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星云大师: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3)

2014-07-03 09:41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7期
《金刚经》中,佛陀问:“如来有所说法否?”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法。”在弟子们眼中,星云大师口述史《百年佛缘》与他之前其他著作最大的不同,是他将一己化作灯蕊,以一生点燃自身,去照亮百年中的佛教人事物。

人间佛教:未知生,焉知死

“一个出家人的生活多枯燥,青灯古佛的,这样的人物传记怎么卖得出去啊。”星云大师的传记作者符芝瑛1993年第一次去见他,纯粹是硬着头皮去完成老板交给的任务,她很直接地说:“我是来写书的。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打算信佛,您不用来度我。”星云大师也没生气:“好,我这一生没有什么事不可以摊在阳光下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啊?”

就这样密集接触了一年多。符芝瑛告诉我,她越采访越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他勾起了一个新闻记者的好奇心。“一般人提出的问题,在他看来都不是问题,是你自己的心有问题。他也很少直接告诉你标准答案,这也是跟他交往中最有挑战、最有趣的地方。”一开始站在出书的角度,她总是有意识地去找一些卖点。比如星云大师在台湾跟国民党走得很近,就有人批评他是政治和尚;也有人说,佛光山很有钱,太商业化,世俗化。符芝瑛就去问:“别人说你是政治和尚。”他一点都不生气,说:“和尚也是人,政治就是众人之事,如果社会有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应该置身事外。我请问你,和尚可以免除兵役吗?不可以啊。到了投票的时候,政府可以限制和尚不去投票吗?不可以啊。”就像有人跟他说:“大师,这尊佛是水泥做的,没有灵性。”他说:“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大佛,你看到的是水泥呢?”久而久之,符芝瑛觉得,星云大师一点点地把她认知里一些固化的东西敲碎了。她承认:“我被星云大师打败了。”他说话深入浅出,让那些以前对佛教不了解,甚至是有很多误解的人,以非常自然而愉快的方式进入他的世界。他的人格魅力,他毕生投入无怨无悔的精神,更是完全打动了符芝瑛。一年多后,在美国西来寺,她自己皈依了星云大师。“我选择佛教,就是因为星云大师把佛教人间化了。如果是那种传统的山林佛教,我可能不会进来。”符芝瑛说。

20世纪80年代蒋经国当政台湾时期,推动了台湾十大建设,台湾经济腾飞,变成了亚洲四小龙之一。人能够活下来了,活得好了,开始追求自我价值实现,之后希望可以帮助别人,服务社会,对佛教的信仰也从求佛,到信佛,到学佛,最后到行佛。虽然佛教教义2000多年没有改变,但从50年代开始,随着整个社会的慢慢改变,随着一代代年轻人加入进来,台湾的弘法方式也在随之改变,是外向的,活泼的,跟环境很贴近的。星云大师和他的人间佛教正是其中的重要推动者。

星云大师在自传里说,他自幼接受传统的丛林教育,但当他和人间社会接触时,却感觉佛法应该适合时代来给予新的诠释,“重新估定一切价值”。“回想我童年出家,老师们都叫我们睡在地下,都说沙弥戒不可以睡卧高广大床,但令人不解的是,佛教为什么又要教人念佛,以求西方极乐世界去享受富乐呢?现在一般社会人士都说‘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佛教为什么又要批评他们‘不是冤家不聚头’呢?我们平时出门坐个公共汽车,也要花个几块钱,可是为什么佛教又要把金钱视为毒蛇呢?”过去太虚大师曾提出“人生佛教”,星云大师在弘法实践中思考,人生需要佛教,但什么样的佛教才是人生需要的呢?他发展出“人间佛教”的思想,把佛教落实到生活中,使之现代化,通俗化。

