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张岭的布鲁斯情缘

2014-03-04 10:20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央视播出张岭夺得“中国好歌曲”“第一主打”席位的那天晚上,张岭和他的布鲁斯乐队仍然站在自己的酒吧舞台上唱歌。对于这位资深音乐人来说,“现场演出才能表现音乐的生命力”。

 

张岭

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上,张岭戴着他标志性的礼帽,手握贝斯,唱一首名叫《喝酒Blues》的歌,这首歌就像是醉酒后的唠叨,在布鲁斯音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有趣、慵懒。“不少观众第一次听到这种音乐类型,特别是用中文唱的布鲁斯。”张岭告诉本刊。那晚,音乐导师刘欢第一个拉动推杆,当他看到张岭时,吃惊地拍着双手,两眼有些湿润。事实上,这并不是刘欢第一次在台下听张岭唱歌。

“在80年代后期,刘欢曾在北京大学观看过我的乐队演出。”张岭向本刊回忆道,那时候,刘欢凭借着《少年壮志不言愁》刚刚走上歌坛,而当年的张岭也不过20岁。张岭的那支乐队名为“五月天”。1986年,来自中央歌剧团大院的张岭和全总文工团的秦勇(黑豹乐队主唱)、何勇、曹均等人总会聚在一起弹琴,受到崔健的影响开始组建乐队。“那时候乐队没有太多设备,我仅有的琴也只是一把罗兰斜挎式键盘。”张岭说自己最初并不是一名贝斯手,由于乐队需要,“性格较好的成员总会成为贝斯手”。张岭说:“贝斯手需要有一种宽容心,作为几种乐器的衔接者,我那时就体会到琴与人的性格是相通的。”

张岭说,“五月天”在“工大”的首演让他一下子找到了“感觉”。那一天,高旗、蔚华与他们同台,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翻唱了不少经典摇滚歌曲,“在那个慌乱的现场中,台上台下的每个人似乎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阵子,张岭的生活变得充实,也因为演出和排练变得忙碌。当时,张岭常常翻唱盖瑞·摩尔(Gary Moore)的歌曲,他是70年代英伦群岛最著名的布鲁斯吉他手之一。那会儿北京摇滚圈里还不兴“玩布鲁斯”这个说法,张岭也没法从有限的资源里学习真正的布鲁斯音乐。“80年代的时候,庄飙还有老崔的贝斯手懂一些布鲁斯和爵士,我看过他们演奏,觉得听起来很舒服。我当时特别想了解这种音乐,搞清楚这些和声,所以就决定出去上学。”

1989年,22岁的张岭来到悉尼,在悉尼大学的音乐学院学习爵士乐。在同一时期的音乐人看来,张岭的深造似乎有点“先锋”,甚至有人认为他错过了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最鼎盛的年代。“那时候中国摇滚乐在虚浮的状态下变得火热,而我在学习过程中重新找到了音乐的位置。”张岭说。1990年,英国乐队UB40的悉尼专场让他记忆犹新。“我第一次看到一个雷鬼乐队的现场可以如此丰富,在他们的音乐里我听到了不同种类的音乐。”由此,张岭似乎坚定了自己未来的音乐轨迹,尽管它依旧模糊,但那些音乐的现场足以让他找到新的灵感。

张岭在北京熙地布鲁斯酒巴演出的情景

1994年,回国后的张岭在东直门的酒吧弹琴时遇到崔健,彼时,崔健刚刚发行专辑《红旗下的蛋》不久,他的音乐中出现了更多的布鲁斯和自由爵士成分,张岭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并成为他未来10年的音乐伙伴。崔健开始在音乐中注入更多的现代音乐元素,在张岭看来,“老崔的音乐如同北京城的现代化一样翻天覆地”,毫无疑问,他的乐感也在经历着这场潜移默化的变革。张岭觉得,崔健的音乐是一种启发,他说:“老崔的每一次排练都会将音乐打碎,逐段试验。在排练中,我们尝试了太多的音乐风格,而歌曲总是在演出前一天才能成形。”在这个复杂的音乐尝试中,张岭开始找到一些门路,他也按捺不住自己的音乐冲动,并开始尝试着玩一些“其他声音”。1995年,不少人在西四的有待唱片店看到过一张设计别致的专辑,这张被命名为《天场乐队》的唱片被后来的乐评人喻为“本土第一张爵士唱片”,这支乐队的最初成员便是崔健乐队的张岭、孔宏伟和三儿(张永光)。“那一阵儿,我们都对爵士乐感兴趣,几个人凑在一块,按照自己对爵士乐的理解做了那样一张唱片。”张岭告诉本刊,“我们把布鲁斯、‘北京音阶式的华尔兹’、三弦曲调都集合到了这张唱片中,使它听起来更有中国特点。” 

与此同时,另一支“改变”张岭音乐轨迹的乐队也在悄然组建中。约翰·安德森(John Anderson)或许从未想过自己当初对布鲁斯音乐的简单想法会成为现实,这个“老外”跑遍了整个北京,才让北京最优秀的布鲁斯乐手聚集在一起,组建起这支名为“节奏之犬”(Rhythm Dog)的乐队。“我记得是1996年,当这支乐队第一次排练的时候,我终于听到了那种属于我的声音。”张岭说,“第一次排练非常成功,艾迪、贝贝、金浩等乐手和我一下子就找到了共鸣,以至于我们在第一次排练后就去了当时的CD咖啡演出。”张岭认为,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音乐风格,并把它演奏出来,对于一个自由乐手来说至关重要。

在张岭的朋友眼中,这个“北京爷们”的直爽性格,和他玩布鲁斯音乐多少有些关系。张岭也常说,布鲁斯偏爱真实的故事,那些故事可能很简单,甚至有点无聊,但它像一首诗,一个短篇小说,用最普通的语言,唱出心里的想法。2004年开始,张岭便有意识地整理起自己写过的歌曲,录制起自己的第一张原创唱片。两年后,张亚东作为制作人,为张岭发行了这张名为《女人的歌》专辑。《我有钱》是整个专辑中最典型的一首布鲁斯歌曲,而这也是张岭仍在酒吧演出的“固定曲目之一”。张岭解释道:“布鲁斯歌曲好上口,歌词直白,也有些诙谐和自嘲的成分。虽然它叫‘我有钱’,但就像歌词里所写的‘不是钞票’,而是每个人身边最容易被忽略的财富——快乐、真诚、友情、爱情等等,很多人都在追逐财富的时候忘记了守住身边的‘钱’,最终只能守着一堆钞票。玩布鲁斯音乐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它给我带来快乐、忧伤,这些真实的情感就是‘我的钱’。”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