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大丈夫》:用鸡汤代替片儿汤

2014-03-18 11:10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还是欧阳剑说的那句台词:‘当人和人出现鸿沟的时候,没有必要把这个鸿沟填上,或者说你把我拉到这边来我把你拉到那边去,而是想办法架一个桥梁,我可以到你那儿你可以到我这儿,既可以保持相互的理解和沟通的畅通,又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我觉得这个才是现在社会需要的。”

电视剧《大丈夫》剧照

编剧李潇自从2004年大学毕业从事职业编剧以来,写了10部电视剧,题材多是家庭剧,但还没有哪一部像《大丈夫》这样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和议论。在近期的电视剧收视率排名上,《大丈夫》名列各地卫视收视的前列。在李潇看来,《大丈夫》是她创作的一系列家庭剧的一个突破,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创作这个剧本。

如果说这部电视剧有什么突破的话,最主要的是它的开放式和超前的价值观的态度,以及过去家庭剧中少有的深入浅出的人生哲理,让人看上去不像以往家庭剧那样陈词滥调。这也是该剧在开播后一直引起热议的原因。

李潇在回忆她创作这部剧时说:“我之前也是写家庭剧的,新丽传媒公司老总也想叫我过去写家庭剧,但是在角度上也没有找出特别的新意。我说我们要不要把爱情戏跟家庭戏结合一下。我想把爱情剧放在家庭剧里面,就想什么样的爱情放在家庭剧里能一石激起千层浪?那肯定是爱情差距。落差越大的有很多戏,比如年龄、收入等,正好当时开策划会的时候,我发现每个人都认识一对老夫少妻,还有好多谈过姐弟恋的。我说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了,我们干脆写这么一个主题的故事。国内电视剧好像还没有一个剧能把忘年恋、姐弟恋一网打尽的,于是想还不如做到极致。当初我在搭人物关系的时候,就故意搭了一对,所以大家觉得这个人物关系搭得太巧了,这两个东西全都发生在他们家了。但这就是戏剧,我没办法,我是要在这个家庭里全景展现我要展示的东西。”

李潇说,她想写一部商业性强、好看的电视剧,能保证这一点的首先是情节必须很强。李潇说:“现在中国的观众就是这样,他的胃口被吊得特别高,如果你没有特别快节奏的故事吸引住他,他很可能中途就换台了。所以,大家现在看到这个故事,从第一集爆出来,一波三折,这个家里就没有消停过。”

现在的电视剧注水情况比较普遍,不管是编剧还是导演,甚至是演员,在每一个环节中都要通过注水来增加剧长,最终观众看到的是没完没了的片儿汤话。李潇在创作《大丈夫》时,避免了这个问题。在她设置人物角色时,男主角是个大学教授,女主角是个杂志总编,这两个高级知识分子嘴里说出的话怎么海阔天空都合理,这就给创作留出了空间。男二号是个没有文化甚至没有太多教养的厨师,什么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合适,这样,每一场对手戏在台词设计上都游刃有余。李潇说:“确定题材后,我会先写一个人物小传,把里面所有的人物都会涉及。比如教授欧阳剑,他很喜欢给学生灌输东西,好像老师都有这种毛病,平时会把自己的喜好放在常人身上,不是学生也爱给人家讲课,所以话说起来没完,因为并不是所有学生理解力都很强,所以还会举一些很简单的例子,比如拿地板的接缝来形容夫妻关系。而顾爸爸的台词完全不一样,他是一个糙人,中国的厨师,不像法国、美国那样还有蓝带厨师学院,他那个年代连蓝翔技校也没上过,就是没有文化。观众觉得他脾气太火暴了,跟一个疯子一样。他们忽略了我们的人物设定——他是后厨的主厨,主厨是要控制整个厨房的,整天跟火打交道,脾气特别火暴,而且赶上了更年期。所以在最初设定的时候,我为了让戏剧冲突更激烈一点,表现得更鸡飞狗跳一点。欧阳剑的形象跟顾爸爸的形象完全是往两条路上走的,他俩都是父亲,两种不同类型的父亲。”

