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夏布如是

2014-06-26 11:50 作者:王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现在普遍意义上,人们将苎麻织物都叫做夏布,但是在易洪波看来,一些机织纱再用机器织出来的,宽幅的、工业化的面料很难称作是夏布,只有手工的用老工艺做出来的精致苎麻布才是真正的夏布。

易洪波的工作室开在杨梅竹斜街临煤市街路口的二层阁楼上,六月的阳光铺满了杨梅竹斜街,仿佛一脚踩下去的并不是青石板路而是午后炽热的阳光,逼仄狭长的阁楼便像是连接炎热与清凉界的通道,没有绿荫,更不是梅雨,但那似霉而透着幽凉香气的味道,让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我想,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这也许就是易洪波把工作室安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吧。

易洪波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专业,毕业之后在服装业工作过很长时间,虽然学以致用,但日复一日的简单劳动让他感到迷茫。"服装行业,听上去很光鲜,但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每天咖啡杯与设计图,奔走于秀场与缝制间,实际上,大部分人从事的只是这个行业内的某一个工种,一颗细小螺丝钉,找不到存在感和价值感。"

经朋友推荐,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七八年之后,易洪波进入媒体工作。"我对媒体其实一直有很强的好奇心,当时我加入的杂志是刚刚改版,两位主编都是从国外回来的,理念很不一样,他们不追求传媒专业,而是吸纳了很多'外行',这些'外行'的一个共性就是对某一种小文化比较擅长或是资深玩家,我觉得很有意思。"可能是跨行的步子太大了,工作一段时间后,易洪波很快就进入了瓶颈期,"两个主编都十分提倡贡献激情,这让从没熬过夜的我很不适应。"于是,2009年,与很多在写字间里陷入绝境的人一样,易洪波计划出走,准备辞职回老家湖南,做自己的服装品牌。"我是湖南浏阳的,浏阳所闻名就是花炮和夏布,我就想用本地产的布料做一些产品,在长沙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DRPproject。"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成形。"最后等于是破产了,后来原来杂志主编一直叫我回去,我就又回到杂志继续做,也因此从上海跟着杂志一起来了北京。"

但这次回归之后,易洪波始终没有放弃做浏阳夏布的念头,直到2013年年初,他逐渐确定了做面料品牌的方向。"我只做布,把夏布做成一个独立的品牌,直接面对设计师,而不是自己去开创时装品牌。"之所以有这种想法的转变,是缘于他对中国的设计师看法改变了。"几年前,中国的设计师还不是很多,更没有形成所谓的'气候',但这几年,特别是2008年之后,尤其是2011、2012年,差不多所有在国外学设计的人都回国开创了自己的设计品牌。但这些设计师对面料的认知走两个方向,一开始就极为看重面料质感的,无一例外就是依靠国外面料,大多是日本、法国、意大利(的面料),价位非常高;而相对用不起国外面料的,可能就通过国内面料代理商,或者直接去市场上找面料,比如十六铺、王家码头、木樨园,或者柯桥、中大等,这可能是大部分初创的设计师不得不采用的方式。如果设计师在材料上没有想法,怎么体现出设计特性,怎么能成为创造出新的时尚风格?所以我觉得中国时尚行业要真正做好,那么就一定要有人去做优质的好面料。"

夏布者何?

"夏布其实就是麻布,更准确地说就是苎麻手工织造的平纹布。"易洪波说。"读大学之前,我对夏布其实也并不是非常了解,学服装设计后,我接触到了很多面料,对纺织物才开始有所了解。对那种天然的面料,像纯棉、纯麻、羊毛等,我有天生的好感。相对于棉、毛,我更喜欢麻,因为它粗糙、质朴,有触感。麻是韧皮纤维,而棉是棉铃、棉球出来的,让我感觉麻纤维有根性、大地感更强。"

苎麻、大麻都是中国的原产,中国的苎麻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0%。与亚麻相比,苎麻的纤维更长、更好,可以织造出特别精细的面料,"大麻也可以织出很好的布,但是精细程度不如苎麻。"

苎麻布在我国的历史非常久远。古史载:"古者先布以苎始,棉花至无始入中国,古者无是也。所为布,皆是苎,上自端冕,下讫草服。"1988年江苏六合程桥周墓出土的苎麻平纹布,表明东周时期中原地区就已经有比较粗糙、经纬纱宽度较粗、织物密度较稀的苎麻织物了。《诗经·小雅》中还有专门记录麻料脱胶工序的:"东门之池,可以沤苎。"意思是把麻纤维放在清水池中,令其发酵,纤维中胶质(木质的东西)脱掉,以便纺绩成纱。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纺织技术得到了提高,江西贵溪崖墓、长沙楚墓、福建崇安县架壑船棺出土的苎麻布已经达到今天苎麻细布的程度,称为"缌布",在当时与丝绸同义。苎麻布的织造水平在西汉达到非常高的水平,精细程度与西汉马王堆出土的最著名的素纱蝉衣可以媲美。

