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白日焰火:一部“商业作者”电影的诞生

2014-03-11 14:18 作者:索马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白日焰火》没有选择凑万圣节的票房,而是自信地去参加欧洲电影节。在获奖之后即获得了十几个国家的购买合同,还没有启动国内宣传就已在百度热词里名列前茅,推广效应超出预期。


2月16日,刁亦男执导的《白日焰火》斩获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

2005年,制片人文晏是最早看到独立导演刁亦男《搜魂记》剧本的几个人之一。她从中看到了“强烈的孤独感”。

刁亦男找到文晏的初衷是请她为自己的第二部独立电影《夜车》寻找投资。这部色彩冷峻的电影在两年的时间里却一直无法得到投资。

当时,长期研究国际电影市场的文晏发现:“在中国独立电影经过了10年左右的黄金时期之后,现在单单依靠‘中国话题’已经不足以吸引国外电影节和市场了。数字技术的突飞猛进,全世界的电影数量爆发式地增长,很多电影小国的电影在快速成熟。”和这种转变对应的外部现象是,从2005年开始,戛纳、威尼斯等电影节所选中的中国电影少之又少。

在2007年,刁亦男的《夜车》进入第60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却没有进入国内观众的视线。正是《夜车》制作过程和在国内传播的窘境,促使刁亦男和文晏共同找到了一个新方向——打造一部科恩兄弟或者昆汀那样的“商业作者”电影,既有吸引人的故事,又依然保持强烈的作者风格。这一年,在釜山电影节的创投会上,一家法国发行公司的负责人告诉文晏:“在欧美有发行潜质和市场的中国电影都是紧密关注中国现实的,如果导演能在现实题材的基础上加上一个案件的外壳,应该会非常有吸引力。”

这给了刁亦男继续修改《搜魂记》剧本的信心,2007年完成了剧本的第二版,但2008年,金融危机的骤然降临却让刁亦男向市场靠近的努力悬置了两年。当时很多海外电影公司面临倒闭或改变方向,对中国第六代导演早期艺术片的直接投资不再可能,而文晏接洽的很多国内电影投资公司又觉得“剧本不够商业”。

多年以来,刁亦男一直以对自己剧本的捍卫著称。尽管他曾是张杨的御用编剧,曾经参与过《将爱情进行到底》、《洗澡》和《爱情麻辣烫》等电影的编剧,但在自己的前两部作品《制服》和《夜车》中,他都用导演的身份完全保护自己的剧本,并维持着和主流不远不近的关系。

他花了5年时间修改那个最初叫《搜魂记》的剧本,尽可能调动一些元素让这部剧本离“体制和市场更近些”。最深的痛苦来自修改的过程中产生的自我怀疑和否定,虽然他仍有满腔的愤世嫉俗:“你自己觉得一个还不错的东西不被他们接受和认可的时候,尤其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这个畸形的市场制造出畸形的口味,你给他鲜榨,他偏要可乐。”

尽管如此,2010年当他完成《白日焰火》的剧本,他觉得自己最终找到了“黑色电影”和“侦探片”的结合方式,“就好像找到了电影作者和商业运作的结合点”,同时他也发现“《白日焰火》里完全没有2005年剧本初稿时的影子了”。

刁亦男还为剧本注入了爱情的元素,退役警察张自力(廖凡饰)在调查一起碎尸案的过程中结识了洗衣店的女店员吴志贞(桂纶镁饰),两人的情感纠葛伴随着吴自贞已经死去的丈夫(王学兵)的出现,而变得诡异、黑色,充满情感和道德的张力。

在刁亦男看来,张自力和吴志贞的关系是“对浪漫模式的颠覆,可以说是危险的浪漫主义”。被大众爱情弃绝的那些看似冒险的情感,却呈现出人性的复杂与暧昧。

也正是这种对人性可信的复杂演绎打动了投资方幸福蓝海影业(以下简称“幸福蓝海”)。2010年,幸福蓝海拿到了《白日焰火》的剧本,公司执行总经理万娟发现剧本不但很完整,还有“小说体的魅力,在情节结束之后,人物的命运还是在发展的,这和我们在国内看到的剧情片很不一样”。