由于编剧是李潇和于淼夫妇,在创作剧本时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设计出一段台词后两人会对一下,必须俩人觉得顺溜了,才能过。李潇说:“这个剧里其实每个人都是好话不好好说,其实把每个人的话翻译一下都是很平淡无奇的一句话。但是你非要拧着劲说,就要费点脑子。我们之前会有大量的讨论,这部戏台词发挥了我们俩的长处。《大丈夫》是两年前写的,我今天回过头去翻这些台词,也觉得写得挺好。”于淼说:“作为职业编剧,有一个特别需要具备的能力,你要把自己随时想象成各种不同的人,你要转换不同角色。有些话你站在教授的角度要怎么说,说完了要把自己抽离出来变成一个厨子,变成一个没有文化的人,你要想怎么去反驳对方。就像《射雕英雄传》里面的周伯通左手打右手一样。”


编剧李潇

李潇把《大丈夫》看成自己的代表作,因为这一次她在创作上很主动,台词写得也比以前的更吃力一些。“这也是有意为之的,这个戏的情节性强,情节性强台词弱的话,就很容易流为都市情节剧,看着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你的情节其实是靠戏剧技巧去营造的,但如果这个时候我的台词又好了,大家就会觉得有含量了。这锅汤既有有营养的鸡汤,又有整块的鸡肉,台词是鸡汤,鸡肉是情节,所以这样才能做到什么都有。这样的话,面临不一样的观众群体,有一些文化水平高的观众,能够感觉到台词里的道理。像我爸妈那种没有什么文化,就是普通的叔叔阿姨那种观众,是看电视剧最大的一部分群体,他们就爱看一热闹,他们觉得听的时候好玩,跟着哈哈大笑,跟看相声似的,看完了他们一句台词也记不住,但至少在看的过程中很开心。所以不同层次的人能够得到不同的东西。”

在李潇过去创作的剧本中,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都是制片方想做一个家庭剧题材,她只是量体裁衣,很多故事设定、人物设定都是很被动的。直到《大丈夫》这部戏,李潇说:“从一开始我们的主动权就特别大,新丽的老板比较信任我,完全是我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还有,过去很多剧是我自己写的,我是纯粹站在女人的立场,写得其实有点软,有点没骨头,只是为了叙事而叙事,还没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现在这个戏是我们俩真正合作的第一部戏,在家庭剧里加进了男性视角,这一点很难得,因为我们这个行业里大部分家庭剧的编剧都是女性,男编剧都是做一些年代剧、谍战剧或者传奇剧,很少有男人愿意写家庭剧,因为觉得太婆婆妈妈了,所以加进男性的视角非常重要。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因为男性视角的代入,所以我们才能吸引一部分男性的观众,这是家庭剧很难挖到的一部分观众群。”

导演和演员在拍摄过程中改台词是现在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台词创作本身的问题,很多编剧可能在创作阶段没有下足工夫,给后来的拍摄过程中留下了修改的空间。因为这种修改台词成为习惯,导演和演员往往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即兴改动台词,这种现象在家庭剧中非常普遍。另一个原因是导演和演员从心里不太重视家庭剧,认为谁都可以进行二度创作。李潇说:“很多家庭剧被演员改台词甚至剧本,我们很多同行编剧都有这个困扰。说得高一点,剧本展示了编剧的思想认识。一旦你中间的某一个段落或某一个部分内容被跟你思想不统一的人动了,它整体上的统一性就被破坏了。如果动的地方多肯定就连不上了,变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现在好多家庭剧都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生活里说的话,这种台词其实是最好组织的,很多演员的文学素养其实并不高,你让他改古装剧他改不了,改谍战剧也改不了,但家庭剧他就可以改,不就是日常穿衣吃饭过日子这点话嘛,他们很不重视你的台词。很多家庭剧观众觉得不好看,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改台词。很多同行认为,家庭剧就那样,差不多就行了,也不用太使劲。写得太生活流了。所以我觉得编剧如果在台词上吃一吃劲,不给他们留下太多空间,比如《大丈夫》的台词,就没有被演员动过,他们觉得没有动的必要了,这么念挺好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