三国时吴国陆机《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缩根地中,至春日生,不岁种也。"记录了苎麻的生长习性,所谓"不岁种也",是说苎麻为多年生草本植物,不需每年重新栽种。南北朝时期,手工桑麻纺织业得更大发展,有"夜浣纱而且成布者,俗呼为鸡鸣布"之说。到唐代,苎麻布"嫩白匀净,通行四方,商贾辐辏",已被列为贡品。

"除了贵族所用的丝、帛、绫、罗、绸、缎,过去穿的布,常见的其实就三种原材料--大麻、苎麻和葛布,大麻简称麻,苎麻简称苎。在春秋战国时候葛布还有一定的地位,但到了秦汉之后葛布的地位就下降了,因为葛的纤维很短,做起来比较麻烦,大麻和苎麻逐渐就成为了布的主料。棉虽然是唐末宋初进入到中国的,但取代麻在日常生活的地位直到明以后才完成,所以苎麻布称为夏布,是明以后的事情了。明朝虽然棉取代了麻在生活中的地位,但一到夏天,人们还是要穿麻布,因为麻比棉要更加透气,而苎麻又是麻中具有典型透气特点的,所以特别适合在夏天穿着,百姓一般把这种苎麻织作的清凉面料称作夏布。"

现在普遍意义上,人们将苎麻织物都叫做夏布,但是在易洪波看来,一些机织纱再用机器织出来的,宽幅的、工业化的面料很难称作是夏布,只有手工的用老工艺做出来的精致苎麻布才是真正的夏布。

易洪波给我们展示两种苎麻纱线,一种是机织纱,一种是浏阳的老师傅手工绩的,机织纱明显要粗放很多,还有毛,但手工的纱线很细,细到几如蚕丝,并且光泽感很强。"手工的纱线也有很多种,像这个是麻皮,就是苎麻茎外面的表皮,一般都不用这个部分,而是把最外层刮青,再把中间的部分用手撕成薄而细的条。最细的就和头发丝一样,要把麻纤维劈到很细很细,这种技术现在只有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有耐心才能做,即使有这个技术的人现在也不愿意做了,因为特别费事,一天只能做出一两,最多也就几十克。"

夏布的制作过程大概分为剥麻、绩纱、织布和后处理四大步骤。谭嗣同的《浏阳麻利述》里面有翔实的图案资料记载,刮麻的刀、麻线、麻绳;将麻纱线放在一个上面小下面宽的竹杆上,绩成一个葫芦状;织布的经纱、纬纱等等。

所谓剥麻,就是将苎麻砍下,去掉叶子,剥下茎皮。明代宋应星《天工开物》记载:"凡苎麻……色有青、黄两样。每岁有两刈者、有三刈者,绩为当暑衣裳、帷帐。凡苎皮剥取后,喜日燥干,见水即烂。"

剥麻之后的绩纱即是纺线。"纺苎纱能者用脚车,一女工并敌三工。"(《天工开物》)"现在在浏阳,婆婆们绩纱的时候要把原纱放在桶里,用砂子压着,一手拿着竹杆,'哒哒哒'手不停息,最终绕成一个两头大沙漏形团子。"很早以前,大概明清时候,绩工完成之后,就会把纱线带到早市去卖,一般就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建国后也有,现在完全就没有了。

织工把绩好的纱线买回去后,就可以按自己所要的幅宽织布了。"在浏阳和我合作的老师傅,从16岁就开始织布,现在已经50多岁了。这次回浏阳刚好赶上老师傅在后院空场上做日本订单的和服带子。在织布之前,要将经纱按照幅宽牵好,分配好不同的颜色,牵疏入筘。筘板好像是箅子,要一根一根把纱线入筘,所以有成语"丝丝入扣"。中国古代夏布的粗细规格以'升'表示,即规定的布幅(约1.5市尺)内每80根纱为1升,约为每毫米1.6根纱。周代还规定了粗细夏布的不同用途,7-9升的粗苎布供奴隶、罪犯用,也可作包袱布;10-14升为一般百姓穿用;15升以上细如丝绸,仅供贵族用;最精细者达30升,供王公、贵族制帽用,称麻冕。可想而知,织一匹细夏布,要牵多少丝入这个筘。"牵好经线之后,还不能织,而是要上浆,用早稻的糯米浆,将经线刷上几遍,"苎麻只有上米浆之后比较光滑才可以织布,比较硬挺。"上好浆的经线经过晾晒之后,就可以织布了,织布的工具是梭子,有牛角、木头等不同材质,过去老师傅还会在自己的梭子、筘板上刻上自己的名号。梭子两边有梭眼,把纬线穿入,通过脚的不停踩动使织布机上下的综片摆动,左右交合,从而将纬线织入。"19世纪20年代,一个美国人在中国拍的记录中国民间手艺的图片成的一本书叫《手艺中国》。这里面提到这种织夏布的低位脚踏织机,是由中国发明,大概在唐宋经过阿拉伯传到欧洲,影响了欧洲纺织业的发展。中国的汉字'機',就是商周时候根据这种丝织设备,象形而来。"

