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海滩上的里约人

2014-06-17 09:42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4期
对里约人来说,了解一个陌生人,不必问他的工作,而是要知道他去哪个海滩。

海滩运动场

没有来巴西前,光是嘴里说出里约热内卢这个充满风情的名字,浑身上下都能感到炽白骄阳下咸湿海风吹过汗津津身体的黏腻。这是所有旅行书籍和纪录片展示给外人的里约:里约就是海滩,海滩就是里约。“如果科帕卡巴纳海滩不是里约的中心,那么它便是里约的肺叶。”1941年9月,里约南部海滩刚进入开发,流亡到巴西的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今天的里约有70余处不同的海滩,沿着约100公里长的海滨绵延开来。其中最著名的是伊帕内玛(Ipanema)海滩及其向西延伸段莱布隆(leblon),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及其向东延伸段莱米(Leme)。伊帕内玛和科帕卡巴纳由一片伸入海中的巨大礁石隔断,形成一个犄角——阿博阿多角。海滩在城市南沿顺次排开,像两节弯弯的月牙,被一条沿海公路将它们串联起来。海滩的热力跨过公路向北辐射。路北,里约最豪华的酒店和高档公寓比肩而林,近乎形成一面不透风的墙。“墙”后是以海滩命名的社区。科帕卡巴纳区一套普通的30平方米的公寓可以轻而易举地卖到130万元人民币以上。

2013年3月6日,在里约伊帕内玛海滩玩“足排球”的年轻人

2013年3月6日,在里约伊帕内玛海滩玩“足排球”的年轻人

很少有里约人会常去基督山上俯看全城,或者花62雷亚尔坐缆车上面包山览胜。那是里约的地标,但属于游客。而海滩,则是里约人主宰的世界。

5月已是里约的深秋,白天阳光依然灼热,但气温一般不会超过28摄氏度。刚下过雨的时候,早晚甚至微凉,需要加件外套。路易斯·达林听说我要去海滩体会里约生活,有点担忧:“现在并不是时候,这样的天气对于里约人来说太凉了。11月到次年2月的夏天,里约的气温高达42摄氏度,那时候,伊帕内玛和科帕卡巴纳能挤上200万人!但是现在,你必须祈祷阳光明媚,不会起大风,不然你可能什么也看不到。”路易斯今年50岁,在距离伊帕内玛海滩两个街区的地方出生,现在是里约私人导游协会的主席。

我的第一次海滩之旅是从早晨7点半的莱布隆开始的。一目了然,这里与我期待中的都市浴场般的悠闲大相径庭:早晨的海滩热火朝天,是个巨大的露天健身房。跑步的人群包下了整个海滩的外围。他们在紧靠公路的步行道上跑,或下到沙滩边缘,在海浪拍实的沙地上逐浪而行。有人穿鞋,有人干脆将鞋套在两只手上。沙滩的中间部分是各种健身班的领地。健身教练罗德里格斯在莱布隆的最西端搭起了一个橙色的帐篷。他告诉我,他每年交给市政府300美元,有权在这里划出一片运动场地教人健身。他每天从早晨6点工作到中午12点,连续4周每周一次的健身课程收费50美元。无论季节,学员人数都能保持在30~40人的水平。在沙滩上开个小小的健身房并不需要复杂的行头。里约人深谙因地制宜之道:深蹲、平板支撑、循环训练,这些在欧美十分流行的锻炼方法对场地和器材没有任何要求。海滩上像罗德里格斯这样的健身教练数不胜数。除了这些收费教练,里约市政府在海滩边安排了三个咨询点,为老年人提供健康咨询,并定点开免费的健身课。

没有什么地方比海滩更能展示里约人浑身充溢的运动细胞了。伊帕内玛和科帕卡巴纳在早晨和傍晚拉起数不清的球网。人们拉上三五好友,随时能摆开阵势打一场沙滩排球。年轻人的矫健自不必说。我曾旁观一场对阵,场上半数都是古稀老人。中年男子腆着硕大的啤酒肚,鱼跃救球竟也不在话下。

海滩上流行一种叫frescobol的运动。人们手持酷似加大号乒乓球拍的木拍子击打一只网球大小的橡胶球,对阵中球不能落地。1945年,科帕卡巴纳的一位居民发明了这项运动:所有器材都廉价且不易被海水腐蚀,对场地大小没有要求,甚至不需要球网,上手简单,老少咸宜。上世纪80年代,frescobol开始风靡巴西,并出现全国性比赛。现在,里约已经把它设为文化遗产,7月2日是该运动的纪念日。

如果算起海滩上最有观赏性的对阵,“足排球”当仁不让。矫健的青年男子两人一队,各守半个排球场,用全身除手以外的任何部位完成进攻防守。“足排球”也是里约海滩的发明。据说,在巴西球星里,罗马里奥、罗纳尔多和罗纳尔迪尼奥都是它的拥趸。几次在科帕卡巴纳围观对阵,我都忍不住感叹“高手在民间”:里约人总能用足尖将几乎就要直击场地死角的球准确地垫回场地中央,再用一个高高跃起的甩头完成一计漂亮的头球绝杀。26岁的马库斯是里约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他告诉我:“我7年前开始接触‘足排球’,我们七八个人常常一块儿来玩。我每周至少要来4次,早上或者晚上。这项运动对身体要求很高,你要有出色的灵活性,身体要极为协调灵敏,又要有强大的爆发力。每个动作都充满挑战,但在整个过程中你都会觉得自己帅呆了!”

伊帕内玛和科帕卡巴纳的海水清澈,海风也丝毫没有黏腻的腥气。但是这里海浪一般较大,并不适合游泳。里约人聚集在阿博阿多角西边浪最大的小海湾玩冲浪。这里立着十几米高的粗大灯柱,夜晚灯光直射海面,亮如白昼。而阿博阿多角的东侧,巴西海军博物馆的前面,则是站立式单桨冲浪爱好者的训练营。年轻人还爱一种更刺激的玩法。路易斯·达林带我走到阿博阿多角的最南端。赭色的礁石,碧绿的青苔和湛蓝的海水在这里形成一块调色板。五六米高的岩壁下方,礁石围出了一个小水池。“我15岁的时候常常在这里玩。最流行的是从这里跳水。可你看得到,池子太浅。你必须看准时机,在海浪拍过来,海水都涌进来的时候跳下去!”马库斯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