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战争的导火索,为什么是朝鲜?(7)

2014-07-04 10:4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7期
1894年的这场战争,通常被称为“中日甲午战争”,其实这种说法不经意地忽略掉了当年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朝鲜。同属东亚的朝鲜,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中国、俄国和日本之间,也是列强踏入东亚的最后一块神秘封地。从19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朝鲜问题逐渐成为东亚国际关系的焦点。朝鲜,成为新兴近代国家日本与传统宗主国大清王朝的角力场,并最终引燃了中日大战的导火索。

剑拔弩张

也许正是顾忌到《天津条约》里对于“一方出兵需告知对方”的约定,当1894年全罗道的东学道人起义发生时,虽然接到袁世凯要求清廷出兵干预的电报,但清廷并没有马上做出决定。而且,他们也注意到,与上次“开化党”发动的甲申政变不同,这一次东学党人起义并不反华。不过袁世凯还是认为这是一个尽宗主国责任的机会,他在给李鸿章的电报告知朝鲜国王请求出兵的消息时说:“如不允,他国人必有乐为之者,将置中国于何地,自为必不可推却之举。”李鸿章也认为“韩国归中国保护,其内乱不能自我了结,求中国代其戡乱,自为上国体面”,也建议朝廷派海军赴朝平乱。

1894年6月2日,就在清政府正式接到来自朝鲜的求援的第二天,日本驻朝鲜临时代理公使杉村浚派人探访袁世凯,打探朝鲜是否已经请求清国出兵一事。袁世凯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内定意向,一旦获得正式公文,待命部队即可出兵。

此时蛰伏了10年的日本,已不甘坐视中国对朝鲜的控制。《天津条约》签订后,日本对朝鲜的渗透变得顺理成章,并且不断扩充国家的军事力量。根据宗泽亚所著《清日战争》,1886年,清国和日本国对朝鲜的贸易额之比还是83∶17,到了1892年,这一数字已变成55∶45,水平已趋于接近。日本在朝鲜贸易的急速增长,也显示清国对朝鲜的宗主国地位发生动摇。从日本方面来讲,他们也绝不会再“忍受”清朝在朝鲜独享控制权的局面。

另外,日方对袁世凯本人也心存戒意,在他们看来,满腹野心的袁世凯必定试图通过援兵入境进一步明确清国和朝鲜的宗属国关系,为自己建功立业。另外,袁世凯虽然口口声声丝毫不会伤及日本官民,可1882年朝鲜“壬午事变”时,正是他派出清兵杀伤日本官民。

所以杉村得知袁世凯的态度后,立即给日本外务省发去急电,告知“朝鲜政府有请求清国派遣军队之意向”的急电。日本政府当即召开临时内阁会议,一致通过“保护驻朝公使馆和在朝国人安全”出兵朝鲜的议案。第二天一早,杉村亲自拜访袁世凯,明确表示:如果清朝出兵,日本也必将出兵,保护侨民。

也就在6月3日这一天,袁世凯接到朝鲜请求清国派兵的正式公文,他立即电告李鸿章,并把与杉村浚的会谈情况作了报告。对于日方的反应,袁世凯的判断是:“当前日本国内多事,即便日本出兵不过也是以保护公使馆名义派遣区区百余兵力罢了,对清国出兵不会构成威胁。”李鸿章赞同袁世凯的建议,决定派兵入朝——甲午战争结束后,当时国内即有舆论谴责袁世凯,一种意见认为是他的错误情报导致李鸿章做出派兵赴朝的决定,以致局势升级,最终导致战争——第二天,李鸿章令北洋舰队之济远、扬威、平远三舰,驶赴朝鲜,停泊仁川担任护卫。同时命直隶提督叶志超、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统兵2000余人,由海道赴朝,驻扎于牙山。

按照1885年《天津条约》的约定,6月6日,清廷将出兵朝鲜的决定告知日本政府。在清廷看来,这是执行“上国”保护“属邦”的使命,具有不容置疑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可是清朝的反应又引起日本政府的高度警觉。日本外相立即语气强硬地回复,一是表示“日本历来不承认朝鲜是清国属国”,同时再一次明确表示:日方也会出兵。

6月9日,原本请假回国的日本驻朝鲜公使大鸟圭介,搭“八重山号”军舰到达仁川。日方借此机会,紧急凑集70名海军陆战队员随他赶赴朝鲜。他们在仁川与停泊在那里的5艘日舰汇合,又临时从各舰抽调海军队员加入先遣陆战队,组成总员488名的临时战斗序列,以保护使馆为名,第二天一早由陆路赴汉城。几天后,日本又陆续增兵。

就在中日两国陆续向朝鲜出兵时,在国内外政治军事压力下,6月10日,东学党人与朝鲜政府议和,起义军退出全州城。清军并未与东学党军接触,朝鲜内战实际已经停止。于是朝鲜政府在6月13日致函袁世凯,请求清朝撤兵,以解除日方借口。李鸿章得报后,当日即电在朝鲜的叶志超,令速调部队回牙山,准备撤兵回国。

这时,日本方面也觉得朝鲜情势与之前的判断有差异。“他(大鸟圭介)一进入汉城就已感到和从本国出发时所预料的情况有所不同,朝鲜国内出乎意料地平稳,中国派去的军队只是驻扎在牙山并未进驻内地”,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后来在其回忆录里写道,他也意识到日本眼下“已成骑虎之势”。他转而又说:“考虑到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成败的关键完全取决于兵力的优势,所以决定仍按政府原定计划迅速先将预定的混成旅团派往朝鲜为万全之策。”于是,日本混成旅团第一批先发部队开始在仁川登陆。

日本大举增兵,又惊动了清朝。6月15日,袁世凯与大鸟会谈,双方初步达成双方不再增兵的口头协议。同一天,日本召开紧急内阁会议,日方认为:朝鲜的农民骚乱尚未彻底平定,此时不应立即撤兵,而应该帮助朝鲜彻底整顿政治,以断绝再次骚乱的祸根。于是他们又提出一个新方案:要求大清国和日本一起“改革朝鲜的内政”。这样实际上也给自己找到了继续留在朝鲜的理由——日本的方案当然遭到清朝拒绝。清国强调,“朝鲜内乱已经平息,朝鲜内政改革应由朝鲜内身解决,清日两国应该立即撤兵”。

6月22日,日本政府向清政府发出“第一次绝交书”,声称:“设与贵政府所见相违,我断不能撤现驻朝鲜之兵。”此后,便着手开始单独改革朝鲜内政的策略,并向朝鲜增兵。第二天,第一批上陆的混成旅团主力在京城完成集结部署。而6月25日,第三批清军在牙山登陆,驻朝清军总数达到2465人。

双方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