最后,就是成布的后处理,包括脱胶、漂白,染色等环节。在浏阳一位老外贸局长的家中,易洪波看到了一些用于染色的材料记载,"有黄栀子、石榴皮、红木等,但我没有看到染后的效果,我的夏布现在在云南染,原料和浏阳的都不一样。"

由于手工夏布的织做非常麻烦,所以现在做夏布的人越来越少了。易洪波告诉我们,目前,夏布的产地主要集中在江西分宜、万载、萍乡一带、川渝的荣昌、隆昌等县和湖南浏阳、醴陵、平江等地,"古代广东、福建、湖北、安徽也都有,直到清朝后就主要集中在长江一带,主要是长江以南的鄱阳湖以西到洞庭湖以东的地区,主产区就是江西和湖南。江西、湖南和四川这三个地方的夏布风格有些不同,浏阳夏布名品叫作'鸡骨白',因为所做出来的夏布特别白,精细程度成为一时之最,另外染色布比较多,但手工艺凋落得特别快,现在几乎看不到什么了;江西的夏布工艺保留得很完好,不像浏阳,现在的特点是比较工业化、产业化,做粗布、装饰用布比较多;四川夏布则既做得精致,手工成分也保留得也比较完整。"

浏阳夏布艰难复兴

"苎布,一名夏布……浏阳、湘乡、攸县、茶陵皆出苎布,世称浏阳最佳。"据地方志记载,以苎麻、大麻为原料的浏阳夏布,曾以织工精巧、质地特别细腻称雄于世,明代即被列为朝廷贡品,历来有杭州纺绸换浏阳夏布之说,清中叶已负盛名。谭嗣同在《浏阳麻利述》中称浏阳夏布"战天下之商务而未尝遇敌"。

浏阳夏布之所以"世称最佳",在易洪波的理解中,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就是苎麻的品种、品质好,"苎麻把干茎的皮刮掉基本是白色的,是鸡骨白产于浏阳的基础。现在能做到这种洁白的,四川还可以,浏阳本地找不到好的材料了。"第二,浏阳布在后处理时,漂白技术很好。"祖辈一直自豪的漂白技术,其实就是在浏阳河边上日晒夜漂,一周左右,布上还有一些水、石经过后留下的纹理,特别好看,不过这种技术现在已经基本成为一个传说了。"第三,手工艺技法独特,除了名扬四方的鸡骨白,浏阳其他的夏布还有三丝罗、六丝罗,纱布,平纹布。"三丝罗就是将苎麻纱线织成罗布的样子。"这种高超的制作技艺曾多遭效法和流传,清代李如旻在《二水楼文集》中写道,"明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有湘人傅长德者,举家由浏阳徙至李家渡之界湖村(南昌市附近),开作坊,织夏布。是为吾乡有夏布之始,于吁独一无二焉。"直到19世纪80年代,湖南省内的一些夏布工厂还要专门从浏阳请老师傅进行技术指导。

曾为翘楚,奈何斜阳,现在浏阳本地织夏布的人几乎凤毛麟角。"种苎麻的人就很少,一个村子方圆几十里,可能就只有一家还在种苎麻。像给我的师傅提供原料的麻农,本来今年也不打算种了,年初的时候就问我们合作的师傅还要不要,如果不要他也不再种了。"绩线也没人愿意做了,"一般都是老婆婆,她们还要帮外出打工的子女带孩子,农闲的时候可以去花炮厂做做零工,活计简单还比绩线收入要高。"而且,浏阳夏布99%是要出口,大多是日本和韩国的订单。

