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时令美鲜 > 正文

草籽年糕

2014-03-04 11:45 作者:周夏莹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梁实秋曾说,他从小最爱吃的菜,是"冬笋炒肉丝,加点韭黄木耳,临起锅浇一勺绍兴酒,那是无上妙品--但,一定要我母亲亲自掌勺"。这末句最叫人共鸣。譬如我最念念不忘的母亲做的草籽年糕。一箸入口,便想起温柔的群山和大片大片的紫云英田。

山野田畈间,东风徐至,冰雪消融。这份渐次展开的温暖湿润,唤起沉睡一冬的野菜山花。雨后芳草蓬勃,人们在寒冬过后对于绿野春蔬的渴望,亦如这上扬的地气,非入口消解不得。

我爱吃年糕,从外地回家的第一顿和离家前的最后一顿,多半是妈妈烧的炒年糕。青菜肉丝年糕、大头年糕、毛蟹炒年糕……这其中我最钟爱的,却是朴素的草籽年糕。然而,总是不到元宵就要走,赶不上草籽季,因此我已经好些年没吃过真正的草籽年糕了。今年赶巧春来得早,过年时候暖和得如同阳春三月。父亲去市场买菜,恰好碰见路边有卖草籽的,便买来让母亲炒草籽年糕。

草籽,也称紫云英。过去秋天稻子还没收割,草籽就开始播种了。乡民会先在田垄里开沟作畦,让稻田水排出。那沟贯穿整块田,得挖二三十公分深,否则冬来雨雪霏霏,田面积水,浮根容易腐烂。草籽撒播后两三天,种子便萌动发芽,窜出地面。之后它会蛰伏一整个冬季,待春回大地,才胡天胡地肆意长开去。紫云英长得好,便成片如同锦绣织毯,母亲说她以前拔草挖野菜时最大的乐趣,就是躺倒在草籽田里,没什么心事,光看流云飞渡就能消磨一整个下午。起来时,身下的草籽田已压出平平整整一个人形,有趣极了。

紫云英会开花,姿色虽平庸,但胜在野趣盎然。周作人日记里有提及:"山野间无花木可取,妇孺们多采摘紫云英,小孩做花球,鲜红可玩。"这紫红色小花零星散落在嫩绿肥美的大片茎叶中,正像一块织毯上的美妙装点。但若想食用草籽,便不能等到三四月份花期来临,彼时草籽太老,不够鲜嫩,滋味不佳。而待到清明过后,草籽就彻底只能作为稻田绿肥,继续它的使命了。

要说草籽的最佳赏味期,还得是在初春。乍暖还寒万物生发之际,一箸鲜香小菜,掩映着原野惬意舒畅的泥土气息,确实有着"洵美草木滋,可以废粱肉"的情趣。而当草籽同年糕一同炒食,年糕柔糯莹白,草籽鲜嫩翠绿,在色泽和口感上都达到了绝佳的配合。况且年糕带有"年年高"的寓意,为老辈人所喜。

我对草籽年糕的热爱,大约是传承自母亲。母亲幼时干过很多农活。草籽田里有很嫩的鹅毛草,用来喂兔子再好不过。正月里还天寒地冻,母亲便要去拔。作为初春田野的常客,她在拔草的同时,便也会割些草籽、马兰头和其他野菜回家。母亲说她儿时印象最深刻的一顿年糕,是有一次舅舅生病住在镇医院,她到邻近的表阿姨家吃的。大约那时饿久了,简单的草籽年糕填饱了肚子,也慰籍了心灵。那时草籽年糕的滋味,她此后再难忘怀。

再往上数一辈,对于草籽的感情,恐怕就更复杂些。据说草籽还是猪饲料,乡民收割回来放在缸里腌上,便能保存很久。而在以前的饥荒年代,没什么东西可吃,草籽还曾作为人们活命的粮食保存。将新鲜草籽择去老茎和杂物,洗净,过水焯一焯,之后晒干储藏。待到食用时取出,或炒或煮,作为主食。外婆年轻时草籽干吃厌了,此后便不再爱吃。

梁实秋曾说,他从小最爱吃的菜,是"冬笋炒肉丝,加点韭黄木耳,临起锅浇一勺绍兴酒,那是无上妙品--但,一定要我母亲亲自掌勺"。这末句最叫人共鸣。譬如我最念念不忘的母亲做的草籽年糕。一箸入口,便想起温柔的群山和大片大片的紫云英田。那是故乡的风味与流韵,是消逝的童年,也是还未绽开的春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