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季莫申科的战争(下)

2014-03-12 13:12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成立还不到一年的新政权立刻陷入了内斗:尤先科公开批评季莫申科为自己牟取私利,企图注销她担任一家公司总裁期间欠下的15亿美元债务。

“乌克兰政治里唯一的男人”

季莫申科的政治名望在2006年时达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在西部重镇利沃夫的街头,人们排着长队购买印着季莫申科照片的招贴画和明信片。城中的商店里还出售雕刻着她头像的琥珀饰品。旅游商店里最热门的纪念品都以她为主题:从玩偶到画像,再到手工艺品。
橙色革命完成了季莫申科的最后加冕。2004年,库奇马完成了两任总统任期。他选择站在亚努科维奇身后,而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组成了竞选搭档。

2011年11月27日,季莫申科的支持者聚集在监狱外为她庆祝生日

在此前,季莫申科已经有了多次街头革命的经验。2002年,她积极参与了“乌克兰不要库奇马”运动。她在库奇马家门口高声叫阵,和前来拆除抗议者帐篷的防暴警察面对面冲突。她站在警车前,把双手放在车头上,黑夜中刺眼的车灯照亮她的身躯,留下了她只身阻挡警车的照片。季莫申科的一位助手说,她曾亲口说:“我希望达到这样的目的:让库奇马一想到反对派就忍不住想用机枪扫他们。”

季莫申科身高1.6米,穿38码的衣服,身材娇小。但这并不足以掩饰她的野心和锋芒。在乌克兰,人们这样说:季莫申科是“乌克兰政治里唯一的男人”。在橙色革命中,她是反对派中的标杆。她最强硬,最不愿与当局妥协。她跳上车顶指挥示威者。和尤先科四平八稳的演说相比,她的演讲总是更具有煽动性,更能激起示威者心中的怒火,向总统府大楼进攻。当防暴警察阻挡队伍时,她手持康乃馨,劝说军警加入反对派阵营。她通过扬声器呼吁:“站在乌克兰人民一边!我请求你们支持人民和人民选出来的总统!”

在观察家看来,季莫申科的强硬和不妥协有着实际的利益考量。曾担任过政府顾问的分析家普格利宾斯基说,一些反对派领导人想通过大选获胜来“摆平针对他们诈骗国有资产的犯罪指控”。显然,季莫申科不希望因为政治斗争失败而被再次投入监狱。

季莫申科对法国《世界报》说,她最喜欢的女英雄是圣女贞德。在2004年秋天,她化身女战士,总是穿着有十月革命风格的黑色皮夹克向人们发表演说。在2006年的竞选海报上,季莫申科穿着黑色皮外套,手持一把利剑,身后是一圈光晕。海报说,她象征着“光明之军”,“让我们脱离黑暗”。

在2001年的牢狱之灾也成了季莫申科皇冠上的明珠。2005年,季莫申科邀请记者参观她的家。记者们发现这位新总理的生活“俭朴”,睡的是一张木质折叠床。她介绍说,这是在2001年受到库奇马迫害时准备的,她那时常常随身携带一个装有牙膏、牙刷和毛巾的“应急包”,随时做好了被捕的准备。

随着橙色革命的胜利,乌克兰检察机关撤销了对季莫申科及其家人的犯罪调查和所有诉讼程序。尤先科遵守承诺,季莫申科如愿当上了总理。在担任临时总理的2005年1月份,她就公开表示,新政府中将不会有任何一名旧的政府部长级官员和地方政府州长级官员留任。之后,乌克兰全国各级行政机构都进行了大规模调整,共解除了1.8万人的职务。季莫申科以打击腐败为上任后的标志性工程。为此,政府开除了2.3万名交警,规定官员收受的礼品价值不得超过22美元,不得去公共浴室泡澡和桑拿,因为那里是容易滋生腐败的地方。

季莫申科本人在乌克兰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自己的财产状况报告,证明她在2004年的收入合1.2万美元,现有银行存款仅合178美元,名下没有登记任何不动产。她说自己连办女儿婚礼的钱都没有,住的房子也是向朋友“租借”的。一个竞争对手在议会上声称如果季莫申科愿意卖出自己的项链上的珍珠,他们就会凑够钱供养一个普通的乌克兰家庭5年,季莫申科当即取下了项链并扔给他叫嚷着:“这条项链上一颗珍珠都没有。”2005年8月,她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自己作为反对派的生活:“我没有任何物质财富,我丈夫也没有。几年前,我的家庭承受了多种风险,所有财产,所有汽车都送给了亲戚,股票则被政府没收,我丈夫也没有受到任何补贴。”

另一面,她在2005年4月接受全球最畅销的女性时尚杂志《Elle》的邀请,拍摄了一组专题照片:金色的大辫子,紫罗兰色的路易·威登服装,再配上夏奈儿品牌的胸针。奥克萨娜·基斯注意到,早期,季莫申科说黑白是自己最爱,但在成为总理后,她的服饰显著地鲜艳起来。红色、粉色、紫色填满了她的衣橱。乌克兰媒体常说,季莫申科的成功不仅在于她的政治活动,也在于她的衣着品位。记者们对她的衣橱的关注,比对她的男性同僚们的关注要多得多。

《乌克兰真理报》注意到,季莫申科在2005年四五月份出席公共活动时,几乎将当季的流行女装展示了个遍。该报估计,季莫申科置办行头一年至少花费3.1万美元。为此季莫申科召开发布会公开回应:“我想提醒列位,直到1997年我还掌管着乌克兰最大的企业(统一能源公司)。我和我的家庭积攒了数目可观的存款,我拿出其中一部分购置衣物有什么不可以呢?”而她此前曾说,她的财产在库奇马时期已经被没收。记者质问她为何不在网络上公布的财政报告里列出这些明细。季莫申科强调,那只是过去一年的收入情况。记者追问为何银行存款一栏中没有明示这些存款,季莫申科说:“我已经回答过了,不想继续重复这个问题。”接着她又得体地表示,完全支持新闻媒体和记者的监督。

