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经济增速回落期:危机与改革(3)

2014-03-10 10:0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高速增长期结束,并不意味着中速增长会自然到来。如果新旧增长动力的接替不成功,新的发展方式未能及时确立,经济增长一旦出现大幅下滑,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新一轮改革的起始阶段,是增长阶段转换的关键时期,是一场“改革与危机的赛跑”。

上海某住宅建筑工地正在楼外高空作业的工人

增速下滑:规律与改革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的经济增长速度,与我们的潜在增长速度之间是什么关系?

张晓晶:这个问题,学术界也有分歧。有一种观点是,现在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了,从以前的9%~10%,下降到7%~8%,下降了两三个百分点,但是之前设想的恶劣局面并没有出现,整个社会的就业状况,比如登记失业率、调查失业率都并不是很高,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的潜在增长水平也就这么多了,而4%~5%左右的失业水平或许就是一个自然失业率水平。这就意味着,我们现在的现实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基本一致了。如果要超过潜在增速,反而会不利于经济的健康发展。我们的潜在增长速度,就是7%到8%之间,这和以前的观点是有很大区别的。但也有一种更激进的观点,认为我们现在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潜在经济增长速度了,现在是过度就业了。

我个人的判断是,未来的经济增长下滑,将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是,有一点必须澄清,我们不会一下子跳水式下降,而是台阶式下滑。日本当年的经济增长下滑也是这种方式,9%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下滑到5%左右,又迅速下到2%~3%,现在连1%都很难起来;美国很了不起,年均增速3%持续了100多年。现在潜在增长水平仍在2%~3%。欧洲现在的潜在增长水平比美国要低1~2个百分点。发达经济体全都走过这样的过程。

三联生活周刊:对于经济增速的放缓,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方式,有足够的抵御能力吗?

张晓晶:经济增长下滑,我们的整个结构,包括体制机制,是否能适应?的确存在很多问题。但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我们的政府需要认识到,经济增长下滑是个经济规律,要按经济规律办事。不能把经济增长下滑与执政能力对立起来,不要过于强调中国的特殊性。从长周期的视角,增长不可能以恒定的速度永远持续下去,尽管在新古典增长理论中可以假定外生的技术进步,从而获得稳态的经济增长。但这种稳态增长是“假定”出来的,现实中的增长有快有慢,有高有低,甚至有时候会停滞倒退,这才符合增长的周期。内生增长理论的出现并没有打破增长的周期,它只是通过知识、创意、人力资本等的报酬递增,使得原先被假定出来的增长有了一个更为可靠的理论基石、增长被内生化而已。从某种意义上,增长的周期就像是一种宿命,尽管你千方百计想修正它,但你所能改变的在历史长河中却是微不足道的。

借助国际比较,高增长必然会遭遇调整这一点就能看得更为清楚。由诺贝尔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领衔的增长与发展委员会(2008),总结出“二战”后经济增长率超过7%、持续增长超过25年的13个成功经济体,它们分别是:博茨瓦纳、巴西、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马耳他、阿曼、新加坡、中国台湾和泰国。考虑到博茨瓦纳、马耳他、阿曼人口规模都非常小,余下10个成功的经济体几乎都无一例外地经历了危机:这包括巴西上世纪80年代初的债务危机,日本80年代末的金融泡沫破灭危机,以及其他经济体90年代末遭遇的亚洲金融危机。进一步分析发现,经历危机但成功跨越的经济体有:日本、韩国、中国香港、新加坡、中国台湾;而遭遇危机后止步不前的有: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巴西;中国是特例,没有遭遇危机重创,但也还没有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外国专家学者预言未来中国遭遇危机的概率接近于1的原因。

中国经历了30年的快速增长,但我们也专门做过研究,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等,在金融危机之前,都经历了27年到33年之间的经济快速增长,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性,但并没有特殊到完全超越历史样本,我们要尊重长周期增长的经济规律。

三联生活周刊:如果经济增速下滑已经是必然趋势,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张晓晶:在企业层面,增速下滑,意味着需求的减少,企业必须做出重大调整,它必须认识到下滑局面是长期持续的,利润增长水平各方面要调整,产能过剩要尽快处理。企业必须掌握更多的信息,对未来做出判断,哪些是产能过剩的领域,哪些是未来会有空间的领域,从而做出调整,寻找出路,寻找中速增长时期的盈利模式。

