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宜时雅事 > 正文

峨嵋山的好茶量产

2014-03-21 13:03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峨眉山上除了高大的桢楠、毛杉等形成的森林,就是间杂在森林中小块小块的茶园,没有农田。去黑水寺、万年寺和普兴乡的茶园沿路都是大山大林,森林覆盖率达到80%左右。沿峨眉山向西3000多米,向东四五百米,就是一道“华西雨屏”,这一带山上但凡稍微平缓的地方都种植了茶树,分布得极为分散。

茶浪

茶馆里,遮天蔽日的麻将声让旁边的盖碗变得无足轻重。四川是中国的产茶大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却没有拿得出手的好茶。乐山、雅安、南江、巴中等地区都是大宗绿茶产区,可此前“川西重花茶,川东重沱茶”,绿茶无人识。乐山地区的峨眉派竹叶青快速打开了高档绿茶市场。和大部分顶级绿茶不同,竹叶青既不“专销特供”,也不划地讲古,价格高但公开,渠道专一,生产达到了一定规模。在2013年“竹叶青”公司生产的竹叶青茶,产量45万斤,顶级“论道”4.6万斤。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这个农产品企业现已从感官审评评价茶叶质量发展到标准化生产加工的工艺时代。

华西雨屏中的川茶

峨眉山脚下已经是很热,可去往茶园的路都是越来越冷。有时还会有一点小雨,“那是一块云过去了”,骆华俊说那不是雨。海拔1200米,他家的屋后就是竹林杉树,前面有一块半亩的空地,因为还没有种蔬菜,现在有几只鸡在里面自由奔跑,一人高的竹栅栏将它们围住。“要不然它们跳得太欢,能跳出来呢。这鸡在山下20元一斤都买不到,我们留着自己吃。”仅有的几片向阳坡上都是茶树,没有大片的绿茸茸,大一点有几分地,小一点的一个人不挪动脚步就能全够着。每块茶园都写着主人的名字,竹叶青公司给这些茶园还编了号,资料可以随时调出来看。

峨眉山上除了高大的桢楠、毛杉等形成的森林,就是间杂在森林中小块小块的茶园,没有农田。去黑水寺、万年寺和普兴乡的茶园沿路都是大山大林,森林覆盖率达到80%左右。沿峨眉山向西3000多米,向东四五百米,就是一道“华西雨屏”,这一带山上但凡稍微平缓的地方都种植了茶树,分布得极为分散。

这里的气候变化很复杂,降雨量一年1200~1600毫米,空气湿度80%以上,没有准确的天气预报。小环境到处都是,一会儿是几乎垂直的陡壁,一会儿是茂密树林里的小盆地。“十里不同天,今年的天气就很奇怪,高山区的茶居然比中山区还要早,和低山区差不多时间开采。”骆华俊家的茶叶已经采了好几拨儿,他这两天每天愁眉苦脸,“我不想这么早采,我们最喜欢的天气是,下3天雨、晴2天,俗话‘三晴两雨’,这样芽头才壮,我们也有时间摘。现在气温上升太快,一下子就从15摄氏度到了20多摄氏度,我们就知道芽头缺乏后劲了,这几天也就快没有了”。不过下午的天越来越阴沉,他又高兴起来,“冷了冷了,估计你把我的雨带来了,这下子可以给它们好好长两天”。结果第二天早上不幸的消息传来,骆华俊打来电话,“昨天晚上霜冻了,公司打电话,5天内都不准采,这一批只能废掉,要不然芽心是烂的”。

骆华俊祖祖辈辈都住在峨眉山黑水寺一带。峨眉山曾经的四大名寺都产名茶,现在仅剩下景区里的万年寺和竹叶青全部包揽的黑水寺。“峨眉山的传统名茶是雪芽、峨蕊等,四大名寺各有不同。”竹叶青这个名字是1964年陈毅在万年寺与和尚喝茶时所取,“取其根根竖立,有似嫩竹叶”。万年寺海拔1300米左右,迄今仍然是峨眉山的名刹。“前几天刚采过茶叶,我们寺的茶叶现在只剩下3小块。康熙帝过去御赐下来,做云水之用,峨眉各大禅院当时都有种植。”僧人们各自忙碌,来上香游览的人极多,但转出寺院,再寻小路上山,就能找到很小的茶园。这里曾是峨眉山乃至四川最好的绿茶,现在只剩下细小的叶子还能看出是“极古老的品种”,寺庙不再用它补贴生活。平时不见僧人,茶园大都交给邻近山民们照料。“那个路也陡,我们年纪大,不好经常上去的。”慧晶法师是万年寺的茶僧,他告诉我,“我只管采摘,炒制又有专人来做”,他又瘦又小但是脚步轻快。万年寺的茶园一年仅能做出二三十斤的产量了,慧晶本人今年只喝了一次。“我们这里没什么可招待,但是贵客很多,所以这儿有这么个东西招待别人了。”峨眉山景区茶园的茶叶大部分都卖给了竹叶青公司,但因为景区限制扩大生产和山民们的财路众多,茶叶种植只能算是山民们很少量的经济补贴。大部分游客都会买些茶叶品尝,作为旅游商品的茶叶大都来自批发市场。不同于龙井、梅家坞和西湖的紧密联系,竹叶青公司的产品因为自己明确的商标,除了峨眉这道雨屏,一点没沾风景的光。

