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雨林里的里约大冒险(2)

2014-06-13 10:57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4期
巴西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

里约的财富

从卫星图上看,里约市的地理中心是一大片绿色。基督像就处在这片绿野的最东角上。科科瓦多山其实是蒂如卡国家公园的一部分。这个重峦叠嶂的国家公园占地接近40平方公里,占里约市整体面积的3.5%。里约人一直标榜蒂如卡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园,近年来这一说法受到了挑战,但这并不重要。一天早晨,我在繁华的科帕卡巴纳街头等车,眼见着一只黑色的小猴子,灵巧地顺着电线在公寓楼间穿行。这提醒我:一座热带雨林坐落在这城市里,这恐怕是里约才拥有的珍宝。

2011年,动画影片《里约大冒险》红遍全球。影片的主角是一只小蓝金刚鹦鹉。它被从巴西贩卖到美国,得知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另一只小蓝金刚鹦鹉生活在里约,决定回到故乡寻找伴侣。故事被安排在里约自有说头。里约州埃斯塔西奥德萨大学的生态学家里卡多·菲诺蒂告诉我,包括蒂如卡在内的里约雨林被称作大西洋雨林,是异于亚马孙雨林的另一种生态系统。在里约州的大西洋雨林中,仅鸟类就超过500种。在全球111种濒危鸟类中,有98种生活在巴西的大西洋雨林里。

鬃毛三趾树懒

鬃毛三趾树懒

英国生态学家诺曼·麦尔在1988年提出了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的概念。他发现,一些生态系统能在很小的地域面积内,包含了极其丰富的物种。根据诺曼·麦尔和国际环境保护组织“保护国际”的评估,目前全球有34个这样的地区。它们的总面积仅占到地球的2.3%,却栖息着75%以上濒危的哺乳动物、鸟类和两栖动物。新的研究显示,约有50%的高等植物和42%的陆地脊椎动物是这些热点地区所独有的。

在巴西,名声显赫的亚马孙并不是榜单上的成员,而大西洋雨林则是最早进入名录的地区之一。一个数据是:今天大西洋雨林的面积仅仅是亚马孙零头,但生活在这里的哺乳动物有269种,是亚马孙的60%以上。根据里约市政府1997年的调查,在里约市范围内,仅极危、濒危及易危植物就有247种,相应动物种类也多达147种。

在南美大陆的东部,来自大西洋南部海洋上的反气旋带来温暖湿润的信风,在巴西、巴拉圭、阿根廷和乌拉圭的东部沿海形成一片雨林。里卡多·菲诺蒂告诉我,我在基督像脚下俯视里约所看到一切,恰好是大西洋雨林生物多样性的秘密:里约的地貌呈现出一高一低的鲜明反差。海边陆地的海拔极低,先是在岸边形成浅滩;进而向内陆形成大量像罗德里戈湖那样的潟湖;再往里,山丘突然拔地而起。里约市最高的几座山峰大概在海拔1050米左右,而扩至里约州范围,一些山峰高达2500米。海拔、湿度、温度和太阳辐射在复杂的地貌下极为多变,为生物多样性提供了可能。

我决定跟着森林徒步向导艾德·斯特拉达去蒂如卡的密林深处一探究竟。我们开车走了一段盘山路,然后进入小径,向蒂如卡1021米的最高峰进发。

进入密林,路上不再有第三个人,热烈的城市烟消云散,空气中散发着苔藓和泥土的湿润气息,四周是鸟虫的鸣叫,树叶的婆娑和林间动物们隐秘的窸窸窣窣声。

二三十米高的常绿阔叶树木几乎遮天蔽日。巴西卡林玉蕊木是最常见的树种之一。它树干笔直,快到顶端才开始开枝散叶,可长至30米高,是大西洋雨林最高大的树种。据说,在圣保罗州,一棵巴西卡林玉蕊木已经有3000年的树龄。随处可见的藤蔓植物是标志性景观。一些藤蔓先自己将两股拧成绳,再四处攀附;另一些如碗口般粗大的,直来直去,将一整棵参天大树完全覆盖,令人根本分辨不出哪里是藤哪里是树。还有一些循规蹈矩地绕树而上,却已将直径15厘米以上的树干勒成了藕节状。

艾德·斯特拉达指给我看树上生长的一种植物:水碗大小的一只,叶片像芦荟,排列的形状和菠萝顶端的叶片类似。这是附生凤梨属的一种。附生凤梨属包括140多种植物,除一种外,都产自南美,这也是大西洋雨林的常见景观。“这些植物的根系都很小,仅仅是用来附着在树木上而已。它们并不从周围的环境里获得养料。生长在树上是为了在高处更好地获得阳光。它的秘密在这里——”艾德让我看“水碗”的中心杯状的叶槽,“降雨时,这里能够贮藏水分,同时接纳树叶和昆虫,产生有机物,提供营养。”我们一路看到的附生凤梨属种类繁多,小的如同杯盏,大的直径超过50厘米。

一路走过来,艾德提醒我:“雨林中的植物很多都有攻击性,但有些并不易察觉。”他扯过一种草本藤蔓的细茎,让我抚摸它的表皮:从上往下抚摸的时候顺滑无比,但如果反向,手指就如拂过锯刃。另一些植物则鲜明地表达了不容侵犯的特性。蒂如卡的棕榈树种类繁多,其中一种刺棕榈是大西洋雨林特有的植物。整个树干浑身上下都是长度5厘米左右的尖锐黑刺,看上去仿佛爬满了海胆。

