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自恋主义文化

2014-04-08 13:23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3月23日晚,《吉米鸡毛秀》主持人吉米与克林顿一家人自拍了一张合影。此前,76岁的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贴出了他60年前的一张自拍照。也许这说明,每一代人都挺自恋。

自恋两种

1979年,美国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拉什在《自恋主义文化》一书中说:“经过20世纪60年代的政治动乱,美国已完全退缩到彻头彻尾的自我关注中去了。因为没有指望能在任何实质性方面改善生活,人们就使自己相信真正重要的是使自己在心理上达到自我完善:吃有益于健康的食品,学习芭蕾舞或肚皮舞,沉浸于东方的智慧之中,慢跑,学习与人相处的良方,克服对欢乐的恐惧。这些追求本身并无害处,但它们一旦上升成了一个正式的项目,就意味着一种对政治的逃避和对新近逝去的往昔的摒弃。集体自恋主义成了当前的主要倾向。既然这个社会已到了穷途末路,那么明智之举就是为眼前而生存,着眼于我们自己的个人表现,欣赏我们自己的腐败,培养一种超验的自我中心。”

学者们对自恋主义的态度并非一直如此严厉。在弗洛伊德看来,有坏的自恋主义,也有好的自恋主义,尤其是在人年幼时。自恋冲动以培养自我为目标,是健康成长的一个组成部分。但自恋冲动也会走上邪路,导致过度的自爱。霭理士在《性心理学》中说,1910年,弗洛伊德认为,自恋不过是男子同性恋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他认为同性恋的男子不免把自己和一个女子(一般是他的母亲)认作一体。因此,精神上虽若爱一个女子,实际上却是爱上自己。到1914年,弗洛伊德认为,每个人,不分男女,都有原始的自恋倾向。人都有保全一己性命的本能,此种本能的心理表现是和利他主义相反的利己主义。

英国哲学家西蒙·布莱克本在《镜子,镜子:自爱的使用和滥用》一书中说,以前的人也自恋:“许多人到了画廊、音乐会等公共场所,先要拍下自己在现场的照片,然后发布到网上。自我主义者想象,他所有的好友都会被他的早餐、他在《蒙娜丽莎》或泰姬陵前的样子迷住。这就跟以前人们在纪念碑或建筑物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一样,以为对未来的参观者来说,帕特农神庙和断臂的维纳斯最令人感兴趣的地方是某个人曾经去过那里。”

布莱克本认为,人的自我意识是必需的。艾丽斯·默多克说,关注自我会导致幻想、看不清处境、贪婪、自怜、憎恨和绝望。她说:“糟糕的艺术一点也不神秘,因为它们是自私的白日梦。优秀的艺术向我们说明,做到客观是多么困难、客观地观看会看到一个多么不同的世界。优秀的艺术向我们呈现了真实的人类处境。”我们觉得那些走不出自己的人很可疑,他们不会被伟大的艺术、音乐、自然景象打动。有些人不会对其他东西着迷,因为他们的自我意识太强。

艾丽斯·默多克认为,避免自私或自我意识的方法是严肃地注意其他事物,这相当于实现一种客观的、上帝的视角,这也很可疑。英国牛津大学评论家约翰·凯里曾这样嘲笑伟大艺术作品所谓的客观性:“鲁本斯、特纳的画客观吗?弥尔顿、蒲柏、布莱克的诗客观吗?斯威夫特、狄更斯、卡夫卡的小说客观吗?默多克的说法跟真相完全相反。如果我们必须在客观性和她所说的自私的白日梦之间挑选一个,作为艺术背后的原理,那么肯定要选自私的白日梦,不过我们可以把它改成个人别出心裁的想象。”

艺术家如果去除他自己的个性,他就成不了艺术家。凯里质疑纯真的、不带个人色彩的视角,这样做是对的。假如我们不带个人因素,像上帝希望的那样、以唯一正确的方式观看事物,这才是艾丽斯·默多克担心的狂妄的自我。

自我感是一种很宝贵的东西。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自我感,不知道自己是谁,那更可怕。艾丽斯·默多克说的谦卑的圣人,从不想到她自己,失去所有自我感的人就像是老年痴呆症患者。我们的身份是用来指引我们的旅程的生命线。不然,如康德所说,经验就只是一个感知的万花筒,跟做梦差不多。

“你值得拥有”

1898年之前在科学领域里找不到“自恋”这一概念,但在文学作品中,“自恋”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古罗马诗人奥维德在《变形记》中讲述了那耳喀索斯的故事:16岁的那耳喀索斯有许多仰慕者,但任何青年或姑娘都不能打动他的心。仙女厄科(意思是回声)也爱上了他,同样遭到了他的拒绝。一天他去池塘饮水时,在水里看见一个美男子的形象,他对自己发生了向往,他赞不绝口,但实际他所赞美的正是他自己,他一面追求,同时又被追求。他燃起爱情,又被爱情焚烧。但是他爱一个人,也看得见他,却得不到,虽然他们之间只隔着薄薄一层池水。“我爱的是我自己。我追求的东西,我已经有了,但是愈有愈感缺乏。”结果他郁郁而终。

那耳喀索斯后来意识到了他爱上的是他自己,但这种认识对他来说没有用处,他无力自拔。“也许那耳喀索斯就在我们中间。自恋的自我需要的是重生,在一定的意义上,那耳喀索斯确实也获得了重生,但他只是成了卑微的水仙花,头总是垂向地面。也许没有身体象征了自恋主义者死得很彻底,没有留下任何成就、任何记忆,甚至没人哀悼他。世界继续运转,仿佛他没有存在过。这大概是当代为贪婪的人要思考的一个教训。我们脑海中我们自己的声音还不够。不管我们对自己多么满意,我们需要的不只这些。我们需要他人真实的声音,我们不是自足的、对世界和他人的声音漠不关心。自恋的人给了他们自己想象的他人的声音。”

那耳喀索斯爱上的是他自己的影子。他在水中的影子是一个无体的空形,随风飘荡,是会变化的。在他接近时,这个影子就会消失。我们的自我比他在水的影子更实在,是更加合适的迷恋对象。

布莱克本说,化妆品公司欧莱雅的广告语“你值得拥有”阐释了古代神话中的深意:广告画面中的模特很冷艳,而现实生活中模特可能其实很胆怯、厌食、不自信,依赖着别人的嫉妒,需要发型师、造型师、修图师的奉承。广告中的人是虚构的,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跟那耳喀索斯一样,广告的观众爱上的只是一个幻象,当他们想去拥有它时,这个幻象就会消失。你能买到的只是你也值得像女神一样的短暂的幻象。但你值得拥有的不只是像一个幻象那样活着,生活在一个很快就会变成灰的傻子的天堂里。你以为通过购买一个女神的地位,你是在宠爱自己,但其实你买的是厄科的声音,或者待在那耳喀索斯的池塘边的不真实的时刻。

欧莱雅本来的广告语是“我值得拥有”,幸好它们后来改掉了。广告画面中的模特无疑值得拥有,但观众们觉得自己的皮肤不如模特的皮肤那样光洁,她们就不会觉得自己也可以使用那种化妆品,然后就可以去参加舞会、遇见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了。但说“我们都值得拥有”就不一样了,能唤起观众的虚荣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