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雨林里的里约大冒险(3)

2014-06-13 10:57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4期
巴西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

雨林与城市

蒂如卡国家公园的群山和里约的城市生活几乎无缝衔接。很多里约人早晨花20分钟开车去这座《孤独星球》记载中最美的城市公园,沿着里面公路晨跑,然后直接到林子里的瀑布下冲个澡,换身衣服就去上班。国家公园园长埃内斯特·卡斯特罗告诉我,每年有300万人次访问蒂如卡,其中一半是里约本地人。蒂如卡代表了今天里约人对自然的态度。“亚马孙雨林正在受到毁林、人口激增和大工程的影响,至少在里约,我们在重建森林。”里约州埃斯塔西奥德萨大学的生态学家里卡多·菲诺蒂说。

当地人称作Embauba的一种伞树科植物

当地人称作Embauba的一种伞树科植物

16世纪以前,大西洋森林从南美洲的东北角突出部分开始,沿着大西洋海岸一直延伸到巴西南部。1500年,葡萄牙探险家来到巴西。海员们到达这块土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倒一棵树,将它做成了十字架,宣布土地和森林属于葡萄牙王室和上帝。500年后,南美大西洋雨林的面积只是当年的7%。巴西的两大城市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都是在雨林上建立的,如今70%的巴西人就居住在曾经大西洋雨林的区域内。

今天的原始气息浓厚的蒂如卡公园里仍然有一间19世纪中叶建立的小教堂,几间朴素的乡村别墅,和数个已经停用的古朴的小喷泉。1567年,葡萄牙人建立里约后,将大量土地分给传教士。18世纪中叶,教会力量被驱逐,他们的土地被转卖或者出租,很快被开辟为家庭农场和牧场。

1760年,咖啡种植被引入里约,迅速成为最重要的出口商品。巴西广泛种植的阿拉比卡咖啡原生于埃塞俄比亚西部,多生长在海拔900~2000米处,适宜的生长温度为15~24℃,且需较大的湿度,年降雨量不少于1500毫升。大西洋雨林恰好贴近这些条件。咖啡树需要4年的生长时间,之后能够生产30年。1830年,咖啡种植已经主导了整个蒂如卡地区。森林的面积已经不到30%。

1807年,法国入侵葡萄牙,摄政王若昂六世(1767~1826)率皇室全体成员和一些大贵族流亡到里约。随着城市的急速扩张,破坏雨林的恶果一发不可收拾地爆发了。在整个帝国时代,水供给都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1824、1829、1843年,里约发生了三次严重大旱,其间还有数次一般旱情。1843年,咖啡园受到瘟疫的冲击,产量大减。此后,山上大量田地被遗弃,空留下贫瘠的土壤。在夏季,雨水携大量泥土冲刷下来,城市低地的洪水已经是家常便饭。
倚靠着蒂如卡的植物园是里约热门景点,最具噱头的是园内通向主喷泉的一条道路。道路两边各有一排齐刷刷的菜王棕,笔直的树干高达三四十米,是200年前种下的。1808年,葡萄牙王室在里约设植物园,最初不过是为了研究来自西印度群岛的各种香料。后来它逐渐成为颇具实力的植物学研究中心。据说,1825年继位的佩德罗二世对植物学颇有研究。也就是在他任上,皇室终于意识到了各种生态灾难的根源。

1861年,佩德罗二世正式提出要对蒂如卡地区进行生态保护。国家向咖啡园主强制收购土地,决意再造雨林。向导艾德·斯特拉达带我去徒步前,把车停在蒂如卡公园中的一块空地上。空地的一面是一排黄色的小平房,另一面是3米多高的土基。土基面前,4株大约30米高的菜王棕笔直地站成一排。艾德告诉我,最初实施蒂如卡造林计划的是2名军队军官、11名奴隶和22位工人。“他们就是从这儿开始工作的。小平房当初是奴隶们的住处,他们也在这里培植树苗。这面土基并不是山体的一部分,而是人工堆起来,是军官住所的地基,只是房子已经不存在了。这4株菜王棕是他们种下的第一批树,标志着整个造林工程的开端。”在此后的13年里,他们一共种下了8万余棵树。在林间徒步时,艾德指给我看野生的烟草。用手摩擦它大叶片就能闻到强烈的气味。这种植物之所以存在于今天的蒂如卡,是因为当时植树的人们需要它来调剂工作繁重的生活。

