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季莫申科的战争(上)(3)

2014-03-12 11:54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要让季莫申科停止战争,比让她喝赫尔涅酒(一种乌克兰烈酒)还难。”多年前,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曾这样评价他的对手,“她就像是大炮的引线,点燃之后再也无法熄灭。”

蜕变

库奇马政府的这起官司让季莫申科在监狱里待了42天。此后,罪名以查无实据为名取消。这次并不成功的政治斗争经历至少给季莫申科留下了两个深刻的教训:在乌克兰,政治家们往往都背负着原罪,一旦政治斗争失败,这些原罪就能让你进入监狱,变得一无所有;如果不能让自己拥有广泛支持,就无法在乌克兰政坛撼动根基深厚的库奇马。

根据乌克兰利沃夫国家科学院历史学家奥克萨娜·基斯的观察,在这次政治斗争之后,季莫申科开始积极地建设自己的政治形象。“季莫申科的形象随着她的政治生涯不断变化。在90年代中期,刚刚步入政坛时,她是个穿着浅色衣服,披着头发,纤弱、微笑的女人。当她站稳了脚跟,她就是穿着合体深色西装的严肃干练的职业女性。那时,她的头发剪得更短,发型也变得更庄重。从2001年开始,季莫申科的头发开始变长,到了秋天,她突然开始编辫子,过去,从来没有乌克兰政治家会在个人形象上做如此激进的改变。传统的发辫标志着季莫申科已经进入了政治成熟期,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季莫申科决定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纯血”的乌克兰政治家。奥克萨娜·基斯指出,季莫申科的父姓格里吉亚是亚美尼亚裔常用的姓氏,俄语是她的母语,在90年代末,她在乌克兰东南部地区一度曾很受欢迎。但是,“要成为一个国家领袖,季莫申科必须得到乌克兰语地区的支持”。

 

2011年10月11日,乌克兰法院判处季莫申科7年监禁

乌克兰独立后直至今日,政治上的地域分裂性从未消失。任何一位乌克兰政客都难以在全国大选中获得接近或超过一半的选票。票仓的划分从来一目了然:西部说乌克兰语的人们只会给说乌克兰语,强调乌克兰民族性的政客投票;东部和东南部俄语区的人们则恰好相反。任何政客都必须在这两边做出选择,在保有票仓的情况下争取中间选民。对于季莫申科来说,同样出身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库奇马在俄语地区根基稳固,有诸多寡头的支持,西乌克兰是她最好的选择。

从2000年开始,季莫申科在公共场合就开始只说乌克兰语了。2010年,在以亚努科维奇的对抗者的姿态接受审判时,她在法庭上要求证人不要使用俄语,因为她表示自己“只会乌克兰语,听不懂外语”。

季莫申科将深色的头发染成金色,盘起了大辫子:这是女神比列希尼亚的发型。比列希尼亚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神话中的形象,意味着保护神和母亲。这也是传统上乌克兰乡村女教师常用的发型,包含了四个关键词:清白,爱国,忠诚和传统。

季莫申科曾说:“我很清楚如何利用自己的资本在这个男性统治的政治圈里保存地位。”在奥克萨娜·基斯看来,季莫申科使用女性资本的方式之一就是“小心而坚定地塑造起自己国家母亲的形象”。季莫申科曾说:“我认为一个在政治场上的女性就像是在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也许在第一眼看来,她是柔弱无助的,但你最好别伤害他的孩子……”季莫申科喜欢出席各种公共场合,从国家仪式、宗教仪式到各种行业协会的活动。她爱发表演讲,总爱在演讲里使用“温暖”这个词:“请接受我的温暖祝福。”“秋天勾起了我们关于那些无忧无虑日子的温暖回忆。”就连她的宣传海报上也写着:“希望你有个温暖的来年。”

“在乌克兰文化里,‘温暖’这个词常常和母亲的身体联系在一起,这是季莫申科的招牌之一。”基斯指出,“她常常在演讲里把人们称作自己的亲人。你很难想象,在乌克兰,一个男性政治家能够使用这样的词藻和象征方法来赢得选民的心。”

季莫申科在和人们的相处中也表现得像个母亲。和她接触的人对她的描述大同小异:她总是温柔地称呼他们,亲切得就像是家里的亲戚。季莫申科的一位前保镖说,她对待下属非常优厚。“季莫申科手下的人都各得其所,她给员工发放的工资比其他公司高,一年有五六次额外发放奖金,节日期间还有礼物。我不记得她曾经大声喊叫过,在办公室通常都不会提高嗓门,谈话都是低声细语的。如果她情绪不好,最好不要去找她。等她脸上有了微笑了再去。有时她生气了,表现得很明显,但她不会让情绪控制局面。”

季莫申科不像乌克兰古板的男性政客捂住自己的生活。她开通博客,里面的栏目包括“朋友”、“个人”、“家庭”、“休闲”、“宠物”和“幕后花絮”。她发布私人照片,讨论正在阅读的书籍,评论喜爱的艺术家,通报自己回母校看望老师、参加同学聚会,称赞丈夫是120%的真正男人。

在季莫申科的个人宣传中,有一类照片特别显著。那是她参加各种宗教活动时留下的。她公开宣布:“我是一个信徒,我家里的所有人都是信徒。我是说,在苏联解体以前我们就是信徒了。我相信上帝,我能切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他在我心里,让我认识到,我今天的斗争就是正义和邪恶之间的斗争。”“我生命中的每一分钟都会和上帝交流,因此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符合节律的道德原则。”

毫无疑问,审美也是季莫申科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基斯指出,对于普通乌克兰人来说,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最初对季莫申科的好感都是来自她的美丽。“‘她是那么漂亮的女人!’我的一位中年同事曾向我感慨。他是一位出色的学者和政治活动家,而他承认他从别的党派转而成为季莫申科‘祖国党’成员的最初动机就是这个——‘一个美丽的选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