选茶的人

这几天是春茶收上来最紧张的时刻,“老板亲自坐镇验收”。当然工作更多的还是竹叶青生产部和质量检查部门,“评级结果决定了茶叶的购买价格。高端茶和中低端的怎么区分?我们要说服茶农”。生产部总监刘祥云说,这个价格农民自己能大概算出来,“鲜叶加损耗率加评级,再按照市场行情和采购标准”。

因为大部分农民和竹叶青签了协议,清明前的上好芽头,和此后的大宗茶,首先是要卖给竹叶青的。茶农张安源说:“四川小茶企太多了,但是能稳定收购量的只有竹叶青,除非质量太差,有问题保险公司会赔,我们生产出来他们一定会买,我们不担心销路问题。茶叶这东西一天一个价,放不起,过了清明那就是白菜价,而且茶叶本身不赶紧精加工就会变质,没法做高档绿茶了。再说小企业出不起高价格,量也买不了多少,我们卖给他们不划算。”

抢快钱时代的合作问题

在峨眉山脚下巨大的茶叶批发市场中,大量操江浙口音的商人从早上五六点就集结在此,等待山区的茶农。尽管通向茶乡的大都是水泥路面了,还是能看见产量极少的茶农自己背着大竹篓下来。那些已经全乡种茶的人则幸运得多——有定时的小货车可以随时来拉茶叶。“你看市场那边那个国航的牌子没有?在这里有很多加工厂,愿意把这个茶做成龙井或者碧螺春也可以,直接转手运回去也可以。因为四川茶上市比江浙早一个月,这个时间点抢到了,就可以卖高价。”卖茶的茶农丝毫不担心茶叶卖不出去,“我们早摘就是钱,你来得早才能看到这里人挤人的场面,到了9点来钟,茶市场就全空了”。

茶产地现在正是抢快钱的时候,可是茶市场里的大批收购,却都是便宜低端的茶。竹叶青每年必须收购协议基地的茶,“你得固定买他们的茶,不然人家凭什么听你的呢?”竹叶青公司总经理唐晓军过去是集体茶厂的职工,1998年自己买下了茶厂,成立竹叶青公司。“现在,我的订单量决定了市场上压低价格恶性竞争的法子对竹叶青不起作用,我不担心销售,所以也不压价,茶农也不担心。”

竹叶青自己有一块示范基地,但是大部分原料来自于五六块固定的产茶基地,约20万亩。“现在的农产品企业做得再大,原料也只能靠和茶农联办。茶叶和酒不一样,企业没办法自己完全做下来,因为土地在农民手里,原料必须靠农户供给。”产值在1亿以上的中国茶企没有几家,而模式基本上差不多,生产原料的这一部分,都是和茶农联合办的。竹叶青去年的销售额达到6.2亿元,是中国比较大的茶企业了,基地建设也是破解难题。“中国的农民,劳动力成本是不计算的,所以农民收入很低。如果企业把原料全都揽归自己做,就要付出土地、人力劳动这些越来越高昂的成本。以前的体系里,还能看到劳改、国营、农垦性质的茶厂,现在都死掉了,是因为负担不了成本。”

“公司加基地加农户的模式,是现在农产品行业通行的,可是出问题找谁是个关键。”到2002年,竹叶青公司建立了“产品质量保证模式”,这个模式乍听之下非常繁复,并且有各种各样的量化指标,但是听听竹叶青的决定就能感觉到。四川盆地季节早,我来的时候,正好是低山茶区停止采摘的时候,几个老总开了会,决定就在3月19日停止全部的低山采茶。不管什么明前,清明只是个季节概念、温度概念。“低山茶到此为止。”几个人拍板。只用头芽的竹叶青,今年低山全部停止采摘。“闰月长一点,顶芽就快,不用二坯芽。”停采直接决定茶农的收入。除了时间,竹叶青还不允许使用“催芽素”——一种能使茶树大量发芽的喷剂,“严令禁止”。骆华俊也不敢用,“催芽素上去能查出不一样,我们还要赔公司的损失”。

只有踏实生产的茶农才能获得长期合同。竹叶青有一个“基地办”,专门负责几大茶区的生产指导。“生产栽培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但是肥料和防治病虫害就是我们管。现在茶叶最大的问题是农药残留、重金属残留这些基本的条款。”一个成都的茶叶经销商坦诚地说:“散茶的利润比竹叶青高得多,当然,我们卖最好卖的茶,而不是卖最好的茶。”茶企的茶叶每年每批次要送检,相对安全,成本也就提高了很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