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企业 > 正文

垄断国企的橄榄枝

2014-03-05 10:35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石化这样的传统垄断企业率先打响改革的第一枪,预示着国企改革真正开始蹚进了深水区。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国企改革经过30多年的探索后,终于开始蹚进前所未有的深水区。

2月19日,中国石化出人意料地抛出橄榄枝,公司发布公告称,全体董事于当日审议并一致通过了《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后,国内第一家大型国企提出实质性的改革方案。中石化发布公告次日,公司股票强势涨停,在历史上相当罕见,市场对中国石化抛出的橄榄枝给予了积极回应,体现了对国企改革的期盼和肯定。

中国石化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在对中国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同时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将根据市场情况厘定。”中石化此次改革方案主要的亮点在于,公司开放的并非无关痛痒的非核心板块,而是盈利能力较强的垄断资产。按照公司去年的半年报,去年上半年的营销和分销板块的收入为7300多亿元,利润411亿元,在公司收入和利润中分别占比52%和20%;其次,中国石化此次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持股比例并没有设置上限,公告中授权董事长可以“在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不超过30%的情况下确定投资者、持股比例、参股条款和条件方案,并组织实施参股方案,签署交易文件及相关其他文件,并办理与前述事项相关的审批、登记、备案、披露等程序”,但30%并不是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的上限,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公司改革开放的程度。

中国石化这样的传统垄断企业率先打响改革的第一枪,预示着国企改革真正开始蹚进了深水区。30年前,国有企业以放权让利拉开改革的大幕,国企改革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逐渐陷入了停滞不前的僵局中。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发展混合所有制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有利于国有资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中国石化的改革方案可以理解为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具体落实,预计在中国石化之后,电信、邮政、铁路等传统垄断行业也会陆续公布各自的改革方案,传统国企有望迎来新一轮的改革浪潮。

这一轮国企发展混合所有制已经是大势所趋,按照国资委等有关部门的规划,除了军工等少数特殊领域外,到2020年,大部分国有企业都要通过股权多元化的改革,逐步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在这场国企改革攻坚战中,有两大因素可能会决定改革的成败:一是在国企向社会资本开放的过程中,如何保证双方的利益不被侵蚀;二是国企引入社会资本之后,如何能够发挥社会资本的作用,真正起到1+1>2的效果,而不是陷入相互内耗之中。

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史上,任何一场大型改革,都有可能成为少数人中饱私囊的“战略机遇期”,这一轮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样也不能避免这种可能性。可以与之对照的是本世纪初的MBO(管理者收购)浪潮,当时为了解决国企所有者缺位的问题,通过管理层收购的办法来解决国企的激励机制,但最终的实践证明,MBO成了很多国企管理层侵吞国有资产的盛宴,在大量国资流失后,MBO最终被悄然叫停。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同样面临类似风险,国企如何定价将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在中国石化这样的大型上市公司中,资产评估相对公开透明,国有资产被贱卖的可能性不大,但对于很多非上市国企,在引入社会资本的过程中,就很难彻底排除故意低估国有资产价值,然后以较低价格引入社会资本,将国有资产变相贱卖给相关利益人的可能性。如同当初轰轰烈烈并最终夭折的MBO试点,如果混合所有制也发生大量的国资流失现象,反对的意见将会随之高涨,改革的推进将会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不能规避这些改革的潜在风险,再好的顶层设计也是枉然。

反过来看,发展混合所有制除了潜在的国资流失风险,同样也存在民营资本的利益被侵蚀的可能性。首先,很多国有企业的资产评估并不透明,通过虚增资产来提高社会资本的进入成本可能会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种可能性从中国股市就可见一斑。很多上市公司在做定向增发再融资时,公司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通常都被夸大,相对透明的上市公司尚且如此,非上市公司在引入社会资本时将会如何操作也就不难想象。民营企业在进入相对强势的国有企业后,如何确保其应有的话语权也是一大挑战,根据民营资本的参股比例,拥有的话语权也不尽相同,很多民营企业就表示,希望在参股国企中至少拥有一个董事席位,这样才可以尽量了解公司的经营,以及确保一定的经营话语权。除此之外,民企参与国企改制还可能面临过河拆桥的命运,一家国有企业在经营困难期引入民营资本,等到公司渡过难关后,民营资本有可能被以各种手段清理出局,类似的案例并不鲜见。如何确保民营资本进入国有企业之后的权益,也将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一大课题,否则很多民营资本可能只会选择观望态度。

十八届三中全会虽然将发展混合所有制视为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但如果将来发展过程中因为国资流失等种种不可预知的问题遭遇波折,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保证政策连续性也可能会影响民营资本进入的积极性。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提出大力推进国退民进,实际进程也是诸多反复,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度甚至发生国进民退的现象。对于民营资本而言,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可能是参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重要考量因素。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所以将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且将其作为未来几年国企改革的重点,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这种体制能够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和其他各种社会资本各自的优势,激发各种所有制企业的活力和创造力,最终有利于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预期。但是国有资本引入社会资本后,是否果真就能发生神奇的化学反应,也还需要更多实践验证。

所以,如果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角度来看,国有企业在引入社会资本时,显然也不能来者不拒,比如投资基金等财务投资者,虽然也可以为国企发展提供一定的资金扶持,但是并不能对公司的实际经营带来积极影响,所以不应成为混合所有制的重要参与者。更多的机会还是应该留给有实业背景的资金,这样才能更好地实现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初衷。比如此次率先拉开改革序幕的中国石化,在“慷慨”放开油品销售板块之后,引入的也一定要是对公司经营带来帮助和提升的资本,以中石化庞大的加油站业务来看,虽然具有不错的盈利能力,但这种盈利大多还是依靠垄断地位而来,并没能最大程度地挖掘加油站的盈利潜力。比如依托加油站的便利店业务,如果能够引入有相关丰富经验的社会资本,完全可以将其打造成另外一个重要盈利点。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升混合所有制的地位之后,中国石化率先做出积极回应,多少还是有些出人意料。作为多年来屡遭诟病的垄断企业,中国石化将会迎来怎样的社会资本,最终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而社会资本又将如何进入传统垄断国企,开拓美丽新世界,无疑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