只是,几乎所有的行业人士对幸福蓝海的这个选择都持悲观态度。因是初次参与制片,幸福蓝海邀请了富有行业经验的外援担任制作监制。在沟通初期,监制提出一般的商业电影都有1500个镜头,这个提议遭到了尊崇长镜头理论的刁亦男的否定,他的上一部作品《夜车》只有300多个镜头。万娟想出的沟通方式是,给导演数出几部具有代表性的电影的镜头数量:既有伊朗电影《一次别离》,也有好莱坞经典的《七宗罪》,还有《冰血暴》这样的黑色独立电影,以及杜琪峰的《大事件》等。所有这些片子的镜头都在1000个以上。

除此,他们还说服导演采用“storyboard”(故事板),将导演的剧本最大限度场景化,各方都可以提前看到影像的基本表达量。幸福蓝海要求《白日焰火》必须保证有800个镜头,导演在拍摄中还可以产生增量。

在演员的选择上,幸福蓝海没有一味地追求大明星的加入。万娟至今记得首次和同事讨论邀请桂纶镁加入的可能性时,大家都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可能”。他们的理由是刁亦男还没有足够的名气,另外起用了廖凡,就意味着很难找到一线女演员,因为内地女明星很在乎是否和一线男演员配戏。

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在接到剧本后的第二天,桂纶镁就决定接下这部戏。除了觉得这部戏的整体感觉很好之外,桂纶镁的理由是她很欣赏廖凡的表演——早在2005年廖凡和刘若英合作话剧《半生缘》时,廖凡的舞台魅力就让她折服。

就如何达成平等的合作关系,制片方和导演进行了艰难的磨合,双方在合作初期就制定了严格的时间表,工作量细化到每天拍多少场、多少个镜头,制片方会以三五天为一个动态来考量剧组的工作效率。夏天的拍摄很顺利,但到了冬天,因为严寒的天气,剧组的节奏有些拖沓。

万娟不时会下片场协调进度,有一次她直截了当和导演说,如果继续按照之前的进度,投资方无法承受,这个项目可能会被中止。对很多导演而言这是投资人常用的“恐吓”手段,但万娟坚信电影是个很长的链条,方方面面的利益决定“在每一个阶段都得要有这个项目可能要停的准备,不然你就是被制作部门带着走了”。

对于刁亦男而言,明星的加盟意味着他要遵照严格的拍片周期限制,但演员的专业在很大程度上让高效的拍片效率成为可能。有一场拍摄是关于廖凡在隧道里醉酒的场景,那是一个需要多方配合的高难度镜头,可是状况频出,最后摄影车翻车,摄影助理当场就被120拉走。所有人都在造雪车打出的冷雾里,忐忑而沉着地完成了剩下的镜头。“当时不止廖凡一个哭了,虽然有人在哭,但那种感觉非常鼓舞人,因为老天爷让我们在翻车之前完整地拍到了那唯一的一条。”刁亦男回忆道。

“在中国,你做纯粹的类型片票房不会太好,但如果你做类型片,又超越了类型片就会有些市场的惊喜。比如恐怖片或者最简单的悬疑片,如《全民目击》会加入些社会性的东西。”北京光合映画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负责人陈炯说。光合映画是《白日焰火》的宣传方,曾经主导宣传过《厨子戏子痞子》、《亲密敌人》等影视剧。

陈炯最初判断《白日焰火》是近年不多的好剧本,但是在看到成片后,对影片的市场反应并没有太大期待。光合映画建议该片赶在2013年的万圣节档期上映,那个档期全国一天能有8000万元的票房,《白日焰火》可以争取12%~15%的排片量,持续几天也可以收回成本。出于对电影的信心,幸福蓝海拒绝了这个在旁人看来非常明智的选择。

《白日焰火》没有选择凑万圣节的票房,而是自信地去参加欧洲电影节。在获奖之后即获得了十几个国家的购买合同,还没有启动国内宣传就已在百度热词里名列前茅,推广效应超出预期。在陈炯看来,也暴露了沿袭商业片宣传思路的不足,“这确实是我们的经验覆盖不了的片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