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宜时雅事 > 正文

峨嵋山的好茶量产(2)

2014-03-21 13:03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峨眉山上除了高大的桢楠、毛杉等形成的森林,就是间杂在森林中小块小块的茶园,没有农田。去黑水寺、万年寺和普兴乡的茶园沿路都是大山大林,森林覆盖率达到80%左右。沿峨眉山向西3000多米,向东四五百米,就是一道“华西雨屏”,这一带山上但凡稍微平缓的地方都种植了茶树,分布得极为分散。

变种、保种

峨眉山最大的产茶区普兴乡,青山绿水的样子还依然保存,丝毫不见工业、矿业之类的污染,河道里水流浅浅但是清澈,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我们从来没做过别的,要不就在这里种茶叶,要不就是出去打工。”普兴乡虽然在山区但是山型比较平缓,土壤湿润,适合片片茶园生长。前些年这里算是峨眉山区比较富有的地方了,不过这几年,“翻过几座山那边搞桃花节,本来不适合种茶的干燥土地,现在却满是桃花,比我们还赚钱。”张安源有点不服气:“我们这么好的地,种这么好的茶种,却不如他们来钱了。”大河村村长张安源最喜欢“福鼎大白”这个品种,他扒拉出不少饱满完美的茶芽给我看,“芽头多么整齐,出芽率也高”。对于只要独芽,在清明前抢时间采摘的竹叶青,对于每隔一日冒出来的新鲜芽头,一斤定价50元至100元不等。

中国大宗绿茶的生产基地,福建、浙江、四川等省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产量作为最关键的农业标准。这些以扦插方式无性繁殖的茶种大面积生长,并且一直延续着“良种”的称谓。40年前在四川大面积栽种的良种是福建来的“福鼎系”,云南大叶种,当时四川本地的“良种”比如“蒙山系列”没有大面积推广开。近10年在四川遍地开花的是福鼎大白和名山131等“良种”,从福建福鼎传到四川来,“福鼎大白”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味道变浓,香气类型也不一样了,从叶、芽、滋味等各方面都变成四川本地的茶种。名山系就更是大面积种植了。

“产量型选拔方式在高档绿茶中行不通,要芽型理想,滋味浓而不苦,还得往回找。”李家光说。近四五年四川的高档绿茶做出来,才又回归到老川茶茶种的潮流,各山区那些原本保留下来产量不高的老川茶种才又重现风光。尽管如此,种群改变却不是一时的事。

竹叶青绿茶中的最高档的“论道”,就“用有性系的、种子繁殖的老川茶种”,刘祥云说。在黑水寺附近的茶园里,就能看到地上时不时出现的棕色小圆果,又薄又脆的壳,骆华俊轻轻一捏,露出里面的种子,“这就是茶果子”。老川茶茶种以峨眉枇杷茶和南江大叶种出名,但没有优势区域,其他的统称“四川中小叶种”,不像福建的茶品种分得清清楚楚。四川农业大学茶学系教授李家光,1954年从华中农学院茶学系毕业来到四川,一辈子都在搞川茶育种。“福建茶品种对号,采哪个品种的鲜叶,做成哪一种茶,分得详详细细,福建是从宋朝就这么做了,底子好,安徽、浙江都是学福建做的。四川这几年才开始普及茶品,新中国成立后四川几次大量从外地调种,我们本地的品种太少了,又太古老,调来的是湖南、福建、贵州的茶种,结果现在品种乱了,又要找原来老川茶的品种。”

山里的茶像骆华俊种的,多是川茶小叶种,但是山区以下则是混种的。现在竹叶青也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来选择原料。“竹叶青对茶叶原产地的选择,只要水土好云雾多,划定的产区范围就是合作多年的伙伴。竹叶青虽然大部分用老川茶品种,但好的福鼎大白我们也要,名山131不用。”除了固定给“论道”生产的黑水寺等高山区茶农,低中山地区的茶农种植福鼎大白等良种也很多年了。竹叶青和茶农的合作带有计划经济时代的某种情感因素,而非企业对农户的强制管控。

好茶下山

在峨眉山兜兜转转,来到海拔高度800米以上的高山茶区,大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垦的,在山里自然生长的茶树不太需要农民管理。骆华俊一向认为,这里的茶农在轻松地工作,和平地里的茶农态度完全两样。“这山高,你来的天气好,一年中有200多天是雨天,山底下20多摄氏度,我们这里也就不到10摄氏度,虫子清明以前都不会有。不用浇水、除虫,茶种会自然繁育,当然,茶叶和人一样,也就是七八十岁的活头,过了三四十年生产量就下降了,我们或者分出一部分重新栽种,或者给它加养分肥料。”骆华俊指着自家的茶树说,“这一片有60多岁了,不过我现在还不想换,我爷爷种下的。”

但他还是在斜坡上重新栽种了一小片的新茶树,“过几年才能收茶”。“山里的茶产量不大,产量我们当然不如良种,但是品质上能达到要求。”骆华俊把采茶的任务交给了妻子、母亲,“我也不是不会,只不过这一弹一拔的一个芽头,是很需要耐心的。山地又陡”。他呵呵笑着,对妻子的勤苦很是赞叹:“她是快手,这两天天气好,芽头冒得快,一天能采2斤。”妻子拨开茶树,用力向里钻进去采茶叶,茶树的枝杈扎得人不舒服,何况总是和那1厘米多一点的芽尖打交道。“习惯了就觉得轻松。不能用指甲掐,茶业根部会变黑,也不能撕扯,男人干多了会心烦气躁。”她胸口挂着个小小的方形竹篓,采了1小时也就是两小把的嫩芽。她的手很粗,一点不细嫩,食指和拇指摘茶叶的地方都是黑色的一道老茧,“茶碱染黑的。摘多了手就像机器一样准确,一过茶芽就摘下来了。我现在不看,只摸也知道哪个芽已经张开鳞片,软一点的不能采,已经老了,硬的还太嫩”。

“竹叶青有20来个原料供应点,就分布在这些峨眉山系的茶产区中。”张安源所在的普兴乡有两个点,普兴是峨眉地区最大的茶乡,也是与竹叶青合作多年的产地。“加工点在茶农手里直接采购鲜叶,竹叶青公司是要求4小时内加工出来。”作为大河村的村长,张安源已经和茶农、竹叶青打了40多年交道,他介绍,“竹叶青给我们发了加工标准,国家标准干茶做到剩下7%的水分就可以了,我们能做到3%左右。”张安源进入一个小加工点,在房顶漏下的几束阳光中,茶叶的绒毛漫天飞舞,每个制茶人的口罩、帽子和衣服上都是浅绿色的一层绒毛。“竹叶青茶不要毫毛,所以我们要把这些都去掉。”

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新茶叶运到,大袋子上会写着负责人的名字:“某处某时某人”的茶叶全都明明白白。生产部和质检部会很快做出判断,“竹叶青里的‘论道’或者‘静心’、‘品味’都是不同的等级,其中又分两等。每批茶一来就可以知道,属于某一个等级,然后在每个小等级上,我们又划分了上限和下限,只要在这两个限度之间的,就归为比如‘论道至尊’里面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