总理季莫申科的另一块招牌是重新清算库奇马政府时期的私有化。最初,政府说要清算3000家企业,后来谈的是300家,最后企业数字减少到29家。观察家们发现,季莫申科的目标是要以牙还牙。正如她曾说的:“人和动物之间的区别并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人具有强烈的报复心。”

季莫申科的焦点是库奇马的女婿寡头平丘克。2004年6月,乌克兰对乌最大的国有企业克里沃罗格钢铁公司进行拍卖。这家公司是世界钢铁业的30强,年利润达1.25亿美元。出价最高的美国和英国联合财团出价15亿美元,并承诺投资12亿美元。但最终中标的是平丘克和顿涅茨克大富商阿赫梅托共同组建的“投资-冶金联合会”,他们的出价只有8亿多美元。

2005年初,乌克兰法院立刻判处该私有化过程非法。该钢铁厂93.02%的股份再次收归国有,政府的工作小组全面接管了经营活动。接着,枪口调转向了尼科波尔铁合金厂。这是欧洲最大的同类工厂之一,也掌握在平丘克手中。

野心勃勃的总理并没有在意总统尤先科的态度。2005年9月,平丘克已经向尤先科抛出橄榄枝,一旦政府停止对库奇马时期私有化交易的重新审查,就能得到寡头们的支持。这对于尤先科来说极其宝贵:季莫申科并不甘心在政权中充当副手。她支持进行宪法改革,规定总统将相当部分的职权移交给议会,总理由议会提名选举产生,总理将独立组建政府,除内务部长外其他内阁官员都由总理直接任命。

成立还不到一年的新政权立刻陷入了内斗:尤先科公开批评季莫申科为自己牟取私利,企图注销她担任一家公司总裁期间欠下的15亿美元债务。而总理季莫申科的顾问布罗茨基在电视直播节目中指名道姓地指控尤先科的亲信重新分配乌克兰的财产,为己谋私。

一次,议会就加入世贸组织的问题进行辩论,轮到季莫申科发言时,一名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乌克兰地区党”党团成员起身去关闭了麦克风的电源。两方面立刻陷入混战,厮打起来。而尤先科的“我们的乌克兰”加入到了支持“地区党”的阵营。最后,议会不得不暂时休会。一位美国政客在到访乌克兰后评论说:“这些人不知道怎么搞政治,他们在技巧以及必要的相互迁就方面没有受过训练。”

尤先科和季莫申科之间的斗争使得政府几乎无法继续运转。尤先科后来承认,自己“实际上每天都得介入发生在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和政府之间、国务秘书和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之间、政府与最高拉达(议会)之间的冲突。总之一句话,这些冲突已经成了当局的主要工作”。

 

2010年1月17日,季莫申科在总统大选前出席记者招待会

无法熄灭的引线

2010年2月,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6年前因“橙色革命”败选的亚努科维奇获得48.95%的选票,以3%的微弱优势压倒季莫申科,当选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的获胜主要是因为2004年支持尤先科的‘橙色选民’对橙色领导人的表现感到失望。”美国塔夫斯大学乌克兰问题专家奥克萨娜·舍维尔说,“正因为如此,这是自乌克兰独立以来,投票率最低,‘全都反对’票最多的一次选举。投票结果对季莫申科来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次成功:在她执政期间,乌克兰经济下滑15%,而她只输了不到90万票。”

3%的差距已经足以决定季莫申科接下来的命运。在橙色革命后的7年里,季莫申科曾对亚努科维奇穷追不舍。亚努科维奇在1967年曾因抢劫罪被判3年徒刑,1970年又因伤人再次入狱,刑期2年。1978年,顿涅斯科法院认定这两起案件证据不足,取消了指控。2005年,在季莫申科任上,乌克兰检察机关又翻开了老账,认定1978年法院关于亚努科维奇无罪的决议,是法院的工职人员在2002到2004年期间伪造的。

按照乌克兰政坛睚眦必报的传统,季莫申科的阶下囚生活几乎已经板上钉钉。波兰政治分析师斯特沃尼·马图扎克指出,在过去几年里,以垄断了俄罗斯乌克兰能源贸易的“俄乌能源公司”为代表的寡头集团开始同时支持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为了削弱对手的实力,季莫申科决定通过确保能源的持续供应消除“俄乌能源公司”作为能源进口商的地位。根据2009年签署的俄乌天然气合同,从2009到2019年,乌克兰国家天然气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之间的交易将“俄乌能源公司”排除在外。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还将原本为“俄乌能源公司”所持有的1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转交给了乌克兰国家天然气公司。这笔交易的成本是此合同规定的天然气基准价为每千立方米450美元,是欧洲最高气价。这顺理成章地成了将季莫申科关入牢房的罪名。

2011年5月,在法官读完判决之前,季莫申科就转过身对摄像机说:“这是一个独裁政权……我不会停止抗争。”当她被带出法庭时,她号召支持者推翻政权,并再次唱起了“荣誉归于乌克兰”。而在从法院到监狱的路上,支持者和反对者一样走上街头并大叫:“把她关进去。她是个贼!”现在,还坐在轮椅上的季莫申科已经宣布参加5月的总统大选,投入一场新的战争。

(参考书籍:廖生,《美丽与政治:乌克兰女政治家季莫申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