从那时开始,森林在蒂如卡不断地收复失地。在开启造林100年后,1961年,蒂如卡被正式辟为国家公园。

蒂如卡国家公园的管理处设在园内不起眼的一个小院内。穿过屋内狭窄的走廊,园长埃内斯特·卡斯特罗的办公室在最里面。小小的办公室只放得下一张大办公桌和一个文件柜。这间屋子也是当年咖啡种植园的遗迹。

除了有基督像的科科瓦多山,蒂如卡是免费开放的。埃内斯特告诉我,基督像每年有1000万美元的门票收入。这笔钱由里约州的几个国家公园共同使用。蒂如卡每年能分到300万美元。公园管理处总有120个工作人员。无论是钱还是人力,都令埃内斯特感到捉襟见肘。“我认为公园的预算应当是600万美元。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公园的范围巨大,光是公路和徒步小径的长度就达到200公里。这些都需要维护。我们只能组织志愿者来帮忙,每年大概有4000名志愿者会加入我们。由于缺乏资金,有许多工作都只能暂时搁置,或者进展缓慢。这已经对雨林产生了威胁。”

埃内斯特向办公桌摊摊手,上面铺满了文件,这是他眼下最头疼的事情。蒂如卡作为再生雨林最先鲜明的标志之一就是园内有许多原产于东南亚地区的菠萝蜜。当初造林时,里约引入了4种外来树种。菠萝蜜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自然条件,生长得格外迅速。由于它的果实味美,十分吸引林中的各种动物。种子很快就大规模扩散开来。如今菠萝蜜的数量过于庞大,大有占领山林之势。“控制菠萝蜜的繁殖是个庞大的工程。由于缺乏人手和资金,我们现在只能采取一些中庸之道。”埃内斯特说。我在徒步的路上看到许多极为高大的菠萝蜜树,树干上挂满了硕大的果实。距离树根部较近的地方被切掉了一圈树皮。人们期望这种经济的办法一方面能让菠萝蜜因缺乏养分而慢慢死去,另一方面也不至于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但即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在这些树死去之前,大量的种子仍将被传播出去。

更多的问题是蒂如卡无法依靠自己解决的。里约天主教大学城市副教授赛西莉亚·赫尔佐格告诉我,包括她在内的生态学家们一直致力于推动政府建立生态走廊,将现存的雨林连接起来。现在,大西洋雨林的80%被分裂成了一块块面积小于0.5平方公里的小块,而每小部分之间的距离平均有1.4公里,这就使得动物们很难从其中一处迁移到另一处。而这种迁徙的意义是重大的。一个例子是,小块的森林不适合大型鸟类生存。这将导致大型鸟类种群数量的减少。由于大型鸟类有较大的喙,可以吃下并传播较大的植物种子。它们的数量进而会影响雨林中的植物种类的繁衍和进化。

今天,城市依然还在与自然角力。“长得和迈阿密一模一样”的巴拉达蒂如卡是60年代后城市新一轮扩张的成果,代表里约最现代化的一面。高档住宅和海滨间隔着宽阔的潟湖。小区设置了渡轮,专门送住户们到海边去。赛西莉亚·赫尔佐格忧心忡忡:“在里约市,从1984到2001年,大西洋雨林持续缩小了28%。原本,里约有面积达257平方公里的原生红树林、潟湖,现在只剩下80平方公里。城市的生态系统极为脆弱,生态灾难随时可能重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