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镜头里的摇滚时代

2014-07-03 09:5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7期
“照片本身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永远是世界本身,以及你的观看方式。”以汉内斯的经历,所有乐队的巡演生活——即使是明星乐队——其实都单调无趣:到机场、搭飞机、去酒店、进现场、回酒店。汉内斯试图在“程式化”的轨迹中寻找,到底哪个瞬间真正属于我的镜头?最后他发现,乐手走上舞台前的两分钟,是他的镜头跟人物发生关系的最重要一刻。

1977年,瑞士摄影师汉内斯·施密德(Hannes Schmid)结束他在非洲部落的8年探险,回到家乡苏黎世。重返常态世界第一天,他就被在唱片公司工作的朋友路易·斯比尔曼带进一个摇滚演唱会现场。那晚出场的是“现状乐队”(Status Quo),对流行文化毫无了解的汉内斯目瞪口呆,觉得那种演唱简直是“可怕的音乐”,但现场的氛围在他眼里却相当迷人。“观众绑着绷带,欢呼,头发飞扬,真是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汉内斯回忆当时情形。演唱会后,路易邀他留下来加入乐队聚餐。长桌一字排开,狂欢开始,但乐手们不喜欢汉内斯的摄影师身份,想要把他赶走,因为“餐桌上不需要摄影师”。好在探险故事帮了汉内斯的忙,乐手们不但对他发生了兴趣,还邀请他入伙拍照。

从那晚以后,汉内斯开始了8年跟拍摇滚乐队的生涯。从1977到1984年,他拍摄了257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乐队,留下10万多张影像,用镜头记录了一代西方摇滚文化。“摇滚明星”系列,也让他成为世界范围内的著名摄影师。

瑞士摄影师汉内斯·施密德

瑞士摄影师汉内斯·施密德

汉内斯1946年出生在苏黎世山区。1968年,他大学毕业成为工程师,却决定申请去南非开普敦的鲁思普劳斯艺术学校(Ruth Prowse School of Art)学摄影。“去南非就是瞬间迸发的想法,我觉得自己要去发现这个世界。”汉内斯·施密德告诉本刊。他在那所学校只待了两个学期,发现自己对老师教的那些技术性的东西不感兴趣,于是中途退学,带着一部廉价相机开始在非洲漫游探险。

那个年代,有相机的人还非常稀少。汉内斯发现,只要手里拿了相机,他就能够被当地人接纳。“相机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们的世界。所以从一开始,我对拍照本身并不着迷,吸引我的是这个小小的黑盒子带来的人的变化。”

汉内斯·施密德摄影作品: 摇滚歌手艾利斯·库柏(1980)

汉内斯·施密德摄影作品: 摇滚歌手艾利斯·库柏(1980)

当时在非洲几乎找不到洗印的地方,汉内斯每次都把拍完的胶卷寄回瑞士,请他姐姐送去冲洗。在非洲那几年,他从未间断拍摄,却从没有看到过自己拍出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直到回返瑞士。汉内斯说,当他终于看到自己的作品时,其实有点失望,因为和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但汉内斯也因此意识到:“可能我拥有的是属于我自己的视觉世界,而不是真实存在的那个世界。这两个世界差距非常大。不过没有关系,摄影只是我用来感知世界的方式。”

他把这种摄影观念也带到了摇滚时代。在汉内斯的回忆中,20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期,他把摇滚的兴起看成是一场“年轻人的起义”,“以一种和平挣脱的方式去反抗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反对保守的体制和父母”。这样一个人群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文化现象让汉内斯·施密德着迷,而对摇滚音乐本身,汉内斯始终不太感兴趣。事实上,他只喜欢过两个乐队,但理由在摇滚迷看来也是非常可笑的:一个是摇滚殿堂级歌手密特·劳弗(Meat Loaf)。“他在演唱会上随时处于一种将死的状态,超过300磅的体重让他在唱歌时有很重的喘气声,每次在他的演唱会上,我都几乎忘记了拍摄,这对不喜欢摇滚乐的我来说不太寻常。” 汉内斯说,另一个是美国早期女子硬摇滚乐队Heart,他尤其喜爱主唱安·威尔森(Ann Wilson),“难得曲调优美”。 

也许正因为他不是狂热的歌迷,台上台下,汉内斯的镜头的表现力与众不同。从“恐怖海峡”(Dire Straits)、“皇后”(Queen),到“发电厂”(Kraftwerk)、“金发女郎”(Blondie)……汉内斯跟着他们到各国巡演,汉内斯的名字也随之传播,在摇滚圈越来越有名气。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汉内斯往往抛开摄影师的身份,把自己当成乐队成员。当年跟拍澳大利亚的AC/DC,他和乐队一起到英国、德国巡演了两周,主吉他手安格斯·扬(Angus Young)问他:“你的相机在哪里?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你拍照?”汉内斯说:“因为我还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安格斯·扬觉得这个摄影师肯定是疯了,跟着全世界如此有名的乐队巡演两周,居然一张照片都没有拍。从那以后,安格斯·扬随时随地都在找他,以为自己可以帮这个可怜的家伙一把。有一回,AC/DC全体成员正在舞台上演唱,安格斯·扬突然停下来,大喊:“汉内斯在哪里?快上来!”他只好爬上舞台去拍了几张。汉内斯指着一张拍摄于1979年的安格斯·扬的照片说:“你看,他大汗淋漓,正抱着吉他愤怒弹唱。那时我就站在舞台上,在他身边,所以能够自由地勾勒线条、调整光线。”这张照片后来被德国著名的弗科旺博物馆(Musuem Folkwang)收藏,评论家认为它能够代表那个时代的摇滚文化精神。汉内斯说:“摇滚音乐本身并不是摇滚文化,是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构成了摇滚文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