时刻——如果伊拉克局势持续混乱,中央政府不能调和持续的教派冲突和各方矛盾、形成更具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库尔德自治区走向独立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7月3日,巴尔扎尼正式要求自治区议会为独立问题筹备公投,并计划在数月之内展开投票。两天前,希望通过重组内阁而化解政治危机的伊拉克政府刚刚经历了失败的打击,如今,一项新的“解体危机”又摆在了眼前。加上愈演愈烈的教派冲突,伊拉克眼看已被笼罩在了国家分裂的阴影当中。

“我们不是伊拉克人”

其实,高度自治的伊拉克库尔德人早已过上了与“独立”无异的生活。去过库尔德自治区的人都觉得,那里根本不像伊拉克。2011年,在埃尔比勒市,眼前的景象让中国中央电视台驻中东记者杨琛月惊讶不已。这座库尔德人自封的首善之都距离最近的库区外城市仅40公里,但那些旷日持久的血腥杀戮在此处却了无痕迹。目及之处,非但没有断壁残垣,人们甚至还在大兴土木。“当时,这座城市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成大半,道路修到了‘三环’和‘四环’,也盖起了‘英国村’、‘意大利村’这样的联排别墅区。别墅区的很多房子被外企租来当办公室,挂满了英语的招牌,在小区里溜达可以看到住户在油漆庭院周围白色的栅栏,小朋友在自家院子里投篮。最初看到这种美剧版的场景,会觉得有点恍惚。”她告诉本刊,“2013年春天,我又一次去了库区。飞机停在埃尔比勒国际机场的新航站楼,设计得非常新潮干练,加上春天的库区草木繁茂,让人恍惚以为飞机降落到了某个欧洲城市。”“我在这里,通过电视收看发生在巴格达的战况,和在美国收看的感觉是一样的。”艾哈迈德·吉拉尼(Ahmed Gilani),一位经常往返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如是说。

生活在伊拉克库尔德一处聚居地的库尔德少女姿兰和一只小猫相伴(摄于2005年)

 生活在伊拉克库尔德一处聚居地的库尔德少女姿兰和一只小猫相伴(摄于2005年)

埃尔比勒市坐落在伊拉克的北部,是埃尔比勒省的省会。除了该省,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还分布在东北部的杜胡克和苏莱曼尼亚省。这三个省份统称“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或“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它东邻伊朗,西邻叙利亚,北接土耳其,南接伊拉克其他地区,由库尔德自治区政府管辖,财政收入无需上交给中央政府。库区是伊拉克最重要的石油产区之一,其面积虽仅占全国国土的1/10,石油储量却有约450亿桶,是伊拉克总储备的近1/3。即使伊拉克政府否认外国石油公司在库区直接开采石油的合法性,库尔德人却坚持石油出口应当自主决定。这为当地吸引来了不少外国能源公司,也是库区得以繁荣发展的原因之一。

库区被冠以“伊拉克绿洲”之名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安全”。来到库区采访的外国记者却纷纷脱掉了之前从不离身的防弹外衣,套一件家常衬衫就可平安地往来穿梭于城市中的繁华热闹之处。本雅明·米克森(Benjamin Mixon)中将曾担任美军驻北伊拉克和库尔德斯坦的指挥官,他说:“与进驻伊拉克其他地区相比,进驻库区是个不错的任务。我去过那里,并且很享受当地的生活。”

“暴力之所以能被如此完整地阻隔在边界线的另一端,是因为没有教派裂痕。”一位库尔德人这样说。库尔德人自己的军队名为“自由战士”。与伊拉克政府军的情况不同,这支部队训练良好,实力雄厚,且效忠于自己的民族。库尔德人非常愿意证明自己的民族存在性。而他们的“国家”与伊拉克之间的确是有着实际边界的,任何图谋进入库区的阿拉伯叛乱分子都首先要经过上百个库尔德检验站的搜查。普通访客到达当地之后,移民局会在他们的护照上盖上专门的库尔德印章。如果攀谈起来,库尔德人会把握一切机会,在经意与不经意间提醒你,他们不是阿拉伯人、不是伊拉克人。当就地理概念向其发问时,他们则会回答说:“我认为我是在库尔德斯坦,不在伊拉克。”

然而,正在乱局中独享稳定的库尔德人其实有着非常无助的民族历史。“库尔德现象”并非伊拉克的特殊国情。库尔德族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突厥和波斯的第四大民族,也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无国家民族。他们历史上生活在“库尔德斯坦”地区,即现今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东北部以及高加索部分地区构成的狭长弧形地带。16世纪,奥斯曼帝国侵占了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地区,并于1639年与伊朗萨非王朝签订了《席林堡条约》,规定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归自己,另外一部分归伊朗。1923年,土耳其凯末尔与“一战”协约国签订《洛桑条约》,将原土耳其苏丹政府统治下的库尔德斯坦分割给了土耳其、英属伊拉克和法属叙利亚。连同原先划归伊朗的一部分,库尔德斯坦共被分成四块。如今,库尔德族人依然主要居住在这四个国家。因为怀揣强烈的民族政治独立愿望,他们分别与四国政府保持着不甚融洽的关系,并且已成为中东局势动荡的多种因素之一。

伊拉克库尔德人对自治的不懈追求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1922年,为镇压当地阿拉伯人的反英斗争,英国曾发表声明,同意库尔德人建立自治政府,但未最终兑现。1958年伊拉克共和国成立后,库尔德人为争取民族区域自治权,同伊政府进行过多次谈判,也签订过一些协议。1970年,伊政府与库尔德民族党签订和平协议,规定在4年内给予自治权。但4年后协议到期时,却又改口只同意授予有限的自治权。1975年,双方再次达成协议,建立了包括苏莱曼尼亚等三个自治省在内的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自治区。此后,他们又经历了萨达姆政权统治的黑暗时期,直到海湾战争结束后,才在美国的支持下,于1992年举行了议会选举,逐步建立起了一个由库尔德民主党和库尔德爱国联盟共同维持、具有相当独立程度的自治政府。

这也决定了库尔德人的另一特质——他们对于美国的看法与普通伊拉克民众大相径庭。“那是一次解放之战。美国人将伊拉克人从独裁政权中解放了出来。”阿里·萨德·穆罕穆德博士曾任苏莱曼尼亚大学的校长,当被问及对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看法之时,他向媒体这样评价道,“库尔德人将会是美国人在中东地区的最好盟友,甚至比以色列还要好。我确信这一点。我们会很忠实。”这种态度在库区的教育界也有所体现。库区的官方语言为本民族的库尔德语,而当地许多学校教授的第二语言却都是英语,而非阿拉伯语。并且,在伊拉克别的地方,美国士兵即便全副武装也经常遭人暗算。而在库区,美国士兵则戴着棒球帽悠闲地在街头散步,库尔德人还会对他们微笑打招呼。“我们没有杀过一个美国人,我们一直同美国站在一起,我们甚至是热爱美国的。但是,我们也在等待他们前来给予我们的厚爱以回报。”面对媒体镜头,一个普通库尔德人这样吐露着心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