在政府层面,如何应对增速下滑,也就是宏观政策的选择。我认为政府不能一味通过刺激性政策,试图超越潜在的经济增长速度。我们的潜在增长速度只有这么多,再刺激,结果就是通货膨胀、结构扭曲,是以后的更多坏账。面对增速下滑,最根本的还是要回到供给层面做调整,强调供给管理,从劳动力、技术、资本这三方面来改变。在这方面,西方发达经济体其实有许多可借鉴的经验。比如美国走出滞胀危机的做法,1945~1971年石油危机之前,美国的增速很快,是5%左右,遇到滞胀危机,就全下来了。里根政府就采用了一些刺激供给面的政策,比如打破垄断、撤销航空管理委员会、拆分电信、政府“瘦身”、加速折旧、推动资本形成、减税,等等。

政府的“救市”,还是应该在供给面上做文章,而不只是拉动内需。供给面的调整,才是关系到中长期发展的根本举措。这些问题,最后都会回到改革上,供给面的调整,其实最根本的还是要推动体制的变革。所以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改革,推进机构改革、国企改革、下放审批权、“负面清单管理”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只有真正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才能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推动经济的持续增长,这才是核心,其他都是一锤子买卖,4万亿计划也是一锤子买卖,不良后果也呈现出来了。

2013年政府层面对经济没有大刺激,有“微刺激”,还是要保增长,包括今年也是一样。所以必然也还是会出台一些需求面的刺激政策,但供给面会强调得更多。回头去看2013年的政策,至少是能看到政府的改进努力,包括减少审批、如何吸引民营资本、如何让国有资本多元化等方面,都有一些举措,这些是好的迹象,是真正在推进改革。

三联生活周刊:关于经济增速下滑,最频繁听到的就是“高速增长时期累积的财政金融风险”将会显现出来。这种风险到底应该如何理解?

张晓晶:打个比方,假设一个人的月收入是1万元,月供是5000元,在正常情况下,家庭经济运转没有问题。如果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了,企业效益不好,就意味着收入会减少,比如收入只有5000元了,那怎么过日子,房贷怎么办?这就是风险,就是银行坏账。这是个人层面,放大一点,到政府层面,就是地方融资平台,各种项目打包贷款,每个月同样是要还利息给银行的,如果经济增长放缓,效益下降,融资平台的债务在不断累积,但又没有现金流去还,结果会是什么?破产。这就是债务危机,2008年以来的债务危机就是这样,都还不起钱,经济就无法运转,大家也没事干了,失业了,这是恶性循环,是资产负债表危机。

2011年,中国社科院成立了专门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组长是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副院长李扬,我是副组长。我们的课题组通过研究发现:2007~2011年,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在急剧扩张:国家总资产从294.7万亿元增加到546.5万亿元,总负债从118.9万亿元增加到242万亿元;而净资产则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04.5万亿元。这三个指标在5年内几近翻番,且增长速度快于同期名义GDP的增幅。国家整体的资产负债率,即总负债与总资产之比,总体呈上升趋势,特别是在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比较大的2009~2010年两年间,上升幅度较大。这表明,在国家资产形成中,对债务融资的依赖有所上升,进而造成债务风险相应提高。

国家净资产增加额持续小于当年GDP,表明并不是全部的GDP都形成了真正的财富积累,换言之,在我们产出的GDP中,有一个相当大的部分是无效的。这是因为,GDP指标存在某些先天性缺陷,一些无效投资(对应的是产能过剩)甚至破坏资源环境的活动,都被计入GDP了,在财富形成中要将这些剔除。以2010年为例,净资产增加额与GDP的差距高达7.5万亿元,占当年GDP的18.7%,虽然不能断言这7.5万亿元都被浪费或损失了,但至少表明这一年GDP的质量大有问题。

2012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加总的债务接近28万亿元,占当年GDP的53%。如果分部门来看,截至2012年末,企业部门杠杆率(债务占GDP的比重)已达113%,超过OECD国家90%的阀值,值得高度警惕。这构成了中国债务结构的突出特点,这种状况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和金融体系以简洁融资为主的特点密切相关。如果将非金融部门、居民部门、金融部门以及政府部门的债务加总,那么全社会的债务规模达到111.6万亿元,占当年GDP的215%,这意味着全社会的杠杆率已经很高了。为了给经济发展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去杠杆化在所难免。

我们的研究显示,国家资产负债表近期的风险点主要体现在房地产信贷、企业债务、地方债务以及银行不良贷款等项目上,而中长期风险则更多地集中在对外资产以及社保欠账等项目上。无论哪一类风险,都与当前的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密切相关。应对或者化解风险的最佳途径,还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健康、高效率、高质量、可持续的增长,归根结底,这又要回到改革的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