从山上俯视蒂如卡的山谷,可以看到一丛丛亮银色的树叶。这种树木被当地人称作Embauba,是一种伞树科植物。它长着直径30厘米左右的银白色的掌状复叶,在树顶如华盖般散开。艾德在路边找了棵小树苗,让我摩挲树叶的背面,摸起来感觉如同砂纸。“从前人们就拿这种树叶来打磨物品。”艾德说。实际上,在商用领域,它就被称作掌状砂纸桑木。Embauba光滑的树杆里另有乾坤。艾德轻轻敲了敲树干,它是中空的。很快,大量的蚂蚁就从树干上不易觉察的细孔中爬了出来。Embauba是蚁栖树的一种。“一旦有猴子等动物想到树上来吃叶子,树干发生了晃动,蚂蚁就会发起攻击。别看这种蚂蚁个头很小,咬人相当的疼。”

但是,丛林中有一种动物依然爱吃Embauba的叶子,那就是抬一抬腿就需要30多秒钟的树懒。鬃毛三趾树懒只生活在巴西的大西洋雨林中。它可以一动不动地挂在树上几小时,饿了摘些树叶吃。食物不足时,它能忍饥挨饿地等待树叶重新长回来。一些绿色的藻类滋生在它的长毛上,使它呈现出绿色,得以在林中伪装。900多种以藻类为食物的生物也在三趾树懒的毛发里共同生活。只可惜,这种大西洋雨林最出名的动物已经濒临灭绝,再加上它的伪装出神入化,艾德也从未见过它。

在里约,另一种代表性的稀有动物是金头狮狨。金头狮狨的大小如同松鼠,一身柔软的长毛金光闪闪。20世纪70年代初,野生金头狮狨的数量就已经降到200只以下。在林间,我听到远处传来犀利的鸣哨声,那是绢毛猴在警告。它也是大西洋雨林六种原生灵长类动物之一。里约最常见的灵长类是普通狨。它们的体形与松鼠类似,头部两侧各有一撮白毛,额头和两颊也有少量白色,仿佛涂了油彩。普通狨并不十分怕人。在面包山上,有十几只普通狨成群结队地从我身边走过,其中有只母狨还背着一只个头才十来厘米的小狨。在《里约大冒险》里,普通绒充当了鸟贩子的帮手,这并不算太冤枉。艾德告诉我,普通绒原来生活在巴西东北部,在里约算外来物种。它的繁殖能力极强,已经威胁到了原生灵长类动物,特别是金狮面狨的生存。

我们爬山过半,林间传来“涂肯,涂肯……”的粗厉叫声。我突然明白,里约人将鞭笞巨嘴鸟起名为“Tucano”,原来是在模仿它的叫声。黑色的鞭笞巨嘴鸟体长60厘米,鲜艳的明黄色的喙却能长达17~24厘米,宽5厘米。实际上这张大嘴的重量只有30克,可以被轻松地用于啄食昆虫和水果。鞭笞巨嘴鸟出现在各种纪念品里,几乎成了里约雨林的代言人。只可惜待我举目四望,叫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此行的最大惊喜发生在半山一个满是垂花悬铃花的小山谷。两米高的树上开遍了筒状的红色花朵。在树林里静静地等上几分钟,我就听到许多声响,像是有人在飞速拨拉一本厚书。那是蓝喉蜂鸟扇动翅膀的声音。蓝喉蜂鸟在巴西很受欢迎,人们称它为“吻花之鸟”,把它印在了1994版1雷亚尔面值的纸币上。在里约,最著名的一所桑巴学校也以它来命名。

蜂鸟用极高的频率以8字形轨迹扇动翅膀,使它成为地球上唯一能够在飞行中悬停和倒退的鸟类。为能够做到这一点,蓝喉蜂鸟的心跳每分钟可多达1260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蜂鸟。它们的身影在枝杈间应接不暇地闪烁,我的目光根本就无法追上它们。只有那么一次,一只蜂鸟在离我不远的一朵花前悬停住了,我亲眼见它将细长的喙插到花心里,飞速振动的翅膀变幻成一片虚影。它细巧精致身体是黑色的,夹杂着绿色、蓝色和紫色的细羽,在昏暗的叶片间闪耀着宝石般的光泽,像极了迪士尼动画中长翅膀的小仙女。事实上,它只停留了两三秒钟,已经令我欣喜不已。

蒂如卡公园1021米的最高峰顶上是一块巨大的花岗岩。1921年,比利时国王阿尔伯特到访。为了方便他登顶,人们特意在陡峭的岩壁上开凿了117级台阶。谁知国王是个户外运动发烧友,看到台阶感到颇为无聊,硬是从岩壁上爬了上去。我顺着台阶登顶。炽烈的阳光取代了雨林的荫庇,照耀着整个里约壮观的海天山色。脚下,一只小蜥蜴仓皇逃过,一只沙地蜘蛛正在装死。头顶上,里约弗拉门戈足球队的吉祥物、十几只黑色秃鹫展着1.5米宽的翅展盘旋翱翔。我离它们那么近,能清楚地看到羽毛的纹理和羽尖的白色。“有一次,它们就在我头顶上擦过,气流发出呜呜的巨大响声。”艾德说,“这就是自然的奇妙之处,它永远会变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会遇到什么。我每个礼拜会来蒂如卡三四次,可我从不会感到厌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