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对仿拟再仿拟,从而抵达真实(2)

2014-06-27 09:5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6期
“我想给观众充分的时间,去感受电影内部的声响风景。有人告诉我,只要你确实思考过了哪些配乐要进入电影,即使这些音乐并没有直接存在,它们最后也能在感官意识上反映出来。我尝试了,真的是这样。”——西蒙·特纳

德里克·贾曼奠定了这段际遇得以继续生长的基础,在与贾曼合作之后,特纳确定了自己毕生最重要的一个身份:录音师。他大量地收集自然音响,建立自己的声音材料库。“我曾经是一个录音狂人,走到哪里录到哪里,朋友都彼此警告,说西蒙又来了,小心被他录音!”特纳笑道,“如今我录得比以前少了,但是还是保持这一习惯,我在海外旅行的时候录音更多,因为我感觉我对伦敦、英格兰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

在柏林墙旁边的一条金属长凳上,特纳发现用拳头敲击凳子发出的声音具有一种特别的质感,“能够听到锈斑在长凳内部振动”,他录了下来。3年之后,这一声音被用在《冰川的沉默》中南极冰川首次浮现在1910年这支远征队眼前的时候,特纳觉得,金属长凳上的铁锈和这一场景的语境特别相符,就好像后来斯科特遗留下来的小屋中所有东西都在不住地锈坏的感觉类似。《冰川的沉默》结尾处的那场致命暴风雪的配乐,特纳使用了他在京都听完一场音乐会后录下的丝质舞台幕布摩擦的声音。“那应该是一块安全幕布,我马上知道我应该录音,当时我手头有一个索尼的卡带录音机,于是我就简单地让机器的麦克风一侧划过幕布表面,后期再输入电脑进行处理。”

尽管《冰川的沉默》的配乐起点,是一段在斯科特小屋现场录制的空白音响,片中还尽可能地使用了当年的遗物和资料来还原历史声音——远征船上的铃铛、斯科特随身携带过的《蝴蝶夫人》的唱片、1910年在斯科特葬礼上吟唱的赞美歌,等等,然而,《冰川的沉默》中大量的配乐并非是自然现实的直接反映:片子一开头的冻原荒漠,冰冻的声音其实是特纳在自家厨房用锯琴拉出的音响。远征队跨越南太平洋时,特纳用在大西洋一个码头上录制的硬币掉进水里的声音来模拟海洋。而片中长达22分钟的南极企鹅段落,配的是电子仓鼠玩具发出的声音。“我配乐的过程,其实和庞廷后来剪辑这部电影的方式非常相似,把纪录和想象进行拼贴,既是事实,也是虚构,整体而言是真实的历史,但是建构的过程却应用了大量虚构的细节和想象,我直到后来才意识到自己与庞廷在方法上的高度重合。”特纳说。

一贯擅长拟音的特纳,将这一方法总结为“伪拟音”(Fake Foley)。这是个有趣的说法,拟音本身就是一种虚假,而“伪拟音”通过“对仿拟进行再仿拟”,实现了虚假的叠加。“你以为你听到的就是你看到的,实际上并不是。”特纳笑道,“伪拟音就好像手枪扳机,扣动一下,你的大脑便受到了冲击,认为所闻即现实。然而这就是我们的配乐意图,不是要去再现现实,而是再创现实,是假的,但给人的感觉比真实还要真实。”

《珠峰史诗》剧照

《珠峰史诗》剧照

《珠峰史诗》中,特纳进一步把“伪拟音”的手法应用得淋漓尽致,他甚至有意摒弃了《冰川的沉默》中起步于历史记录的做法。“其实我能够很容易地得到许多历史遗物,导演的女儿至今仍保留着她父亲当年拍摄这部片子时穿到珠峰上去的靴子,我还去了国家地理协会博物馆,那里有不少陈列品,都是当年远征队使用过的物品。我花了3个月,摆脱上一次创作留下来的惯性,决定完全重新开始,不再致力于还原真实性,相反,忘掉现实,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不去做某些事情。”特纳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