国际佛光会中华总会秘书长觉培法师告诉我,人间佛教绝对不是把佛教俗化,而是“把佛法化入到人间”。“过去进了寺庙拜拜是好人,出了寺庙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但把佛法化入人间,是怎么把佛的精神化入到日常生活中,从我们这些实践者的角度看,非常不容易。第一,要让信众听得懂佛法是什么,就好像一个博士讲话,要让幼稚园的孩子听得懂。第二,要让民众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能接受。第三,接受了,还要去实践,变成一种生活。比如我们倡导的佛光人信条‘四给’: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没有什么大道理,就是简简单单16个字。这个‘佛法化入生活’的功夫是深者见深,浅者见浅的。冠之以‘俗化’,那就理解太浅了。”符芝瑛告诉我,佛教里有“观机逗教”四个字,就是观察和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他的背景、个性、职业,然后用适合对方的方式去沟通。这方面星云大师是非常细腻的。她举了个例子,佛陀纪念馆在建的时候,星云大师每天都要人推着去工地,早晚好多趟,就是为了让自己化身为一个普通人,设身处地看看在佛教里面,人需要什么。比如地面倾斜度多少,他说:“如果像我这样坐轮椅的人觉得不方便,那你们的设计就不对,就必须要改。”佛馆广场上有一个巴士车形状的厕所,也是他设计的。“坐了那么远的车,不要让人家再走很远才可以上厕所。但建在外面又不好看,怎么办?外面有个很大的停车场,干脆把厕所也做成巴士车的样子,藏于无形。”

觉培法师推荐我去佛陀纪念馆走一圈,“能看到从生到死的整个过程,就是佛教化入生活最典型的例子”。她告诉我,星云大师认为,佛教受到社会最大的扭曲与误解,就是把佛教当成是度死的宗教,一般人不知道佛教平时有何用,总是等到人“死”的时候才想到需要佛教诵经超度,致使佛教难以融入“生”活里。为了引导人们重新估定佛教对人生的价值,他在佛陀纪念馆里设计了一套“人生礼仪”,希望家庭在婴儿一出生时,就到寺院取名,求学时行入学礼,成年有弱冠礼,结婚时有佛化婚礼,生日有祝寿礼,甚至往生佛事也能依佛教礼仪举行。佛陀纪念馆的“五合塔”就是举行佛化婚礼的所在,内部陈设典雅而喜庆,一张几十年前的黑白老照片尤其吸引人,朴素佛堂背景下,一对穿西式礼服的新人正在互相行礼,中间站立着年轻的星云大师。五合塔义工告诉我,那是师父证婚的最早一次佛化婚礼。1951年,星云大师正在宜兰弘法,“政工干校”的军官李奇茂准备和宜兰铁路局运务段段长张文炳的女儿张光正结婚,张文炳是虔诚的佛教徒,因此找来星云做证婚人。如今60多年过去,李奇茂马上要90岁,佛光山打算邀请他来佛光山祝寿。

符芝瑛最近几年回台北担任《人间福报》社长,家人都在上海,她平均两个月才回家一次。星云大师见了面常常催促她,“快把手上事情处理一下,回去看看家人”。皈依佛教也改变了她对生老病死的观念,爸妈还在的时候,她就带他们去了趟基隆极乐寺,去看百年之后的地方。爸爸说,这地方不错,面海背山,很光亮,而且这里离台北很近,以后你们来看我也很方便。就买了两个位子,他们过世后依言安葬在了那里。现在只要有空,她就坐半个小时的火车去看他们。她告诉我,爸爸走的时候,佛光山的法师过去念佛8个小时,他是笑着走的。这些点滴让她觉得,人间佛教不给人很多压力和束缚,很人性,很温暖。

“人间佛教有点像是儒家,未知生,焉知死。我们有家庭,有子女。传统佛教说,你要把这些东西都丢掉,现世的东西都是丑恶的,你去求神拜佛的目的是为了到一个美好的未来。星云大师不是这样,他说,如果人活在世界上,没有人结婚,没有人繁衍后代,人不就绝了吗?既然已经选择了有婚姻,有孩子,那就把你的角色做好。夫妻家庭关系很好,孩子教养得很好,你自己就是一个佛国。如果你的生活都处理不好,去求佛不是太远了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