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廖凡:四十不惑(2)

2014-03-06 10:00 作者:苌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月14日是廖凡的生日,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因为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当他从梁朝伟手中接过最佳男演员奖的时候,他说:“昨天是元宵节,春天的开始,昨天也是情人节,昨天也是我40岁的生日,我想这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本组图片:电影《白日焰火》剧照

三联生活周刊:失败者的角色为什么吸引你?你之前的角色也多是这样。

廖凡: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失败者挺好的。其实成功失败你是没法界定的,完全是一个个人的事情。所谓的“失败者”只是符合大家判断标准的一个统称吧。不过刑警张自力也自认为是失败者。我说不清楚。成功者令人觉得乏味,反而是一个失败者很能打动我。

三联生活周刊:你和张自力有共鸣?

廖凡:可能只是受伤那段时间,在这个角色上我和他感同身受。那阵儿我对拍戏失去兴趣。但那个时候其实也不缺戏拍,你也可以慢慢恢复它,找到某种乐趣。其实到了一定时间后,你的激情已经褪下去了,乐趣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满足。但这个角色可以把自己在受伤期间体会到的对这个世界的一些微妙感受,对前途未卜的命运,某些阴郁的、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现实中,我们往往没有机会展现,受到种种制约,或者你的性格也不是那样的人。这个角色相对以前演过的角色复杂了很多,可能这种理解也和人生积累有关。我尝试把自己设想成张自力那种境地,某次变故,受伤了,心理受的伤更大,有些泄气,有些放任,索性对自己不再要求了……放逐自己其实挺容易的,而且你有个完美的借口,因为我受伤了。我确信某一种变故会让人停滞在那儿,你停滞在生活中的某一点不再继续下去,时间好像在那一天停了。

三联生活周刊:你印象最深刻的场景是哪一场?

廖凡:不能说是最,但演完发廊里的那是个长镜头,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觉。那个长镜头只拍了一次,而且准备工作极其繁琐。以至于到后来我觉得这场戏可能拍不完。大概过了得有六七个小时,各种细节问题,枪怎么开、血包爆得对不对。枪会不会卡壳、枪怎么掉下来最完美,就拍了一次,之后所有人围着小监视器看,然后导演说,收!特过瘾。再看电影到打枪的时候,还是会心惊肉跳的。枪掉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有点蒙,有点延时,都停在那儿,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这是特别真实的状态。晚上我睡不着给导演发短信说:太棒了,北京那帮哥们儿都得给他们镇趴下。

三联生活周刊:你觉得张自力和吴志贞之间有爱情吗?

廖凡:有吧,也有点你说的相互取暖。就是有很大的暧昧性。

三联生活周刊:你怎么理解张自力放的焰火?

廖凡:传递某种信号。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信号。很凄美。白忙活一场。我在柏林电影节上第一次在大银幕看这个电影。看完很伤感。张自力这个人物,其实是个后知后觉的人。他把案子破了,和以前的队友同桌吃饭,喝酒碰杯,还自嘲“瞎猫碰上死耗子”什么的,好像终于我张自力有资格跟你们坐在一起了。之后他心里才感到特别难受,因为他把他喜欢的人给交出去了。张自力始终是一个自定义的失败者,所以在舞厅的那场戏,他随波逐流地跳舞,其实痛苦得无以复加。真相的出现没有给人如释重负的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获奖是什么感觉?

廖凡:有次采访,记者问我:“你为什么现在是这样?”我说,什么叫“为什么现在是这样?”他说:“你应该比现在更好!”我说谢谢谢谢……似乎你一定要得到一个肯定后,大家才说:“你看我们没说错吧,廖凡其实很好。”就好像我只是给了大家肯定自己的机会而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