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日本古茶具:博物馆里的茶道轨迹(4)

2014-05-19 12:24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20期
这些古代茶具,基本存放于私人美术馆和博物馆中,所以要想在日本一次看完珍贵的茶具文物,几乎完全不可能,主要是因为私人博物馆开放时间不确定,并且也没有规律可循,全看管理者的安排。有些珍稀器具,基本不对外公开展览。但日本的众多博物馆中的古代茶具,是我们寻访茶道发展道路的重要佐证,所以还是尽量去开放的博物馆参观了一批珍稀茶具,包括难得一见的曜变天目。

唐物与千利休之后的茶具

在寻访日本茶具的过程中,常常被这个问题困扰:自千利休集大成的日式茶道审美形成后,以往那些尊贵的唐物的地位如何?在后来的茶道流传中起什么作用?日本茶道具有什么共性吗?这些个问题,在参观数个博物馆后都没有得到答案,包括野村美术馆也没有给出明白的答案。后来是在东京的皛山纪念馆茶道名品纪念展中才略微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皛山纪念馆的背景同野村纪念馆类似,同样是纪念一位爱茶成性的财阀皛山一清所建立,1964年开馆。我们去的那天,非常惊异于它的地理位置:就在最繁华的东京涩古地区的附近,居然有这么大一片古老而宁静的庭院,其中有两个茶室,均是按照抹茶道的古朴素雅方式所建立,非常安详,面对着几棵200年的古松和一树繁盛的樱花。这里曾经接待过天皇,是日本贵族家庭的世代居所,一直到现在还保存了完好的风貌。皛山一清的世系源于天皇,这就是日本私人博物馆的独到环境。

它家有国宝级文物6件,重要文化财产32件,这次为了庆祝建馆50周年,特意将与茶有关的器物拿出来展览。包括茶挂、茶器物,还有大量与茶道有关的食器、花器。

一进门,就有若干珍贵的唐物,首先是挂轴,一幅南宋牧溪所绘的《烟寺晚钟图》,这是日式茶道习惯挂在壁龛上的物件,有些中国画传到日本,被根据壁龛大小,裁减成他们喜欢的尺寸再挂,有时候一幅画变成几幅,非常可惜。不过这幅牧溪的珍品不会受到这种待遇,他是南宋僧人,在中国不是特别出名,但在日本却一直受推崇,川端康成专门为他写过文章,他所绘的潇湘八景图,如今在日本还剩四幅,这就是其中一幅。浓淡不定的墨成了烟云,寺院和树木隐藏在浓云中,画面中有道微光穿透云雾,这应该是黄昏最后的光芒了。虽然已经很陈旧了,但是整个画保存完整。

几位中年人,一直踞坐在前面,久久凝视。大概是这幅国宝级文物不轻易取出展览的缘故。纪念馆还藏有夏洼的山水图、赵昌的林禽花图,都属于著名的画作,在日本一般当作挂轴使用。除了这几件国宝,还有若干件也是重要文化财产,同样来自中国。比如南宋时代的青瓷茶碗,明代所绘制的花鸟纹的酒杯,还有南宋的达摩祖师图,南宋的大慧宗杲墨迹,都属珍贵的茶文物。其中一套明代花草纹的盘盏,居然写着千利休喜爱之物,原来唐物虽然在千利休的茶道后受到了质疑,但是这种质疑只是针对那种奢侈化的使用唐物之风,比如千利休就对丰臣秀吉全部用黄金做成的茶室提出了批评,并非针对唐物本身。优美的、典雅的、符合日本审美系统的唐物,还是极受推崇的,就比如这幅《烟寺晚钟图》,还有前面所提到的“曜变天目碗”,在日本的地位还是独一无二的。

由中国传到日本的烟寺晚钟图,是南宋僧侣牧溪所绘。现为日本国宝

由中国传到日本的烟寺晚钟图,是南宋僧侣牧溪所绘。现为日本国宝

与此同时,日本茶道具创立了自我的审美体系,一种是纯粹取自以往不被重视的材料的,比如竹木等物,但是在造型上保有了特殊的日式审美,比如一只朝鲜风格的割高台茶碗,属于古田织部的作品,与中国的那只青瓷茶碗并排陈列。相比之下,这只碗外釉粗糙,釉色也暗黄,但是底部的细节处理,使它一下子变得好看起来,碗足被切开,成为分裂的花瓣形状,有一种独到的设计感。

千利休所做的茶勺也是如此,普通的竹子,但是他选择了骨节特别大的一支,做成了轻巧的茶勺,有反差感,后来被丰臣秀吉所使用。武者小路千家四世家元所使用的黑乐茶碗,外观看似平淡,可是细观,那黑釉层层叠叠,看上去有雕塑感。还有远洲流的开创者小崛远洲所使用的朱漆盆,虽然就是很简单的漆器,但是那朱漆鲜艳夺目——所以名人使用之物,其实代表的是每个人的审美。

除了这种材料普通的,日本的茶道具也衍生出自己的一套豪华体系,这种体系的审美,其实与中国皇室茶具的尊贵还是很相似的。比如我们所见的纪念馆藏品中的黄金的千羽鹤纹铫子,配备有四个浅浅的啜杯,每个上面都凿刻有梅花图案,华丽非常。这是一个烧水用具,可以煮茶,也可以热酒,完全不是简朴的日式茶具风格了;配套的餐具还有绘有松竹梅的碗和碟,是为在茶室喝完茶后食用料理所做。

因为日本的茶会很多是在户外进行,所以还诞生了大量携带茶道具的莳绘箱,纪念馆收藏的几件珍品,基本上都是金漆打底,上面绘有菊花纹,也有龟甲花菱纹路的,都是非常灿烂的图案,可以想象这些茶道具在绿草地上的夺目效果。所以,千利休所推崇的茶道系统,在日本并没有形成彻底的统一美学样式。

最让我喜欢的,是一套江户时代的锦绘富士山香炉,说是绘,其实只是在白瓷上略加阴影而已,一套三个,并不小,看上去像是巨大的贝壳,上面的阴影,代表着富士山早中晚不同的日光的照射程度。这里面,既有文人的意境,又有工匠朴拙的制造方法,代表着某种独到的审美表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