"现在做夏布几大产地基本都是做出口。江西做的有一部分还是留给国内的,做装饰布,在北京木樨园就有做江西布的,主要是给影视剧拍戏用,真要是拍一部戏用的布还很不少的。"易洪波从架子上拿出了一匹他们给韩国订单做的夏布,是染成了色块装,看起来很像是手感比较粗的床单,"这种布的纱是机织纱,但是布是用木织机织的。"一问,果然是做床上用品之用。"韩国的夏布需求非常大,除了生活、服饰用,他们还有另一个重要用途,就是葬礼,披麻戴孝,他们对婚礼和葬礼的礼制保存还是很完整的。葬礼的礼服要分五个等级,最亲的亲属所穿的麻是最粗糙的,就是强调丧亲之痛已经远大于切肤之痛。远亲则细麻布即可。"

日本也是非常喜欢夏布,他们自己也会做夏布。越后盐泽地区文人铃木牧之曾在《北越雪谱》中有一段雪域民族特有的夏布织做的描写:"在雪中纺线,在雪中织布,用雪水清洗,在雪中晾晒。有雪才有'缩'(日文绉布之意)。雪是缩之母。"在日本,"街上的很多店招都是夏布材质,比如靛蓝色夏布,上面做了靶染,就是用刻版和模具将需要的部分脱色,再染上自己的图案,还有将原色夏布印上自己店铺的文字等等。"日本从浏阳订做坯布,之后自己做后处理。"他们很擅长做后处理,比如整烫、脱浆、植物染等。他们的染色技术还是很好的,颜色质朴、自然,比如这个野蚕丝,是浙江做的,再拿到日本染色,再拿回中国织。日本有很多染色工坊,他们会自己种植染料,配色剂,煮炼。日本很讲究质量,所以虽然浏阳只是做坯布,或者即使只是绩织过程,他们也会带一些好的技术过来,比如冲绳、菲律宾等地的手工织布经验等。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

酝酿一个真正的面料作坊

易洪波的夏布品牌"SUMMERWOOD-夏木",去年年底在杨梅竹斜街59号曾做过一次夏布主题展览,他也已经和一些设计师合作出了夏布的服饰作品。今年十月的北京设计周将主题定为"夏布之美",易洪波和他的夏木也会应邀参加。但这些,在他看来还远远不够。

为了对夏布有更好的了解,易洪波计划今年年底到上海学习夏布织做,"可能会从浏阳请一些师傅来教。只有了解它,才能改变它,进步它。就像是服装设计师,他并不一定是绣工,有多好的裁缝手艺,但他一定要懂。"

"在材料这一块,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在大规模来料加工的领域确实很大、很牛,但自主开发、设计就相对薄弱多了。所以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把夏布做得更好一点更现代一点,让设计师觉得除了法国日本意大利,中国原来也有很好的面料。其实我们是可以做到的。浏阳的夏布99%都是出口日本,而日本一贯以挑剔为名,所以品质上肯定没问题,既然我们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面料品牌。我希望把夏木按照意大利面料作坊的模式来经营,他们的生产周期是很长的,比如一个设计师在选样、定版、打样再到最后的大货出完,差不多要三个月的时间。但他们的开发能力特别强,我刚才拿的小样的册子,那已经是我所有的布样,但意大利好的面料作坊能给你好几本很厚的册子,都是他们开发的不同系列,挑了之后可以加入自己的设计,比如图形、颜色,但现在我还做不到。"

去年,易洪波在失物招领的一次活动中,见到了MakiTextileStudio的设计师真木千秋。"这是日本的一个品牌,但工坊设在印度,有20多年了。"真木千秋在武藏野读完纺织之后,又去美国著名的罗德岛读设计,毕业之后她全世界旅行,到南美、亚洲、欧洲等不同地方寻访好的面料,最后走到了印度,就在印度扎根,专门做野蚕丝,糅合亚麻、棉、羊毛,做成不同质感的布,创立了MakiTextileStudio。易洪波给我们看了一件MakiTextileStudio做的供印度市场的抹布,手感很细腻,紧致平滑。"真木千秋给了我很多启发,她把夏布按照经线对折,然后又按纬线对折,告诉我经线折很软,说明纬线用得好,但纬线方向就很硬,我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纬线方向也变软,比如按照一定的比例加入丝、棉、毛等等。"

在恢复、发展浏阳本地坯布的同时,易洪波还在着手与合作设计师一起做一些产品,比如包袱皮、包袋、门帘等。"国内产的夏布基本上是装饰、家居用;日本除了家居、用品,还会做和服以及和服的带子,有的和服大身是丝绸的,带子却是夏布的,还有垫子、帘子、围巾等,非常值得借鉴。"

易洪波特别欣赏Norhla(诺乐)这个品牌,它的创始人是一个美国西藏混血,2005年起就就在甘南藏族地区建立了一个手工作坊,专门收牦牛脱落的绒毛做高档面料,并且以围巾、毛毯等形式,供给国际大品牌。"希望将来,我也可以将夏布推向国际,给时装、家居和生活美学领域提供高品质的面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