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腾冲的底色(上)

2014-04-08 13:19 作者:李伟/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4年第15期
很长时期以来,腾冲都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它是高山大川,探险家的天堂,安乐的家园,鲜血浸润的战场;是毗邻异域的边陲,也是儒家文化的传承之地。

 

田园与高山

细长的竹筏破开水面,沿着狭窄的水道向幽深处驶去。我们站在竹筏上,迎着轻柔的晚风,看夕阳西下。此时的和顺湿地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像是一幅色彩饱满的油画。几座锥筒型的火山环绕四周,守护着这段宁静时光。枯黄的水草结成了巨大的草筏子,漂浮在水面上,人可以在上面行走,仿佛会了轻功水上漂。再过一两个月,水草就会转绿,上面会开满各色的花朵。最好看的,是成群归巢的白鹭。它们在半空中盘旋着,像是在远方天际拉起了一道白色的纱幔。落在树上休息片刻后,再次起身盘旋,依依不舍。直到天光彻底暗下来,它们才找到合适自己的枝头,在暮色中睡去。

为我们撑筏子的是一名景颇族小伙子,名叫春雷勒奔。他在和顺古镇上的一家客栈工作,跑堂、调酒、提行李之余还喜欢画画。作品色彩饱满,想象力四溢,颇有马蒂斯之风。他不仅撑筏子,还会骑着摩托车带我们穿梭在古镇中闲逛。

这是我们在腾冲度过的一个难忘的傍晚。让我想起江南水乡,恬淡悠然,却没有杏花带雨的迷离婉约,多了几分质朴天然,沧海桑田。

几天后,我们又感受了另一种不同的腾冲。高黎贡山的原始森林像一座人迹罕至的绿色迷宫。苍劲的古树如同守护神,树冠遮天蔽日,极目难穷。山脚是热闹的春天,木棉如火,杜鹃争荣,浓香四溢。进入山林中,老藤绕树,杂花生树,娇红浅白,让人目不暇接。飞禽往复枝头,忽隐忽现,歌声唱和,此起彼伏。山顶则还有积雪未化,低矮的箭竹林在寒风中摇曳。珍稀的小熊猫、白尾梢虹雉就隐匿其中。这里是动植物的天堂,已发现近5000种植物和2000多种动物,而且新物种还在不断增加中。即使在世界范围内,都很难找到像高黎贡山这么壮阔的中山带原始阔叶林区。我们不知道这座大山中还有多少秘密未曾发现。

高黎贡山是腾冲的背景,每个清晨拉开窗帘就能看见它。我最喜欢早上的高黎贡山,太阳从东面升起,将它修成了一幅剪影,伟岸挺拔,神秘莫测。它就像一道铁壁长城,挡住了风沙,留住了细雨,滋润着山坡西侧的腾冲坝子。

山下的油菜花开得正浓,铺天盖地,汪洋如海。花海中村舍相连,阡陌纵横,农人牵着耕牛正翻开肥沃的土地,撒下春耕的种子。大大小小的火山锥,如同仙人的棋子,撒落在原野上,提示着亿万年前的远古地质运动。温泉从地下涌出,引入附近的村庄,用来洗澡做饭。

和顺古镇就坐落在几座火山间的小平原上,依山傍水。居民的祖先最初来到这里铲草立寨、屯田戍边。先有寸、刘、李、尹、贾五大姓,以后又有张、杨、赵、许、钏等各姓进入。各姓氏的人在这里分族而居,和睦相处,一代代传承下来。

随便拜访哪户人家,打开门都是满庭芬芳,暗香浮动。一庭芳草围新绿,十亩藤花落古香。院内修剪整齐的黄香木绿意盎然,两侧的丛竹青葱滴翠,玉兰新芽初绽、似有若无。最夺目的是本地培育的茶花,大花团如笑靥盛放。大的盆栽都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已如同家庭成员一般。家堂上供着天地君亲师和祖宗牌位,墙壁上挂着第一代创业者和掌家人气度不凡的照片。书房大桌上,铺着写字用的毛毡,墙上总有自己创作的几幅字画,显示主人的志趣。

每隔五天,县城都有大集。淘宝街附近聚集了几百个摊位,普通的摊位不到1平方米,密匝匝挤在一起。这个集最特殊的地方,在于所有摊位卖的都是翡翠、琥珀、玛瑙和宝石。单件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每个摊上的货值都要值百多万元。这些在大城市里被精心置于商场玻璃柜中,屏气凝神对待的珠宝,在集上就如大白菜一般堆放,随意挑拣。早上出摊,中午收摊,即使一件未卖,摊主们也不着急,卷起包裹几天后再来。

腾冲就像一个多重景观的调色板,互为前景与背景,起伏应和,变幻无穷。这里有最神秘的原始森林,也有安详宁静的田园;有火山地质奇观,也有千年古道;这里是毗邻异域的边陲,却也是儒家精神的传承之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