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镜头里的摇滚时代(2)

2014-07-03 09:5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7期
“照片本身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永远是世界本身,以及你的观看方式。”以汉内斯的经历,所有乐队的巡演生活——即使是明星乐队——其实都单调无趣:到机场、搭飞机、去酒店、进现场、回酒店。汉内斯试图在“程式化”的轨迹中寻找,到底哪个瞬间真正属于我的镜头?最后他发现,乐手走上舞台前的两分钟,是他的镜头跟人物发生关系的最重要一刻。

以汉内斯的经历,所有乐队的巡演生活——即使是明星乐队——其实都单调无趣:到机场、搭飞机、去酒店、进现场、回酒店。汉内斯试图在“程式化”的轨迹中寻找,到底哪个瞬间真正属于我的镜头?最后他发现,乐手走上舞台前的两分钟,是他的镜头跟人物发生关系的最重要一刻。“一切都准备好了,人群在台下欢呼,乐手在后台等待出场,那个时候他们会有点紧张,无暇旁顾,但他们不介意我的存在,我可以让他们无需抽离情境就接受我的镜头,所以一切都在最真实的状态。”后来,这些照片都成了汉内斯最出色的作品。

因为这样一种家庭成员式的“信任”,他的镜头也得以进入摇滚明星们的日常生活。“我的作品很多是家庭合影式的,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一起开心。”汉内斯说,当年那些媒体并不看好这种照片,他们认为“太私人了”,缺少明星光彩。但乐手们自己看到这些照片都很喜欢,觉得这是为他们自己拍摄的,不必被拿去给杂志换钱。当时“发电厂”乐队正大红大紫,汉内斯是唯一一个被他们准许拍摄表演现场和私人生活的摄影师。

发电厂乐队(1981)

发电厂乐队(1981)

他的“摇滚明星”系列后来获得无数展览邀请,也包括此次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的个展。作品包括:《后台》(Backstage)、《黑色舞台》(Blackstage)和《天后+天王》(Divas + Heroes)。前两部分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完成,最后一部分直到2008年才结束。在这之间的整个90年代,已经成名的汉内斯得到很多时尚商业摄影的邀请。汉内斯说,他并不排斥商业摄影,但尽量避免陷入“被控制的状况”。在当时的时尚摄影圈,汉内斯因为题材、视角独特而成为异类,他把模特儿带入丛林和大象一起工作的“疯狂行径”,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尚圈中被视为是一种新的视觉语言。“他们觉得我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就是那个能给他们讲故事的人。”汉内斯告诉本刊。他传播度最高的一组作品——万宝路“牛仔”的巨大成功,使他的创作自由获得极大扩展。于是,他在2000年以后再次回到摇滚世界。

说起重启摇滚主题的缘由,汉内斯说,最初的灵感来源于90年代一本名叫《Bravo》的德国杂志。“他们会向读者随刊赠送一些摇滚乐队的海报,每次只有画面的局部,当读者持续购买五六期之后,就可以把它们组合为一张完整的海报。”汉内斯说,最终是他14岁女儿的一个要求让他开始行动:他们家里有一面非常大的空白墙壁,女儿想要挂一张摇滚女明星金·怀德(Kim Wilde)的照片,他没有办法扩放这么大幅的照片,于是想到《Bravo》的海报。他把当年拍摄的金·怀德的照片先做扫描,然后分成42份A3纸大小的海报,再组合成一面照片墙。“在近处,这些照片只是一些小点,但从远处看,这些点就成为一张完整的图片。”

汉内斯把这种方式称为“转化”(Transformation)——他希望六七十年代的艺术形式和内容能够转变成当代的话语。“借助苹果电脑、打印机等现代技术,把过去带入现在。”但汉内斯·施密德强调,这种创作方法并非打印照片这么简单,而是两个时代之间的图像语言的转换。

现在,抛开西方摄影家通常难以避免的对于东方主义的偏好,汉内斯·施密德用“参与观察者”(A Participant Observer)这样的概念来描述自己在拍摄中的一贯角色。摄影对于汉内斯来说,是某一种人生的出发点,而相机则是“工具”。就像他一直说的:“照片本身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永远是世界本身,以及你的观看方式。”(本文图片由汉内斯·施密德提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