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对仿拟再仿拟,从而抵达真实(3)

2014-06-27 09:5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6期
“我想给观众充分的时间,去感受电影内部的声响风景。有人告诉我,只要你确实思考过了哪些配乐要进入电影,即使这些音乐并没有直接存在,它们最后也能在感官意识上反映出来。我尝试了,真的是这样。”——西蒙·特纳

有意思的一个插曲是,在给《珠峰史诗》配乐时,特纳曾应BFI的要求,提供给对方一段5分钟的概念样片,在各种人工仿拟制造的声音中,特纳录制了一段真实的呼吸声,呼吸的人是著名女演员蒂尔达·斯旺顿。“因为我配乐的一个最开始的想法就是,登山的人会缺氧,因此需要大力呼吸。然而,BFI的人听过之后,说很好,除了那段呼吸声,他们要求去掉这段声音。”也就是说,用真实的方式反映真实,结果其真实性反而被否定了。最终,特纳使用小号中残留的口水在吹奏时发出的声音,来模拟了呼吸声的概念。

“我最不想做的,就是把《珠峰史诗》配成旅游地理片或者瑜伽音乐片,而我自己像是个去尼泊尔民间采风回来把民谣素材得意地展现给世人的编曲者。我们得记住,这部片子最初在1924年公映时,是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的,里面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西方中心主义等等议题,甚至引起了外交风波。直到今天,作为英国人,我们仍需审慎面对这一现实。”特纳说。

从题材上看,《冰川的沉默》和《珠峰史诗》具有内在的一致性:都是人类史无前例地对大自然的挑战,均以失败而告终,都反映了上个世纪头20年西方帝国扩张时代的英雄主义倾向。并且,两次探险都采用了相同的技术装备,当然,攀登珠峰时,因为时间上晚14年,各种方面的设备都变得更加先进。然而,与斯科特船长确定无疑的失败不同,攀登珠峰的登山者埃尔文和马洛里到底有没有成功登顶,直到现在还是一个谜。“毕竟,他们最后被目击时离顶峰只差200米,然后一阵云雾过来,什么都看不见了,云雾散开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踪迹。”特纳说,“我宁愿相信,他们其实已经登上了顶峰,在归途上遇难。”

片尾的字幕卡上写道:“科学和理性最终在大自然面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有限性。”不知道1924年的观众看到这一宣判会是什么感觉?“有趣的是,在两次探险之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原来,战争正是人类这种愚蠢和勇气的来源。我与研究这段历史的一位作家聊过天,他向我解释了为什么当时这些人要去做这些事情,要去登全世界最高的山,传说西藏宗教里被神保护的山,因为他们已经见识过地狱的景象。站在山脚下仰望神山的感觉与面对一排排开火的机关枪完全无法相比。勇敢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也许就是这部影片最核心的问题。因此,我为《珠峰史诗》的结尾配乐与《冰川的沉默》迥然不同,《冰川的沉默》的片尾是一种悲哀、沉重的哀悼感,而《珠峰史诗》在登山者倏忽失踪、高潮戛然而止之后,几乎是以一种狂欢的方式收束。”特纳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